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彈指之間》

自家本丸的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輕薄短小的突發,私設如山且私心滿載。與這系列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

靈感來源感謝虎爹的每日一問腦力激盪!

 

 

-- 

 

 

  手機螢幕是扇可窺看持主內心的窗口。於方寸之間,持有人的思想、乃至於生活,透過掌中的玻璃帷幕,以自己未曾覺察的方法與程度,悉數展露。

 

  燭台切光忠剛從大學畢業、於建築公司就職的時候,手機螢幕便是張純黑色的背景 —— 不,說是純粹的黑色並不正確,細看便可瞧見如夜幕般幽靜深邃的黑暗間,金色微光隱約而現,圖片分明是靜態的,觀之卻產生金箔於暗夜中迴旋飛舞的錯覺,恰好與手機持主當下的生活模式與心情狀態互為參照。

 

  看似凝定而專一,某些幽微的渴望卻悄然浮現,盤旋不止,叫人無可忽視。

 

  工作一段時間後,燭台切光忠便應了老友鶴丸國永的邀約,與他合夥開辦「Odate」咖啡廳。出於自己專業所在、以及對品味的要求,燭台切當仁不讓地扛下「Odate」裝潢設計的工作,從壁紙的花紋到地板的木料,從窗簾的布料到牆上懸掛的海報,每一張咖啡桌、每一把扶手椅,甚或是每一套杯盤,燭台切堅持全由他來搭配,事事親力親為。

 

  當裝潢完工的那一下午,燭台切於唱盤放上珍藏的老爵士黑膠唱片後,心滿意足地環視店內,見午後陽光正好,舉起手機,拍下角落落地窗邊單人座的影像,略略調過色調之後,設置為手機桌面,終於撤下那張單調的黑色圖片。

 

  「Odate」是屬於他的堡壘,供他展示愛好與品味,讓他以一杯杯香醇的咖啡與一位位來客結緣,於此開展不同以往的、令人滿懷企盼的新生活。

 

  而他始料未及的是,「Odate」不但讓他與熟客結緣,更帶來他意料之外的緣分。

 

  那是開張過後數個月的事了。

 

  傍晚時分,燭台切以白毛巾將玻璃杯抹乾、於杯架上歸位後,再一次情難自禁地、將目光投往角落落地窗的單人座。

 

  一名年輕女孩坐在那裡,眸光微斂,專注地讀著面前厚厚一疊講義,她左手支頤、略略偏過頭,纖細的頸項繃出優美的弧線,神情姿態一如古典肖像畫般典雅沉靜,右手卻不安份地轉著鉛筆,添了些叫人會心一笑的俏皮。

 

  燭台切靜靜凝視那位女孩,目不轉睛。

 

  女孩是「Odate」開幕後第一位客人,似乎為燭台切的手沖咖啡與特製糕點擄獲,每逢週三下午必定光臨,自此成為「Odate」熟客,也成為燭台切心上眼中一片風景。

 

  似是察覺燭台切的視線,女孩別過頭、朝燭台切所在的吧檯望來。

 

  燭台切連忙收回目光,佯作鎮定回身走向擺放唱盤與唱片的木架,趁著歌曲與歌曲間的空檔,將尚未播畢的唱片取下,換上另一張,奏響那首爵士名曲 ——〈如沐愛河〉。

 

  於老歌溫柔悠揚的旋律間,女孩似是卸下了長時間苦讀的壓力,擱下鉛筆,雙手十指相扣、支於桌面,陶醉地輕闔雙眼。

 

  燭台切直起身來,朝女孩望去,霎時呆立原地。

 

  此時此際,恰逢日落西沉,晴空溫柔而明朗的蔚藍滲進了明媚的薔薇色、與惑人的葡萄紫,伴隨斜陽夕照穿透落地窗,悄然替女孩披上一身多彩而輕盈的薄紗,又以精緻的金線,沿著她微聳的鼻樑、微綣的髮梢,悉心繡繪出纖細的輪廓。

 

  魔幻時刻 —— 燭台切心中暗道。

 

  於是他舉起手機,拍下落地窗前的女孩側影,稍縱即逝的剎那於彈指之間化作鐫骨銘心的永恆。

 

  出於某種難以言傳的心思,燭台切在店舖打烊過後,將這張照片設置為新的手機桌面,取代從前那張無人的靜物風景。

 

  夜已深了,於該入睡的時候,燭台切仍怔怔凝視手機桌面,睏極倦極,卻睡意全無。白日以理性刻意壓抑的綺想潛行而出,無聲地支配他所有神思,引領他面對內心最幽微難言的渴慕。

 

  當晚,他夢見一扇狹窄的落地窗戶,長寬比例恰如自己的手機螢幕。

 

  落霞殘照使窗內風景盈滿溫暖的金色光芒,模糊的樂音流瀉而出,歌者沙啞的嗓音伴隨砂金般細碎的鋼琴聲,詠嘆身陷情網的心情。而那使他傾心不已的女孩就坐在那裡,坐在角落落地窗的單人座旁,單手支頤、淺笑盈盈。

 

  忽地,她驀然偏過頭、朝他所在之處望來,看了一首歌的時間,然後,笑著朝他輕輕點頭。

 

  夢裡,燭台切不再膽怯,踏著堅定的步伐走進她所在的、而他嚮往的風景,於她帶笑的眼神中牽起她的手,微微躬腰,擺出邀舞的動作,在她答應下來後,隨即將她攬入懷中,和著樂曲的節奏帶著她輕輕擺動,耳鬢廝磨之際嗅聞她溫暖的體香,不時俯首於她耳際低低喃喃,說盡他清醒時毫無勇氣傾訴的情話。

 

  隔日一早,於晨光熹微中被鬧鐘喚醒,燭台切花了幾分鐘才適應美夢乍醒的悵然若失,他拾起手機,又望著螢幕好一陣子,直到不得不起身梳洗的時候。

 

  他還不知道,原來此時此際,他也早已成為女孩心上眼中的一片風景。

 

  當他終於得知,也是一段時間之後的事了。

 

  燭台切趁著女孩 —— 此時已經是女友了 —— 說完電話擱下手機的空檔,從她背後張開雙臂將她圈入懷中。

 

  畢竟交往剛過數日,還不習慣戀人突如其來的親密舉措,女友似是嚇了一跳,右手一鬆,手機於焉摔落。幸好燭台切眼明手快,立時將女友手機接在掌中,指緣與電源鍵輕觸,女友的手機桌面乍然顯現於眼前。

 

  燭台切定睛細瞧,不禁輕笑出聲。

 

  「有 ⋯ 有什麼好笑的?」女友想虛張聲勢地發怒,然而效果不彰,燭台切笑得更加歡暢了。伸指輕輕敲擊螢幕中央,低聲笑道:「想當初瞥見你的手機螢幕,我還以為只是我們咖啡廳吧檯的照片,沒想到 ⋯⋯ 」

 

  沒想到,照片中央是站在吧檯之後、專心致意地沖製咖啡的燭台切。

 

  女友的臉霎時紅艷了,掙了幾掙,燭台切自是不肯放過她,附耳問道:「這張照片我很喜歡,不過我很好奇,是什麼時候拍的呢?」

 

  「我也忘記了,是一段時間前的了。我看看喔 ⋯⋯ 」女友垂下頭來,點開手機內建的相機膠卷、不停向上滑動,終於在某一天定格,展示給燭台切瞧:「你看,就是這一天。那天光線很美,所以我忍不住拍了好多照片呢。」

 

  燭台切定睛細瞧,忍不處驚嘆出聲,在女友疑惑的目光中取出自己手機,同樣於相機膠卷內翻撿一陣,停格於那一日他拍下的女友 —— 那時還是只敢遠觀的女孩 —— 側影,指了指照片拍攝日期,朝女友低頭一笑,「妳看,跟妳拍下那些照片的日期,是同一天呢。」

 

  女友驚訝地掩嘴輕呼,燭台切又將手機切換為待機畫面,展示給女友瞧:「而從那時候起,我便一直在凝視著妳了。」

 

  女友頓時喜笑顏開,旋過身來勾著燭台切的脖頸,與他緊緊相擁,無聲地分享種種偶然與巧合造就的驚奇與喜悅。

 

  彈指之間光陰飛竄而過,不斷加深倆人的默契與情意,亦豐富了彼此生命的風景。

 

  那日過後,倆人的手機螢幕頻頻更換,燭台切往往趁女友靜靜發呆或默默出神的時候拍下她的側影,背景從倆人同居公寓的客廳、到仙台秋日的銀杏道、再到水戶市梅祭盛放的梅花,倘若女友察覺到了,總會聊備一格地抗議幾聲,而燭台切便笑著哄她幾句,徵得女友同意後,再將自己嶄新的攝影作品設置為新的手機桌面。

 

  而燭台切也知道,女友也有偷拍他的習慣,往往立於店內吧檯後、公寓廚房流理台前、或者是冬日街頭的聖誕燈飾下,他都可敏銳地捕捉到細微急促的快門聲,而每回偏過頭去,都可望見女友朝自己微笑的臉龐,她總會笑著朝他走過來、自他身後依戀地摟著他的腰。燭台切心想,或許自己早已成了女友難以取代的倚靠,因為每回他瞥見她的手機桌面,始終都是自己的背影。

 

  恰因如此,他於心內暗暗下定決心。

 

  某日,有位咖啡廳熟客瞥見燭台切的手機螢幕 —— 潔白的牆面、潔白的緞面布料填滿畫面,畫面中央是雙女人的手,十指自然併攏並彎成優雅的弧度,一如靜靜歇於岸濱的白色水鳥。

 

  再仔仔細看,便可發現左手無名指處圈著一枚銀戒,光芒微現。

 

  那名熟客不禁問道:「這是哪個牌子的戒指廣告啊?很好看耶。」

 

  燭台切聞言,含笑解釋:「不是廣告,這張是我拍的,照片中這雙手是我未婚妻的。」

 

  熟客一愣,連聲恭賀,復又追問婚期,燭台切笑答:「下個月。」

 

  「那很快嘛!沒想到老闆你也終於要定下來了,真是恭喜、恭喜啊。」熟客由衷祝福道。

 

  「是很快呢。」燭台切靦腆一笑,「謝謝您的祝福。」

 

  彈指之間,幸福伸手可及。





Fin.

 

 

 

▼ Omake

 

 

  爾後,燭台切的手機桌面從未婚妻戴著銀戒的手部特寫、變成妻子身著白色短洋裝的婚禮寫真,又換作自己擁著妻子於東歐某個小鎮留下的旅行紀念照,而很快地、出乎倆人意料之外地,換成了懷抱襁褓的妻子、俯身親吻熟睡嬰孩的側影。

 

  孩子成長得無比快速,往往使新手父母驚嘆不已,很快地,當初安睡於嬰兒床間軟綿綿、暖呼呼的小嬰兒,霎時成長為洗過澡後光著身子、讓父親追著滿客廳打轉的五歲小夥子,而不過轉瞬間的功夫,一家三口變成了一家四口,小小的家是愈來愈熱鬧了。

 

  「乖,坐好,抬頭挺胸,身為哥哥必須當個帥氣的榜樣喔。」燭台切對兒子諄諄告誡一番,又俯身逗弄妻子懷中的女嬰,使女嬰笑逐顏開。他回到腳架之後,透過觀景窗凝視自己的妻與子,按下快門,彈指之間將當下的幸福與歡悅悉數定格。

 

  當夜將照片輸入至電腦編輯,燭台切看著盈盈笑著的女嬰、與滿面不甘願的男孩,忍不住想著:果然還是女孩更可愛些。

 

  然而,兒子與女兒的表情對比實在喜感天成,燭台切笑了笑,將妻兒的照片裁減過後,設為新的手機桌面。

 

  不出幾年,燭台切對於兒子與女兒 —— 準確來說是女兒 —— 的看法,有了發天覆地的改變。

 

  「好了!別打了!別再打了!我投降、我投降!看在爸爸已經這麼不帥氣的份上!饒過我吧!」燭台切歪倒在凌亂的床鋪上,對著兒子與女兒連聲哀嚎。

 

  「不行!不接受投降!」小女娃雙手叉腰、奶聲奶氣地朝燭台切怒斥:「說好了枕頭仗的裁判是媽媽,爸爸不能自己喊停!不算數的!」

 

  「就是啊,不算數的。」兒子騎在燭台切腰上,懇求地望向母親,「媽媽,我們還能玩嗎?」

 

  「菫 ⋯⋯ 」燭台切亦懇求地望向妻子,「該喊停了吧?替我留點形象啊。」

 

  豈料觀戰的妻子並未回應,反倒氣定神閒地掏出手機,「等等啊,我先替你們拍照留念。」

 

  背上重量一沉,想是兒子心滿意足地趴在自己身上擺姿勢,女兒也興沖沖跑到鏡頭前,得意洋洋地比出勝利的手勢。

 

  快門連響數聲,燭台切忍不住又問:「好了嗎?」

 

  「不急,等我設置成手機桌面。」妻子抿著嘴,笑著朝燭台切瞥了眼。

 

  片刻過後,妻子終於放下手機,燭台切如釋重負地鬆口氣,豈料妻子拾起一旁的靠枕,朝床榻跑來,笑著宣布:「好了!第二輪枕頭仗開始 —— 」

 

  兒子與女兒反應極快,不及燭台切起身掙扎又以枕頭抱枕將他打倒在床上,妻子一躍上床,攬住兒子與女兒、嘻笑著滾倒在燭台切身旁。

 

  彈指之間,幸福抽枝生長,根深葉茂。

 

  

 

 

 

 

Fin

 

 

 

--

 

*如沐愛河 —— Like Someone in Love




 
评论(2)
热度(30)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