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兩隻傻爹》

有小夥伴一起開腦洞還蠻愉快的,所以隨意摸了個短打;關於「傻爸爸長谷部好可愛」和「 假如光忠也當爸爸大概也是這麼傻」,作為現 paro 光忠篇與長谷部篇的番外的番外、後日談的後日談,這是兩隻沒藥救傻爹的吵架日常。覺得這腦洞實在是深到地核去了。


--







  某間雕刻工作室裡,四個大男人喝著啤酒聊天。


  「我說,燭台切啊。」長谷部醺醺然的醉眼往燭台切一掃,語氣不善,「你們家那隻小燭台切最近很愛黏著我女兒呢,看得我心煩啊。」


  「啊啊,是呢,我家兒子的確說過他很喜歡你家女兒,看來他很積極採取行動呢,真不愧是我生的。」燭台切自動忽略長谷部最後一句話,笑得自滿。


  長谷部更加不滿,「他的積極完全用錯了方向啊,先是說要護送我女兒回家、接著要牽手、甚至還想摟腰?把我女兒嚇得不輕啊。」


  燭台切也不開心了,「要說嚇得不輕,我兒子也是啊,誰想得到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家、居然就這樣抄起竹劍劈頭砍過來?」


  「我教我家小公主一兩招防狼術,錯了嗎?」


  「你女兒是小公主?根本是亞馬遜女戰士好嗎?要不是我也教了我兒子一兩招,他早被打死了!還有,你剛剛說誰是狼?長谷部君,我們去外面好好談談。」


  「哪裡不是狼?想牽牽小手不成,隔天居然捧著一束玫瑰花躲在我家附近轉角,哪來的主意啊?」


  「計是我出的,花是我挑的;老爸指點兒子,天經地義。」燭台切洋洋得意。


  「你這隻大野狼養的這甚麼小野狼!?離我家女兒遠一點啊!她是要永遠陪在爸爸我身邊的小公主啊!」長谷部虎目含淚揪住了燭台切的領口、使勁地搖。


  「甚麼永遠陪在你身邊的小公主?等我兒子成功以後你家的亞馬遜女戰士就是我媳婦!」


  「你不要自己沒女兒就把主意打到我家來啊!」


  「夠了!」大俱利伽羅爆喝一聲,太陽穴旁的青筋跳了跳,伸手往大門一指:「要打架去外面打!別在我工作室裡面鬧!」


  「我說光忠你啊!教那甚麼東西給兒子!?」大俱利伽羅凌厲的目光往燭台切一掃,「一個七歲的小男孩就在學摟腰跟埋伏,你是希望你兒子進化成甚麼德行?」


  「還有你也是!」他轉頭看向長谷部,「你女兒才六歲,你就開始成天擔心她嫁人?以後日子是要怎麼過!?」


  「對不起。」兩個傻爹喃喃道歉、雙雙醉倒。


  放任兩個傻爸爸躺倒在地上,鶴丸一笑,「伽羅仔剛剛真是驚天鶴唳呢,嚇到我了。」他拿起啤酒罐輕輕敲了大俱利伽羅手裡的,「話說回來,我們打個賭好不好?我賭十幾年後,會是長谷部他女兒推倒光仔他兒子,啊 ⋯⋯ 」望著大俱利伽羅比方才更加銳利的眼神刺向自己,鶴丸忙道:「當我沒說。」


  果然是喝醉了,頭腦也遲鈍了起來,鶴丸國永完全忘記了身為「長谷部家小公主」堂哥的大俱利伽羅,私底下是個重度妹控。


 





於是,今天我家本丸內番表是這麼安排的。



顯然都拿出真本事來了,嬸嬸表示相當滿意。





 
评论(8)
热度(34)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