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燭さに相性百問》



摸魚完成的燭女審夫妻相性百問。

後五十題由於這樣那樣的理由,有年齡限制對白,請走外部連結、並斟酌閱讀。


與談者為 —— 燭台切・只剩一張嘴・光忠

以及 —— 審神・求你少說幾句・者。

另有匿名得毫無意義的親友「驚天鶴唳」與「裙下驚魂」二位帶來爆料。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咪:燭台切光忠,偶爾希望是更帥氣的名字呢。

花:真名恕我因禁忌而無法見告,相熟的朋友喜歡稱呼我「花」。



02、年齢は?(年齡是?)


咪:實際年齡大到對人類而言毫無意義了呢。她說我看來三十二歲左右。

花:「就任審神者」那一年,我二十三歲。



03、性别は?(性别是?)


咪:擁有了人身後是男性。

花:女性。



04、貴方の性格は?(你的性格如何?)


咪:我算是比較隨和、並愛好社交的?然而也有堅持己見的時候。

花:我比較內向、不擅長社交,也會有無論如何都不容妥協的時候。



05、相手の性格は?(對方的性格呢?)


咪:很溫柔喔。

花:非常溫柔呢。

咪:偶爾逞強過頭讓人擔心。

花:有時候耍帥過度卻顯得不帥氣。

咪:不過,我喜歡讓這樣的她依靠我。

花:我也 ⋯ 喜歡他不那麼帥氣的、可愛的一面。



06、二人の出会いはいつ?どこで?(兩人何時相遇的?在哪裏?)


咪:在本丸的祠堂,詳細時間要問她喔。

花:是在我正式就任審神者的第二天下午,我「呼喚」他,而他回應了,顯現於我眼前。



07、相手の第一印象は?(對於對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咪:多禮、近乎拘謹的年輕女性。知道這樣的人將是刀劍付喪神之主,我是有些 ⋯⋯

花:會擔心嗎?

咪:當然,現在知道她是勝任愉快的。說的是第一印象、第一印象喔。

花:對你的話 ⋯⋯ 老實說,第一眼覺得不好親近,直到你開口,才稍微放下戒心。

咪:嗯,怎麼說呢?

花:「覺得名字不帥氣」而感到苦惱什麼的,大幅提升你的親切感唷。

咪:所以,沒有「帥氣」這個印象嗎?(苦笑)

花:非常遺憾,沒有呢。(微笑)



08、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好き?(喜歡對方哪裏?)


咪:除了溫柔,也會為了重視之人而努力堅強起來。

花:不只是溫柔,也是懂得尊重他人的、恰到好處的溫柔。



09、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嫌い?(討厭對方哪裏?)


咪:真要說起來的話,就是「逞強」吧 ⋯⋯ 但跟「努力堅強」也只是程度區別呢。

花:倘若非得說一個,大概是太重視形象,雖然明白是為了表現最好的一面給重視的人看。

咪:其實沒那麼討厭的,對吧?

花:是的。

咪:我也是喔。



10、貴方と相手の相性はいいと思う?(你覺得和對方相處得好嗎?)


咪:非常好喔。

花:⋯⋯ 其實有點不滿足。

咪:嗯,我怎麼不知道?總之,妳先說說看哪裡不滿吧?

花:我偶爾覺得你對蕃茄或是高麗菜之類的更加體貼呢。對,我吃醋了。

咪:(噗哧)所以要我以「養成之後吃掉」的心情來對待妳囉?

花:哎,說不過你呢。



11、相手のことを何で呼んでる?(如何稱呼對方?)


咪:在其他夥伴之前說「她」,對她則是用「妳」。

花:他以前都是說「主上」的,現在不怎麼說了呢。

咪:嚴肅的、正式的場合中,當然還是得稱呼「主上」喔。

花:我的話,其他人在場時叫他「燭台切」,私下獨處時是說「光忠」。

咪:我補充一下 —— 如果兩個一起叫,代表她不開心了、我有麻煩了。



12、相手に何て呼ばれたい?(希望對方如何稱呼你?)


咪:覺得「光忠」就很好,也不排斥其他有特定意涵的代稱喔。(微笑)

花:我很喜歡他說著「妳」的感覺,當然也希望能被叫一次名字的。

咪:嗯 ⋯⋯ 我也想說一次妳的名字看看呢。

花:我答應你,等到時候到來,我會告訴你的。



13、相手を動物に例えたら何?(比喻的話,對方像什麼動物?)


咪:鹿吧?安靜、警戒心強、羞怯、靈巧 ⋯⋯ 大概是這種感覺。

花:(沉思片刻)狼 ⋯⋯

咪:(大笑)好過分啊!

花:不是傳統刻板印象的狼!而是在戰場上有侵略性的一面、在本丸又有很強的社會性。

咪:啊啊,如果是這樣,我欣然接受。其實,我不介意當另一種意味的狼。

花:我介意啦。(臉紅)



14、相手にプレゼントをあげるとしたら何をあげる?(送禮物的話,會給對方什麼?)


咪:引振袖和服。希望能找到作工精緻程度能滿足我要求、紋樣又符合她氣質的。

花:⋯⋯ 那麼,作為回禮,我的禮物只能是繡著他家紋的紋附羽織袴了呢。

咪:所以,是答應的意思囉?

花:明知故問啊。(微笑)



15、プレゼントをもらうとしたら何がほしい?(想收到什麽禮物?)


咪:當然是作為回禮的紋附羽織袴囉。

花:⋯⋯ 引振袖和服。



16、相手に対して不満はある?それはどんなこと?(有對對方不滿的地方嗎?有的話,是哪裏呢?)


咪:睡前顧著貪看小說、早晨又爬不起床。

花:一說「讓我稍微整理下髮型」就是一小時 ⋯⋯

咪:果然是這個呢。

花:畢竟我就算說「讓我稍微補下妝」也不及你五分之一的時間呢。



17、貴方の癖って何?(你有什麼癖好嗎?)


咪:對於髮型的堅持、還有說話總脫不了「帥氣」⋯⋯

花:你有自覺啊?

咪:(苦笑)畢竟被妳唸那麼久了。

花:我的話,就是熬夜看小說、和賴床 ⋯⋯

咪:妳有自覺呢。

花:(小聲)你也唸了我很久啊 ⋯⋯



18、相手の癖って何?(對方有什麼癖好嗎?)


咪:她喜歡從背後抱住我的腰、一動也不動。

花:那是因為累了、想找個人靠著休息一下啊。

咪:隨時歡迎喔。

花:他喜歡冷不防地從旁攬住我的腰 ⋯⋯

咪:其實我是在測量腰圍。

花:哎,我想也是。是不是該忌口了?

咪:不,現在這樣抱起來剛剛好。(正色)

花:算你會說話。(笑)



19、相手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されて嫌なことは?(對方做了什麼會討厭?)


咪:明明知道我已經察覺到她正勉強著自己、卻堅持在我面前逞強吧?不知道該生氣還是心疼。

花:重傷時在戰場上不顧生命危險地前進、而不願撤退 ⋯⋯ 真的會非常、非常擔心。

咪:我明白。

花:我也是,會慢慢改進的喔。



20、貴方のすること(癖など)で相手が怒ることは何?(你做了什麼對方會討厭?)


咪:捏捏她的腰際、然後說「飲食上還是節制些喔」。

花:對著挑選不同質料的、黑色衣服的他說「我覺得看起來沒什麼差別呀」。



21、二人はどこまでの関係?(兩人的關係進展到哪裏?)


咪:自在地在她面前穿襯衫、戴眼罩與手套、整理髮型 ⋯⋯ 諸如此類。

花:想念家人的時候,可以很坦然地在他面前哭。



22、二人の初デートはどこ?(初次約會是在哪?)


咪:嗯 ⋯⋯ 在我房間那晚算嗎?

花:(猶豫)還沒正式地對彼此交代關係,所以 ⋯⋯ 不 ⋯ 算。

咪:唔,那應該就是妳的私人書房了?

花:是的 ⋯⋯(臉紅)



23、その時の二人の雰囲気は?(那時候的氣氛是?)


咪:對我來說是 ⋯ 很不可思議吧?畢竟是從未體會過的感情。

花:(小聲)這樣的說法太模稜兩可啦。

咪:(微笑)不可思議的幸福感吧 —— 只會傻傻對著彼此笑。這樣的答案妳還滿意嗎?

花:(噗哧)的確很還原當時的情況呢。我也 ⋯ 與你有相同的感受。



24、その時どこまで進んだ?(那時進展到哪?)


咪:⋯⋯ 具體不好說,前幾晚不小心大大超越一般認知「初次約會前」該有的進展了。

花:⋯⋯

咪:所以,之後當然是慢慢把先前應有的步驟好好完成囉。

花:我不覺得你有多「慢」喔。



25、よく行くデートスポットは?(經常約會的地點是哪裏?)


咪:前三名應該是 —— 她房間、執務室、我房間。

花:還有 ⋯ 本丸裡較少人經過的裏庭。

咪:有時候結伴出門參與審神者會議或應酬,回家的時候也會繞路去附近林子散散步。

花:但,也不能逗留過久呢,要是太遲回到本丸會讓大家擔心的。



26、相手の誕生日、どう演出する?(對方生日時,會做什麼?)


咪:盡力將工作排在其他時候,讓她好好休息,同時親自下廚、挑戰她沒吃過又想嘗試的料理。

花:他不能過真正意義的「生日」,但我把他「顯現」那日當成生日了。本丸其他人也一樣的喔。

咪:啊,是她自己的主意。而對我們來說,這種感覺很新鮮呢!

花:只要有人「生日」,晚餐都會準備比平常豪華些的食物。如、如果是給他慶祝的話 ⋯⋯(猶豫)

咪:(氣定神閒)看妳覺得可以說到哪種程度吧?

花:「交換主與從身份的一晚」,最、最多只能說到這裡了。(摀面)



27、告白はどちらから?(最先告白的是誰?)


咪:是我。

花:正式一點的是他沒錯,但要是不小心說出口也算的話,應該是我。

咪:不對,不管是飲酒時的「不小心」還是手入時的「不小心」,我都比妳早喔。

花:咦?咦咦?

咪:雖然妳當時沒有聽見。(若有所思的笑容)

花:晚點回去之後,我要聽細節。

咪:這麼認真?(微笑)

花:因為,總覺得,有點吃虧呢。(悄聲)

咪:好、好。(微笑)



28、相手のことを、どれくらい好き?(喜歡對方到什麼程度?)


咪:思考何謂「愛」,以及如何實踐「愛」—— 畢竟這對身為刀的我來說,是全然陌生的感情呢。

花:我也會因爲他而思考這問題。

咪:(訝然)是這樣嗎?

花:對人而言,這也是需要思考與學習的。所以,一起加油吧。



29、では、愛してる?(啊,是愛嗎?)


咪:(愣住,大笑)很有意思呢。開始思考在對方身上感受到的是不是「愛」的時候 ——

花:其實,也八九不離十了吧 ⋯⋯(微笑)



30、言われると弱い相手の一言は?(對方說了什麼就没辦法了?)


咪:「光忠,我肚子餓了。」

花:「等一下喔,我去做點什麼給妳吃。」嗯,這樣實在很像 ——

咪:不行喔,不可以說「媽媽」。

花:(掩嘴而笑)中計了,自己說出來了呢。

咪:啊、啊,被擺一道呢。(苦笑)



31、相手に浮気の疑惑が!どうする?(懷疑對方見異思遷的話,怎麼辦?)


咪:嗯,那麼,我該為本體刀進行例行保養了呢。

花:那代表我該跟炊事當番的負責人說「最近想吃蔬果沙拉」了喔。

咪:我常想著,如果把自己磨成短刀或許更受她疼愛吧?

花:我也常想著變成一株可食用的香草喔。



32、浮気を许せる?(允許見異思遷嗎?)


咪:雖然很想霸道地說「不行」 ,但這種事,說穿了也是對方的意願呢。

花:我也這樣認為,似乎不是允許不允許的問題呢。

咪:如果真的發生了,就打起精神、帥氣地讓她重新愛上我吧。

花:啊,我 ⋯ 也會拿出同等覺悟而努力的。不過你真的會嗎?

咪:不會的,我知道妳也不會。



33、相手がデートに一時間遅れた! どうする?(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的話,怎麼辦?)


咪:必須趕快確認她是否平安。畢竟以她的多禮和謹慎,平常是不會遲到的。

花:我也是。雖然他會在頭髮上耗個一小時以上,但也不會遲 ⋯⋯

咪:(大笑)啊啊,怎麼又說到髮型這件事來了?

花:(吐舌)這是當然的。



34、相手の身體の一部で一番好きなのはどこ?(最喜歡對方的哪個身體部位?)


咪:手,尤其是右手。

花:手,即使是不戴手套的時候。



35、相手の色っぽい仕種ってどんなの?(對方何種舉止最嫵媚?)


咪:(苦笑)這、這個 ⋯⋯

花:(掩嘴笑著,停不下來)

咪:對我來說是很容易的一題,但是要她也回答的話 ⋯⋯

花:(忍著笑)不好意思,我能把這題改成「最帥氣」嗎?

咪:啊,多謝妳了。那麼,我覺得是她每早起床後啣著髮帶、將披散的頭髮攏起、準備束起來的時候。

花:絕對是、作為部隊長帶領大家出陣並且凱旋而歸的時候,作為刀和男人都很帥氣唷。



36、二人でいてドキっとするのはどんな時?(什麼時候兩人會覺得緊張?)


咪:說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應該是我留宿她房間而遲起時。

花:那時候,粟田口家的孩子們就會到他房間和我房間來找我們 ⋯⋯

咪:萬一我被發現在她房裡可不妙呢。何況短刀擅長偵查,修行歸來後更是如此。

花:所以只好用「燭台切在浴室整理髮型」和「我又睡過頭了」來掩飾。

咪:現在「燭台切先生喜歡在早晨霸佔浴室」的印象已經洗都洗不掉了,我有點委屈。

花:但,我不打算為此補償你喲。



37、相手に嘘をつける?嘘はうまい?(對對方撒過謊嗎?擅長撒謊嗎?)


咪:「我整理一下髮型,再給我五分鐘就好。」

花:「等我看完這一頁,很快的、很快的。」

咪:比這程度更重的謊,很少說呢。

花:畢竟在對方面前的我們,都不太擅長於此呀。

咪:或者該說,對方變得愈來愈擅長看穿自己了呢。



38、何をしている時が一番幸せ?(做什麼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咪:休假、沒有任何行程安排的早晨,和她一起窩在被子裡聊聊天。

花:本來想說這個的 ⋯⋯ 那麼,就是我們都有空,一起挑戰一道料理的時候吧?



39、ケンカをしたことがある?(有吵過架嗎?)


咪:當然有。

花:多少會有的。



40、どんなケンカをするの?(是怎樣的吵架呢?)


咪:基本上還是 ⋯ 冷戰居多吧?

花:畢竟他覺得大動肝火有損形象,我也不習慣朝人發脾氣的。



41、どうやって仲直りするの?(如何和好的?)


咪:我們說好了「先向對方提出和好的才是贏的那方」。

花:兩邊都不想輸呢。

咪:而且等到睡前時間,自然 ⋯⋯

花:(摀住對方的口)別、別說出來!



42、生まれ変わっても恋人になりたい?(即使轉生也想成為戀人嗎?)


咪:戀人嗎?我更希望她繼續當守望我生命的見證人。

花:我也 ⋯ 比較希望他繼續當陪伴我前進的同行者。

咪:嗯,我想當你的同行者。

花:我也想當你的見證人。

咪:如果能有這機會,我會尋找妳。

花:(點頭)我也會努力找你的。



43、「愛されているなぁ」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時?(感到「被愛著」是什麼時候?)


咪:早晨的時候會主動替我繫好領帶 —— 她本來不大會幫別人打領帶的,練習很久呢。

花:也多虧你以前耐著性子身兼老師、與人體模特兒呀。

咪:低頭看著心儀的女性為自己打領帶,感覺很不錯呢。

花:我的話,應該是他總是比我早起更衣、卻又為了起不了床的我刻意放輕動作吧?

咪:即使妳說這樣的舉動讓妳感覺「被愛著」,但賴床的習慣還是改改比較好喔。

花:好啦、好啦。



44、「もしかして愛されていないんじゃ?」と感じるのはどんな時?(感到「難道不愛我了嗎?」是什麼時候?)


咪:當她一臉幸福地抱著貓咪君打盹的時候,不管我說什麼,她只隨口敷衍我 ⋯⋯

花:在他畑當番時,總是專注而熱切地對著「蕃茄君」、「小玉米」說些甜言蜜語 ⋯⋯



45、貴方の愛の表現方法はどんなの?(你是如何表現愛的?)


咪:在她情緒低落的時候,替她守住一片獨處的空間,然後為她準備她愛吃的甜點。

花:在他做噩夢的時候守在他身邊,抱著他、直到他醒過來為止。



46、相手に似合う花は?(對方適合哪種花呢?)


咪:春天原野上、白色的菫花吧?安安靜靜地生長,不奪目,但無可忽視。

花:⋯⋯

咪:嗯,怎麼啦?不喜歡這答案嗎?

花:⋯⋯ 不是的,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很驚訝喔。

咪:(微笑)是嗎?那麼,妳覺得我適合哪種花呢?

花:秋天的金木樨。樹姿挺拔,接近時又有溫暖的香氣,靠前仔細看會發現可愛的小花 ⋯⋯

咪:「可愛」跟「溫暖」嗎?沒有「帥氣」這個形容嗎?

花:你呀,到底對這個字詞有什麼執念?

咪:但我依然非常喜歡妳的答案。



47、二人の間に隠し事はある?(兩人之間有隱瞞的事嗎?)


咪:她不曾告訴我她的名字 —— 不,換種說法 —— 她還不能告訴我她的名字。

花:你知道,等到那一天終於來到,我會告訴你的。

咪:我知道的喔。

花:(委屈)他不肯告訴我、我最喜歡吃的點心要怎麼做 ⋯⋯

咪:(微笑)這樣一來,妳想吃時就只能找我啦。



48、貴方のコンプレックスは何?(你的情結是什麼?)


咪:看到對方因自己害羞的模樣會非常得意、而想看得更多呢。

花:朋友都說我臉皮薄,所以 ⋯ 慶幸你這把燭台切是遇上我這位審神者吧。(苦笑)

咪:當然,我對此心懷感激。

花:我 ⋯ 喜歡比自己成熟、有包容力的異性。

咪:如果年齡是「成熟」的標準,我超標非常多了呢。(苦笑)

花:是呀!當然不是唯一的標準啦。(微笑)

咪:如果妳想說的是廣闊的胸懷的話 ⋯⋯

花:(噗哧)你怎麼又自己說出來了!



49、二人の仲は周りの人に公認?極密?(兩人的關係是周圍人公認的?還是保密的?)


咪:基本上是保密的,基本上。

花:畢竟我是刀劍男士之主、而他是部隊長與近侍,所以,於公於私還是得劃分清楚呢。

咪:身為近侍的我也有樹立榜樣的義務吧?若是給人工作與私情無法分別的印象,很不好。

花:我們都很想努力做好這一點,但實際上旁人的感受 ⋯⋯

咪:也、不是很方便開口相詢呢。(苦笑)



50、二人の愛は永遠だと思う?(覺得兩人的愛會永遠嗎?)


咪:在今夜,我會跟她相約明天;等到明晚,再相約明天的明天 ⋯⋯

花:⋯⋯ 然後,一起慢慢走下去,就好了。

咪:走著、走著,或許能夠接近「永遠」呢。

花:覺得正在慢慢接近中喔。






▲ 中場休息的親友爆料時間 ▲


驚天鶴唳:唔,所謂「匿名爆料」會替我們打好打滿馬賽克、並將聲音經過變造處理,對吧?

裙底驚魂:聽說是這樣唷。不過看到畫面一團白白的,應該大家心裡都有底吧?「驚天鶴唳先生」。

驚天鶴唳:你的代稱也多少洩漏你的身份了啊,「裙底驚魂小姐」。

裙底驚魂:哎呀,討厭。不過,即使冒著被認出來的風險,有些話還是不吐不快啊。

驚天鶴唳:沒錯!那兩個小笨蛋!我該從哪裡開始吐槽?實在太多了,無處說起啊 ——

裙底驚魂:從「兩人的關係是周圍人公認的?還是保密的?」這題開始如何?

驚天鶴唳:啊!對!就是這個!我明白他們想保密的心情,但是 ——

裙底驚魂:表面上,大家對此一無所知;然而檯面下,卻是眾所皆知喔。

驚天鶴唳:我從他們剛交往時就看出來了,旁敲側擊暗示伽羅仔,那小子竟說「我早知道了」⋯⋯

裙底驚魂:我們家像是我啦、藥研啦,一開始就看出來了;一期哥也在某天鄭重地告訴所有弟弟們。

驚天鶴唳:真是深思熟慮啊,一期。那麼粟田口家小傢伙們的反應呢?

裙底驚魂:像秋田比較好奇,問了很多問題。博多只擔心他們約會費用會不會動到公款 ⋯⋯

驚天鶴唳:不過,也有些夥伴對此比較不上心、或者該說遲鈍,比如說 ——

裙底驚魂:同田貫先生吧?好不容易說明清楚後,也只說「不會耽誤出陣的話,怎樣都可以啦」。

驚天鶴唳:遲鈍歸遲鈍,正國這句話到是說出所有人的心聲啊,大家都鼓掌讚他「講得好」呢。

裙底驚魂:對嘛!只要主人盡了主人的責任,那麼,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又有什麼不對呢?

驚天鶴唳:而把那傻傻的小丫頭交給光仔照顧,我也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裙底驚魂:唔,說到這個,燭台切先生說,要是他們遲起、我們去喊他們的話,會很緊張 ⋯⋯

驚天鶴唳:嗯,嗯。

裙底驚魂:其實他們仔細想想就知道,每次都是我和藥研輪流去的,而我們都會裝糊塗喲。 

驚天鶴唳:嗯,為什麼呢?

裙底驚魂:因為換作其他弟弟,察覺燭台切先生在主人房裡的話,會去問一期哥「為什麼」啊!

驚天鶴唳:哈哈哈哈哈,你們還真貼心啊!

裙底驚魂:再貼心也比不過鶴丸先生和長谷部先生啊,難為你們每次都要教育新人呢!

驚天鶴唳:啊,長谷部每次在小丫頭歡迎新人過後,都會私下將新人帶到黑暗無人的角落 ⋯⋯

裙底驚魂:「看那要吃人的表情,還以為得接受不刃道的下馬威了。」包丁是這樣說的呢。

驚天鶴唳:哈哈,只是教育「主正和燭台切那傢伙交往,不想讓別人知道,而你最好假裝不知道」。

裙底驚魂:已經是我們本丸另類的新人教育了呢!每一位新人都曾接受過喔,每、一、位。

驚天鶴唳:而且大家基本上都搶著做。比方想教育大包平的時候,他說「鶯丸已經跟我說了」。

裙底驚魂:「你們跟鶯丸憑什麼認為我看不出來,啊?那麼明顯的事!」大包平先生很不服氣呢。

驚天鶴唳:畢竟從別處較早接回大包平的審神者大人那聽說,他可是位鋼鐵直男啊。

裙底驚魂:結果燭台切先生和主人的秘密戀情,連鋼鐵直男都能準確察覺呢。

驚天鶴唳:不過鋼鐵直男還是問了「所以為什麼要假裝不知道」。

裙底驚魂:「我們的主非常靦腆害羞,而燭台切又特別好面子。」長谷部解釋時,表情好無奈呢。

驚天鶴唳:你說什麼?「難道不是你們這樣做才鬧得全本丸眾所皆知嗎?」呃 ⋯⋯

裙底驚魂:唔 ⋯⋯

驚天鶴唳:⋯⋯ 反正,你聽大包平的例子就懂了,遲早也會知道的。

裙底驚魂:就是嘛!總而言之,本丸的大家都默默支持著主人變得更加幸福的唷!

驚天鶴唳:沒錯。光仔,要是你敢欺負、惹哭小丫頭的話,我絕對帶著長谷部百倍奉還!

裙底驚魂:鶴丸先生,從剛才我就一直想說了 —— 你的口調讓變聲處理毫無意義啊!

驚天鶴唳:哈哈哈哈哈!你也是啊,亂仔!


▲ 中場休息的爆料時間結束 ▲






後五十題請往這走 →







一點點不重要的私設。


有關十四、十五題,「想送對方的禮物」以及「想收到的禮物」,結合日本風俗,是有暗示意味的。筆下燭台切僅管外形與日常作風現代又洋派,但在真正重要的場合,意外地堅持古典傳統的老派浪漫呢。





 
评论(33)
热度(32)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