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而是,必然是,要重新再來一次 ——》

  讀席慕容的散文,聽她談「美」與「美學」,述及「觀賞者無法理解創作者的意念,而需提問以要求創作者自行解釋」一事,一種可能是觀賞者與創作者觀念有所出入、無法輕易走進彼此內心,另一種則是創作者能力不足、未能精確表達自己所思所想 ——


  在這個時候,藝術家所要做的,也並不是要用其他的言語來作補充,而是,必然是,要重新再來一次 —— 再來畫一張畫,或者,再來寫一首詩。

  所以,創作者的責任與義務既然是盡心盡力地去創作,作品完成之後,他就有權利保持緘默。

  分析與探討,解釋與批評都是別人的事,也因此,了解與誤會對一個創作者來說,是必然要同時遭逢的兩種命運,不管是對其中的任何一種,他都要學習來保持不受影響的心情,並且,繼續保持那原有的緘默,一直到再下一張畫,或者,再下一首詩。

  更何況,最重要的是:在藝術品完成之後,有時候會有些精確之外的感覺進入了畫面的光影之間與詩句的段落之中,這種感覺甚至連創作者本身也不能預先察覺與把握,而這一種精確之外的恍惚,才是美的來源,美真正的容身之處。


——摘自席慕容〈畫幅之外的〉


  雖然關於創作者與觀賞者的互動,衍伸至詮釋學的種種討論,因網路與 SNS 發達的緣故,必然不同於紙本印刷時代的現象,此後的發展也值得探討,這部分應可以較彈性的態度視之。然而,實在太喜歡「而是,必然是,要重新再來一次」這句,也相信無論如何這句話的意義始終不會變質的。

  自勉、自省。







 
评论(10)
热度(17)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