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2,與色川本丸的梅子與小光連動合作文。

這是一個「兩個燭台切合作創作審審本,被審神者發現後,以燭燭本還以顏色」的故事。

因此,希望各位在讀文前能稍微撥點時間,看看閱前注意事項 ——


(1)審神者有姓名表現。

(2)燭台切有搞笑性質、喜劇化的 OOC 表現。

(3)雖為「故事中角色創作的故事」,但約略提到了「女審神者 × 女審神者」以及「燭台切光忠 × 燭台切光忠」的配對,如果對 GL 和 BL 接受不能者,只能說聲...

大虎在畫完這些圖之後很得意地說:「我也是下過海的人了 ⋯⋯」先是看著他畫風往女性向的清新纖細靠攏,又看著他飛越舒適圈畫了腐向燭燭(即使是偽的),可以說是 ⋯ 非常厲害了 ⋯⋯


一歧将臣💮:

与 @今夏 太太合作的脑洞!

请在阅读预警封面后决定是否继续浏览,人物因喜剧效果而存有OOC的成分,全年龄向。

请配合 @今夏 太太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文食用!

《彈指之間》

自家本丸的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輕薄短小的突發,私設如山且私心滿載。與這系列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

靈感來源感謝虎爹的每日一問腦力激盪!

 

 

-- 

 

 

  手機螢幕是扇可窺看持主內心的窗口。於方寸之間,持有人的思想、乃至於生活,透過掌中的玻璃帷幕,以自己未曾覺察的方法與程度,悉數展露。

 

  燭台切光忠剛從大學畢業、於建築公司就職的時候,手機螢幕便是張純黑色的背景 —— 不,說是純粹的黑色並不正確,細看便可瞧見如夜幕般幽靜深邃的黑暗間,金色微光隱約而現,圖片分明是靜態的,觀之卻產生...

《習以為常》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於正劇與正劇之間略略喘口氣,摸個甜味淡薄的小甜品,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秋日午後,晴空一如澄澈的琉璃、透著明朗的藍色,恰與庭中為秋色染就的紅楓對比鮮明,遠山層林盡染,於院落內遙遙望之,便是幅鮮麗多彩的風景,煞是好看。


  偶然一陣西風送爽,扶動枝頭紅葉簌簌而落,於地面鋪就一層絨毯。幾名短刀付喪神提著麻袋、手執竹帚,於樹下清理愈疊愈厚的落葉,和著鈴蟲鳴叫的節奏,說笑不休。


  這幾名短刀付喪神之中,亦包含甫至本丸不久的太鼓鐘貞宗。


  粟田口家的五虎退偷眼瞥向太鼓鐘,捏...

先謝謝虎爹  @一歧将臣💮 畫了這一張,當初只是日常閒聊時說了「其實想看你畫提督審」,未料他飛速完成我的任性點圖,而且還這麼美!無論是整體氛圍、還是畫面細節,因為一往無悔、珍而重之的溫柔,所以哀而不傷,充分體會到虎爹的用心與用情,是對這對燭審最好的理解與詮釋,蹭著吃糧的我真的非常感謝!


關於燭台切與提督審的故事,關於他們的愛戀、理想、與責任,虎爹已經在圖下文字敘述裡說得十分完整了(完整到我自嘆弗如 ⋯⋯),這裡就不狗尾續貂了,隨意聊一聊自己當冠城太太小迷妹的經過吧。


自己是在兩年前的五月中旬開始玩刀劍亂舞的,開始接觸同人則在更早之前

《73 番 - 芝麻開門》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是 @一歧将臣💮 家的小光與梅子,夫婦前提。

平常真的真的真 —— 的被虎爹餵得太飽,不回過頭來餵點甚麼實在心有未甘 ⋯⋯ 於是摸了一隻小魚,不成心意,請收下! 

是全年齡,然而故事中因為某把刀的緣故所以走外鏈防屏蔽。


點我吃梅干扣肉 (▼ω´・ )


虎爹他說,這是看完後的他 ↓


「亂花錢買髮膠的話,我不會借錢給你的喔!」

「妳啊,想學我說這句話已經很久了吧?」

這是,本家流的 P2 設計對白 (艸)

一歧将臣💮:

上次直男黄色废料交流会的后续以及立派老夫老妻去采购的日常!

 @今夏 太太的烛婶超好吃!亲妈笔下的小花花好好看!😭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where we can gaze into the stars. 

And sit together, now and forever. 

For it is plain as anyone can see, 

we're simply meant to be

Jack and Sally's song

from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提早一天過萬聖節。從 OTP 名單中挑了又挑,還是選了傑克與莎莉當作變裝主題 🎃 畢竟萬聖節變裝就是要扮成鬼怪才好玩嘛。

為 @一歧将臣💮 補上生物鏈缺失的一塊,畫技拙劣潦草請包涵(艸)

最後一張 ⋯⋯ 謝謝虎爹包容我惡搞他的圖。

大家放心,P1 腦內妄想中那兩隻鹹豬手都被梅子姐拿去滷蹄膀了!
 

(我要是再不認真一點,一枝花大概會懷疑我不是她的親娘了吧 ⋯⋯)
 

一歧将臣💮:

画了一些和 @今夏 的互动。

1P是两只烛台切的黄色废料交流会。

2P是堇小姐的短发妄想。

3P是ODATE咖啡厅系列的烛老板。

《燕與鷹(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


  又是一天休息日。


  鶴丸結束了與鶯丸的對練,至澡堂簡單洗浴一番後,感到有些飢餓,遂哼著小調前往廚房,欲從儲藏櫃中順手摸些零嘴解解饞 —— 或許可以多拿一點,順道和光仔與伽羅仔分享,反正等任務結束後再到街上補點貨放回去就行,其他夥伴們不會跟他計較的。他這麼盤算著。


  尚未踏進廚房,便聽見一陣木杵敲擊木缽的堵堵聲。他停住腳步,好奇地探頭張望。


  「喲!」眼見廚房...

《燕與鷹(中)》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晚上有事要忙,現在先放一放,明晚全文完。


--


  障子門悄聲無息地滑開復迅速闔上,略微刺鼻的草藥香與酒精味撲面而來,激得壓切長谷部擰起眉眼,好不容易才壓下一聲噴嚏。


  視線掃過手入室內或坐或臥的幾名夥伴,薄唇因深沉的思慮而抿起,他望了倚牆而坐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語氣平板地說了句:「非常狼狽啊,能把你弄成這副德性的絕對不是什麼簡單貨色,顯然是經過一番死鬥吧?」


  燭台切自喉間擠出一陣低沉的笑聲,「這麼不得體的模樣,讓長谷部君見...

說一件神奇的事 —— 這張食物鏈是聊著實休光忠聊出來的。我也弄不清楚其中因果關係,但反正虎爹接著就以一串動物萌圖萌殺我了 😂

一歧将臣💮:

烛女审生物链!
脑洞来自与 @今夏 的聊天!😂

《燕與鷹(上)》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可以的話,請撥出一至兩分鐘看看這篇短短的前話 


主題擺在伊達組、以及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互動上,而刀審相戀的甜味相當淡薄、也佔不了多少比重,再次為了自家燭女審沒有好好談戀愛而說聲請多包涵。

也許有些讀者會覺得似曾相識,因為這是去年坑掉了的舊文(羞愧地捂面),這一年調整了一下細川伊達回想出來以後、自己對燭台切的角色理解,以及這樣的他與審神者的互動模式,繼而完成這篇文。

全文約二萬餘字,拆成三篇貼出,在週日就可以放出全文啦,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


  黑色鳥型剪紙平...

寫文偶感。

愈是寫到後來,愈不敢說自己筆下寫的是燭台切與審神者的「戀愛」⋯⋯ 每每都會想著,他們在相愛之前的身份是刀劍男士與審神者,是寄宿了昔人思念的付喪神刀劍男士,以及負責聆聽付喪神的話語、操使刀劍保護歷史的審神者。這樣的認知像鷹架一樣,支撐起自己的故事與靈感,同時也是侷限,然而我已習於這種支撐與局限了,無論是創作故事、或者接受故事。

還是希望筆下的燭台切是刀劍男士、筆下的審神者是審神者,而他們的關係 ⋯⋯ 藉由傾訴與聆聽、藉由啟發與見證,讓審神者見證燭台切成為刀劍男士,讓燭台切啟發審神者成為審神者,這大概是眼下的自己最迫切想寫好的關係了。

而每回意圖表現...

《依偎》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R15 注意,麻煩走外部連結,並斟酌閱讀。

久違的(你還好意思說)、短小簡單的事後段子。

真的想不起來上一次燉肉或至少熬肉湯是什麼時候了 ⋯⋯ 起碼有一年多了吧?這篇類似於手感復健的習作,燭台切既不帥氣也不性感,還請各位小力鞭打我這位鍋邊素寫手,不勝感激 OTL


--


這是碗由被打回原形的南瓜馬車燉的南瓜湯 (* ▼ v`*)


《既望之月》

燭台切光忠中心,為原主與刀〈逐月之月〉的本丸篇後續。

燭台切與伊達政宗,燭台切與伊達組,燭台切與審神者。刃生相談向、無 CP


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之二次創作設定,還請斟酌閱讀。

故事性相當薄弱,弱到不好意思說這是篇故事 ⋯⋯ 或許,該題為〈燭台切光忠之我見〉會更加貼切吧?比起故事,更接近自己對角色的理解。若有讀者願意讀一讀這份申論題試卷(?)我不勝感激!


--


  享保十七年,江戶街頭。


  日暮低垂,過往生機蓬勃的街道一片死寂。行人面容枯槁憔悴,哀聲嘆氣、愁眉不展,縱然見了相熟之人也失卻朝彼此招呼的心力,胃袋尷尬...

戒之慎勿忘。如果哪天有人發現我忘記了請一巴掌大力打醒我,我會很感激的。


林朵:

创作者应该对自身水平保持警醒,特别是在进行同人创作时。有许多热闹与赞美其实是观众们献给原作在自己心中的投影,剩下的部分才是属于同人创作者本身的功劳。如果不能区分这二者间的区别,人就有了飘飘然的可能。

错把原作的光环当做自己的,对原作热度的依赖大于了对自身水平的仰仗,这样是很危险的。

PS:点击此文TAG有惊喜哦~

認識虎爹之後,這邊才是天天把「承蒙厚愛」、「愧不敢當」當作口頭禪的人,若說榮幸的話,其實是我的才對!很惶恐自己與作品何能被這樣厲害的人支持並喜歡著,而且圖裡也充分感受到虎爹的用心了,各種意義上的 ⋯⋯ 所以真的不能再鹹魚了!連真正的大佬虎總都說他要認真了!從沒大佬自覺的我豈可再偷懶!等我反殺!等我反殺!等我反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一歧将臣💮:

为 @今夏 太太的烛女审画的一套图。
非常喜欢今夏太太笔下的烛台切和堇小姐!能为其做图是我的荣幸。
(之前被暗算了,于是想着我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了!稍微有点大佬的自觉好吗!夏总!😂)

*此图授权归今夏太太所有,请勿盗用。

《73 番 - 非零和遊戲》

給 @一歧将臣💮 贈圖的回禮。色川本丸的燭台切先生與梅子小姐。


虎爹,一邊跟你聊天一邊打這些,大概想得到你轉發後會說些什麼,只好在前言先下手為強了。

請有點燭審大佬跟人氣畫手的自覺,好嗎?你女兒女婿正看著你 (▼_ಠ)

你話說得再好聽我也依然會用奇怪的黑豹圖和各種反殺哏死你的 (▼_ಠ)

不管你對這篇文章加上什麼註解,也先記好,這只是一個寫手的理解與演繹,榮耀歸於梅子與小光、大根與藥研,以及最重要的,他們身後的原作者 (▼_ಠ)


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稍稍報答我從你那裡接受的鼓勵、以及無與倫比的幸運。...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照らしてぞ行く


--

喜歡在寫光忠的時候為他搭上月夜的佈景,私心認為最襯這把刀的景致,莫過於秋夜朗月,無論各種意義而言;昨天終於等到了。看到新景趣這麼適合他還是很驚喜的,捨不得換下來、也捨不得關閉畫面,傻傻看著便有種莫名滿足感呢。

「月が綺麗ですね。」

《燭さに相性百問》



摸魚完成的燭女審夫妻相性百問。

後五十題由於這樣那樣的理由,有年齡限制對白,請走外部連結、並斟酌閱讀。


與談者為 —— 燭台切・只剩一張嘴・光忠

以及 —— 審神・求你少說幾句・者。

另有匿名得毫無意義的親友「驚天鶴唳」與「裙下驚魂」二位帶來爆料。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咪:燭台切光忠,偶爾希望是更帥氣的名字呢。

花:真名恕我因禁忌而無法見告,相熟的朋友喜歡稱呼我「花」。


02、年齢は?(年齡是?)


咪:實際年齡大到對人類而言毫...

《段落》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人父人母前提。

燭台切燒傷設定。


與 先前寫過的 Odate 咖啡廳現代 Paro 相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想先讀哪一篇都沒有關係的。

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加粗體)。而這篇比起 BG 向的甜,個人更想呈現溫馨和樂的氛圍,如果這樣的燭女審與身旁親友們能讓大家接受,那是我的榮幸。

然後,其實已經半年沒有寫燭女審了 ⋯⋯ 看到隔了這麼久時間我實在很崩潰 ⋯⋯ 所以要是不好吃或 OOC 也請...

《而是,必然是,要重新再來一次 ——》

  讀席慕容的散文,聽她談「美」與「美學」,述及「觀賞者無法理解創作者的意念,而需提問以要求創作者自行解釋」一事,一種可能是觀賞者與創作者觀念有所出入、無法輕易走進彼此內心,另一種則是創作者能力不足、未能精確表達自己所思所想 ——


  在這個時候,藝術家所要做的,也並不是要用其他的言語來作補充,而是,必然是,要重新再來一次 —— 再來畫一張畫,或者,再來寫一首詩。

  所以,創作者的責任與義務既然是盡心盡力地去創作,作品完成之後,他就有權利保持緘默。

  分析與探討,解釋與批評都是別人的事,也因此,了解與誤會對一個創作者來說,是必然要同時遭逢的...

  

▽ 創作女審神者人設

▽ P4 有燭女審暗示,請注意。

  

--

如果不畫下來,每次提筆都會忘記自家審神者要怎畫(親媽失格)。

用一個多月的零碎時間慢慢畫些小練習,一時心血來潮,搭上一些塗鴉,排版成類似人物設定的幾張圖。

時間拉得頗長,畫風變換非常迷幻 ⋯⋯ P3 的千早因找不著可用的鶴松紋素材,而用了靈魂畫法胡亂撇 ⋯⋯ 抱歉 > <

  

--

▽ 以前寫就的文字設定 

審神者亂舞語音集

原創人物塑造 45 題


燭さに,無暇準備節日文圖,厚顏無恥地以半個月前的舊圖混更 (艸)

( 或者該說這張圖應該壓到今天發才對 ⋯⋯ )

七夕快樂  ✧*。:.゚ヽ(*▼∀`)ノ゚.:。✧*。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Let me sing for ever more
You are all I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Fly Me To The Moon (In Other Words) 

《103 番 - 龍宮少男少女》

浦島虎徹 × 女主人公(NOT 審神者)


簡言之,是以浦島虎徹為男主角的 BG 故事,然而故事中女主角身份並非審神者,審神者另有其人。雖打上乙女向 Tag,然而比起甜甜的乙女,更接近平凡的 BG,若是覺得標籤與內容物不符,那的確是我的錯(土下座)

這篇文章動筆時間較早,所以脇差眾未包含籠手切江,請包涵!

字數約一萬五左右,篇幅不短,先行感謝各位耐心閱讀!


--


  「要和我一起去龍宮城嗎?」


  「要!我要!帶我去!帶我去嘛!」


  「啊 ⋯⋯ 呃 ⋯⋯ 嘿嘿嘿,...

《打招呼 ( ▼ㅂ•)/》

這段時間以來關注名單多了些新面孔,感謝大家的追蹤!藉此再次(久違地)介紹一下自己。

這裡是今夏,位於刀劍亂舞燭台切沼底馬里亞納海溝、一尾鹹成魚乾的鹹魚寫手(好意思說)。此外,上月底甫接觸電繪,也會掉落些塗鴉。只是個自娛自樂的自耕有機小農,產品量與質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還請包涵。

主要固定創作內容為自家本丸清湯寡水的、談人生順便談戀愛的燭女審,偶爾寫些刀與審、刀與刀的無 CP 主從親友向。也會寫些其他刀與女審的短篇。文章目錄整理於此 

關注、取關、留言互動等,請各位隨意就好。


那麼,再說聲謝謝,請大家多多指教  ( *▼◒`*)

如果故事有結局,應該是這樣的 ——

「穿行至空間的邊界、時間的盡頭,

 你也不必擔心自己煢煢無依,

 因我必然形影相隨。」



--

是燭さに沒錯。

 
▼ 燭台切光忠 × 創作女審神者
▼ 火燒傷痕設定注意

入坑初期便存在的腦洞,然而一直無法使之成文,只好憑藉三腳貓畫技表達一二(艸)

有貓有咪的一天我已心滿意足 ⋯⋯(幸福的嘆息)

我也愛妳!非常多!!!!!!!!!

剩下的私下說哈哈哈 ///////////


who you are is not enough:

浮上来又沉下去


今夏生日快乐呀爱你


《故事之初》


巴形薙刀與へし切長谷部中心的本丸日和。

有新回想劇透,且對於長谷部與巴形看待彼此與互動的方式充滿個人獨斷看法,請謹慎避雷。

話雖如此,戲份最多的似乎是燭台切光忠(

默認 CP 雖為燭女審,然而本篇完全沒有刀審間的親暱表現,請當成一般向的「主從」與「戰友」的故事閱讀。

這次巴形薙刀的限時鍛造恰好與太鼓鐘貞宗開放極化的時間重疊,而看著巴形的修行送行語音、以及他本身的來歷與特質,兩者重疊在一起忍不住愈想愈多,於是寫成了這一篇。最後也順便將自己之前設想的、對於「審神者」定位的思索寓托其中。篇幅略長而有點囉唆,先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文末...

《逐月之月》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文。燭台切光忠中心,伊達組(三缺一)無CP。

原主與刀,刀與刀。中間或有較親近的感情描寫,但真的無CP。


此文乃參考歷史之二次創作,與真實歷史無關,援引與變造的部分於文末附記說明之。而為符合時空背景,文內對刀劍男士的形象描寫也與遊戲設定有所出入。由於不擅自史料中直接描寫歷史人物,文內伊達政宗形象神態參考了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同時有自行捏造的、不重要的路人甲乙角色過場。

雖然只是發生於某個夜晚的平淡故事,卻寫了萬餘字還不能止於其所不可不止。篇幅不短,先行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

《85 番 - 幸運符》

(大學生)加州清光 × (OL)女審神者,現代 Paro


阿咩生日快樂!

這次的篇幅有些超乎預期 ⋯⋯ 沒想到寫著某把刀和另一把刀的一來一往,就爆字數了 ⋯⋯(呆然)


--


  人們常說,黑貓是巫女的使者,會帶來災難,是不幸的象徵,而假使行於路上望見黑貓橫越前方,易飛來橫禍。


  因此,當人們看見黑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惹禍上身。


  然而,這些說法對愛貓、尤其是喜愛黑貓的人而言,只是無稽之談罷了。




  「石切丸前輩,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公司...

《刀帳 ▽ 目錄》

刀劍亂舞同人文集中目錄,隨時更新。


--



◻︎ 《燭華》系列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系列目錄


◻︎ 《彌生》系列 

 
  〈痼疾〉    

  大典太光世 & (原任)女審神者


  〈痼疾・其二〉

  大典太光世 × (繼任)女審神者


  〈彌生〉   

  三日月宗近 × (原任)女審神者


◻︎ ...

《03番 - 彌生》

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有些錯過的單箭頭意味。


全文約一萬四千字。

去年(說完一陣心虛)寫了〈痼疾〉這以大典太光世為主角的兩篇文章,第一篇中出現一名女性審神者,第二篇登場的則是她的孫女、也是繼任的新審神者。這篇文章是三日月宗近與第一位審神者的故事,有年齡差、壽命論等不大讓人愉快的描寫。此外,也有大典太光世與繼任審的戀愛要素。還請各位斟酌閱讀。


可以的話,建議先閱讀〈痼疾〉二篇 —— 

痼疾・其一

痼疾・其二


連結一(FC2)

連結二(WB)


《春色》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依舊是兩三千字左右的段子。

一個關於「審神者髮帶」的腦洞。

雖然是燭女審前提,但大半篇幅都是由歌仙和小夜組成的細川組對話;而雖然大半篇幅都是細川組對話,但基本上都是歌仙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 感覺不管打什麼標籤都是詐欺行為呢 ⋯⋯

腦洞由來會在後記碎碎念補上。


--


  「歌仙,小夜,二位是在整理盆景嗎?辛苦了。」


  望見歌仙兼定與小夜左文字雙雙蹲坐於成排棣棠旁,審神者走近他們身邊,朝他們微笑招呼。


  「是啊。」歌仙起身,含笑應道,「畢竟春日已至,正是草木...

《刀劍亂舞乙女向作者產糧問卷》

問卷來源 

感謝貓伊太太製作提供的問卷,好久沒看到這種令人躍躍欲試的題目了!忍不住愈寫愈多,尤其是 Q6、Q8、Q17,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話嘮屬性暴露)

雖然寫過許多單篇完結、互無關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但填寫問卷時,因為本人燭中毒毒入膏肓,所有答案皆以自家《燭華》系列的燭台切與創作審神者為本,通篇燭女審要素濃厚,請斟酌閱讀。



Q1:平時經常產出的刀男是?

A:他。


呃貼錯圖片了,是他才對。


故事中私自添加的設定如下 —— 審神者的初鍛刀。固定近侍與第一部隊長,日常不會被安排在炊事相關的當番...

《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小段子。

修羅期中浮上來打個招呼(居然兩個月未更新了對不起 ⋯⋯ )表示自己還在沼裡,也還活著 ⋯⋯ 許久未寫文,有點手生了,請多擔待 > <


--


  「我討厭你。」


  夜涼如水,一句低而輕的細語悄然掠過深夜的寂靜,於心湖漾起淺淺波紋。


  燭台切光忠困惑地側過頭去,望向驟然發話的審神者,但見她斜倚於妝檯邊,正定定瞅著自己。


  幽暗的夜色、與昏黃的燈火,有如精巧的暈塗法,朦朧了她的輪廓,亦使她似笑非笑的神情顯得柔和許多...

《2016 回首來時路》

年末回顧,點擊摘錄下方文章標題即可連結至該文。而我的 2016 依舊是靠著為親友寫生賀與交換投餵、而免於「年末回顧只有燭台切」的下場 ⋯⋯ 不是我的錯,這男人真的有毒,有 —— 毒 ——(咆哮)


--


▷ 初春月、


  迎上她的那只眸子裡,依舊燃著熟悉的火光,那樣暖和、那樣安定,一年之前便如此、一年之後亦如是,彷若此後為了她,也會繼續溫煦著、明亮著;她不禁出神,呼吸變得輕而緩,深深望進他眼底那盞燭華,執手相對,無語凝噎


  她也看得出來,安穩燃燒的燭火也有幾許搖動,對應那人心情的擺盪;她明...

《118 番 - 藤想》

獻給  @CC ,生日快樂(抱住親)

用了 CC 寫的〈先生、先生〉的設定,打刀付喪神壓切長谷部與人類女孩的故事,沒有「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以及「本丸」概念的存在。與正文劇情無關,請視作番外即可。


--

  人類的外貌是與生俱來的,以人的型態生活於人間的付喪神亦然。


  然而,人類的外貌或多或少展現了彼此之間溫暖的家族羈絆 —— 瞳孔的顏色、眼睛的形狀、雙唇的弧度、鼻樑的斜度 ⋯⋯ 不一而足。當母親彎下身、張開雙臂擁抱子女,帶著慈藹笑意細細端詳著懷中的孩子,總能從孩子身上找出許多令人心頭一暖的共...

《25 番 - 人妻論》


一期一振 x 女審神者。

獻給  @who you are is not enough 。


--



(無車卻翻車了,請等我補檔!)


  

  

--

說好的禮物!

不過我只想跪在 Salix 前懺悔,因為很天兵地把她生日中的「0」跟「1」記錯了位置,原以為可以及時完成的禮物變成大遲到,但終歸是完成了(拭汗)

謝謝 Salix 一直以來的陪伴與鼓勵,也謝謝妳對我家一枝花的視若己出,希望妳在生日當日、與之外的每一日都能平安順心的度過。愛妳 😘

  


《13 番 - 痼疾・其二》

大典太光世 →← 女審神者。

CP 味道非 ~ 常非常淡,或許「審 → 刀」的要素更多一點,請謹慎避雷。

上篇請走 

              


--


  晨光熹微的時刻,她步下火車,踏上空曠的月台。


  黎明的薄霧為昏黃的瓦斯燈掩上一層輕柔的紗,就著不甚明亮的光線,她朝周遭四下張望,幸而此刻的車站人煙稀少,很快地,她便認出前來迎接自己的「人」。...

《空間》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PG 13。


可以說是與遊戲完全脫軌的妄想暴走,Omake 裡私心寫了伊達組互動。
飄一點點肉味,有拉燈,但點了蠟燭(什麼)

前情提要請往這
惡搞向的番外請往這


南瓜馬車請由此搭乘


《13 番 - 痼疾》

大典太光世 & 女審神者。無CP。


--

  

  

  涼風陣陣,花香習習,道旁路樹與芳草亦已換上新生的嫩綠,正是春和景明的美好時光。


  雙臂揣著沉甸甸的紙袋與包裹,雙眸定定凝視自己的足尖,大典太光世於羊腸小徑上緩步走著,目不斜視,一臉漠然,彷彿周遭一切的美好與晴朗都與他無關。


  忽地,一陣婉轉悅耳的啁啾聲自右手邊傳來,使他微微一愕、停下腳步。

  他弓起背脊,小心翼翼地朝聲音來源處望去,只見幾隻雀鳥正停在草叢間,或淘氣地撲騰戲耍,或忙碌地啄咬覓食。為了避免驚動牠們,大典太光世屏住呼吸,退了開來,緩緩往左挪了幾步。


  「喂!怎麼...

《得其所哉》



燭女審前提下的「龜甲貞宗 & 女審神者」。

一個審神者用自己的認知與方式開發調教龜甲貞宗的本丸日和(大概)雖然我還把他擺在江戶城下放置 Play(迎接三池兄弟後資材已大破)但這把刀太有梗了忍不住想寫一寫。

Omake 裡稍微欺負了明石,對不起。


--


正文

↑真的是全年齡,但我發布後不到半分鐘就被舉報了所以 (ry


Omake


  晚夏時節,午後下了場不長不短的陣雨,恰到好處地消解了溽暑的潮濕與悶熱。相形涼爽的氣溫使諸多苦於暑氣的刀劍男士們精神一振,紛紛吆喝著彼此前往比武...

《祈願》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這篇是親友前提、而非戀人,時間點在審神者就任一陣子後,大概近似於「友達以上」的曖昧吧?雖然寫在七夕卻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糖,然而我一直想試著寫寫看作為「主從」與「親友」的自家燭女審會是什麼感覺呢?

七夕快樂!


--


  

  即便夏季已然進入尾聲,午後的日照仍顯熾熱,毫不留情地炙烤於戶外忙碌的人們。


  燭台切光忠呼出一口氣,抬手揩去額角的汗滴,此時恰好一陣清風拂過,吹著簷廊懸吊的琉璃風鈴叮鈴鈴作響,帶來清新怡人的涼意,連帶揚起成串五色繽紛的風幡,淘氣地搔弄於廊下忙碌的人們,此情此景使他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唷,...

《伊達男勇闖盤絲洞(伊逹三人中心)》

CC 我也愛妳!


老實說看到標題已經先噗哧了,〈太鼓鐘驚現白金台、伊達男勇闖盤絲洞〉超級有章回小說的感覺對吧!看到內文更是 ... 只能說不愧是一路看著我踩了幾十次王點都撈不到小貞、一邊聽我哭喊哀嚎一邊給我拍拍的心之友,太寫實了,看到「這片戰場他們踏遍數十次,唯始終不見那把傳說中的太鼓鍾貞宗」時差點掉下眼淚 XD

細節都好用心噢,包括部隊長是鶴丸、組成是伊達組加上爺爺與大太兄弟的組合,還有刀男與刀裝兵的互動也是又溫暖又熱血,這幾把刀在妳筆下當真活靈活現、又很有主力部隊的從容穩重與極佳默契。最後,雖然我是咪推,但這文裡用各種方式關心與保護政宗雙龍刀的鶴爺太帥氣了呀啊...

《刀剑乱舞 光忠x婶》

不管、我不管,就把這個當成禮物了,關於「近」的期盼心理寫得好精準也好美妙,這種又羞又惱又甜的小心思太好吃了吱呀 ———— 感謝帕帕餵食 //艸//

不過這倒是也提醒了我要記得讓他們早日對彼此坦白了呢 :P


达莉娅:

小小小心思. 现代paro salix设定(比心)




“光忠先生最近很是悠哉悠哉呢。”

年轻的女甜点师——准确而言,女代理甜点师,一双澄澈的冰蓝眸子跟随在自己脚边迈着轻快步伐走过的黑猫。猫咪对她的话作出的回应是跳上她手边一张矮几,窝在窗边洒下的阳光里。

猫咪靠她不远不近,让她联想到西装革履的绅士对心仪...

《本能》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8 成人指定。

不是可以縱情狂飆的車或是大快朵頤的肉,然而我想寫這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已經很久很久了,雖然覺得自己寫得並不好 >  <

標題本來想取〈Sometimes When We Touch〉,結果還是決定採用當前這個了。


--


  燭台切光忠凝視著腳邊的溯行軍付喪神,不帶任何感情地、純粹地凝視。


  他的左眼眼瞼微闔,斂去方才鋒芒四射的殺意,持刀的右手自然而然地垂下,血珠緩慢而規律地自刀尖低落,落在腳邊血池中,開出朵朵血紅的蓮花。而鮮血仍不斷自...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