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先謝謝虎爹  @一歧将臣💮 畫了這一張,當初只是日常閒聊時說了「其實想看你畫提督審」,未料他飛速完成我的任性點圖,而且還這麼美!無論是整體氛圍、還是畫面細節,因為一往無悔、珍而重之的溫柔,所以哀而不傷,充分體會到虎爹的用心與用情,是對這對燭審最好的理解與詮釋,蹭著吃糧的我真的非常感謝!


關於燭台切與提督審的故事,關於他們的愛戀、理想、與責任,虎爹已經在圖下文字敘述裡說得十分完整了(完整到我自嘆弗如 ⋯⋯),這裡就不狗尾續貂了,隨意聊一聊自己當冠城太太小迷妹的經過吧。


自己是在兩年前的五月中旬開始玩刀劍亂舞的,開始接觸同人則在更早之前,對於同人創作偏好無 CP 的日常與正劇,也沒有腐向或乙女向的 CP 堅持,自在地當隻不事生產的雜食動物,悠遊於浩渺的糧海之中,亦已足矣。


直到在 P 站看見了這張封面,晴空明朗又溫柔的藍色、與刀審明朗又溫柔的笑容,引起我的注意。


沒想到點進去後霎時對這位審神者、這位燭台切、乃至於這個本丸一見鐘情,從此萬劫不復(各種意義上的)。


一路從 P 站追到推特,日日夜夜心心念念地等著太太更新,看著太太的認真與熱忱,向來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從來沒動筆寫過小說的我,居然也嘗試開始提筆,寫下自家燭女審的故事,又是另一層面的萬劫不復了 ⋯⋯ 而最初對於故事走向、劇情元素安排等有許多不必要、也不足為外人道的顧忌,也在看著冠城太太持續而堅定的創作中,逐漸消弭於無形。


可以說「燭台切光忠」這把刀引起我創作的渴望,而冠城太太的燭女審則推了我一把,讓我把渴望化成行動、繼而來到此處吧,若不是當初與她的作品相會,我很確定自己是不會動筆的,就算動筆也不會是現在所寫的風貌。


我雖本性疏懶且有太多不足之處,仍由衷感謝這樣一位認真又熱忱的作者激勵自己、並讓自己看到許多創作的可能。


之前也和虎爹說過(應該就是跟他說提督審本名那次吧?忘記了 ⋯⋯ )冠城太太曾在推特上說起自己將《虹色的群青》(也就是故事完結篇)完成後半年的狀態,是「難以置信地燃燒殆盡、迄今仍保留灰燼的狀態」,雖是極端誇張的表現法,我卻相信她的確如此。


畢竟一個創作者向外打動讀者前,不能跳過向內洞察的自省階段,必須朝自己內心反覆探求、反覆琢磨,方能打造一份完整的作品。太太的作品就像枚無比璀璨的寶石,無論從哪個角度觀察都能看見瑰麗的虹彩,雖因炫眼的光芒而落淚,但也發自內心地讚嘆這枚寶石渾然天成的質地、與精雕細琢的工藝之美。


也發自內心地嘆服,在這樣美好如寶石的作品之後,蘊藏作者多大的心血。所以相信太太那樣的形容,絕非妄言、或誇語。


誠如虎爹所說,換成是他絕對不敢畫這樣的結局,我也不敢。我沒自信在處理這等主題上,能夠讓人痛徹心扉地落淚之後,依然懷抱對未來的無窮希望。


所以更加感謝有冠城太太這位作者,讓自己認識「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二次創作」之中與之外的無限可能,從而使創作中種種內省與探求真正變成作者自身的試煉與成長,實在是件再幸運不過的事了。我只想站上世界之巔高聲疾呼冠城太太有多好多棒!也要謝謝虎爹這張圖再次喚起我最深沉的感動!


最後附上傳送門!


△ P 站:CHU/ちゆ  

△ 燭台切與提督審:燦然本丸  

△ 推特:merry__chu



ps. 剛跟虎爹混熟時曾開玩笑地說過,雖然隔了一段時間,我被太太甜到開始寫文,他被太太虐到開始畫圖,殊途同歸的我們因燭女審相遇,也 ⋯ 算是緣份了 😂  很期待虎爹那邊正劇劇情的延續,我相信等他把他的故事說好說滿之後,也絲毫不會遜於冠城太太的!


 
评论(17)
热度(48)
  1. 一歧将臣💮今夏 转载了此文字
    烛女审国宝级写手今夏强烈推荐!!!😭当然,即便如此,百合子,也是我的😂(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