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

完全不蘇!真的不帥!沒有男神!一點都不甜!超級OOC!純粹出於腦洞的惡搞。未實裝刀劍出沒注意 (才沒有)

寫的時候是當作這系列的後日談,但也可以獨立閱讀。這次不想用第二人稱 :P

嗯,文章沒有標題,文內主題是「同居三十題第__題:半夜一起__________」



--


  難得兩人隔日都休假,討論過後,決定到住家附近的 Tsutaya 看一看,借一兩部電影回家欣賞。


  目光掃過架上陳列的影碟,無聲地唸著一部部電影標題,不是已經看過、就是無法引起興趣的,她輕輕嘆口氣。


  「有妳想看的電影嗎?」背後的光忠伸手撥弄著架上影碟,隨意問道。


  「完全沒有,光忠就挑你想看的吧,我陪你。」


  「欸,這樣啊,那,好吧,我再看看 ⋯⋯ 」光忠蹲下身,檢視擺放在架子下層的電影。


  不久,便聽得光忠開心地招呼她:「啊,這一部經典電影居然也有出影碟!好懷念啊,以前我是看錄影帶版本的呢!今晚就一起看這一部吧?」


  光忠歡快的語調使她不疑有他,笑著答應下來:「好啊!既然光忠這麼想看,那今晚我們...... 」


  她轉過身,看清他手上影碟封面,笑意登時凝結在嘴角。


  光忠笑吟吟地拿著「七夜怪談」,封面女鬼因強烈怨恨而猙獰扭曲著的神情,與他心滿意足的笑顏形成強烈對比。


  「你、你想看這部?」


  不應該讓他隨意挑他想看的電影的,她後悔了。


  「妳會怕?」


  他的左眼笑得彎起,她在其中讀出些許調侃。


  「誰說我怕?」為了加強語氣,她一把搶過那張影碟,大步走到櫃檯前登記租借。


  背後的光忠愣了愣,接著,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一同回到家後,光忠簡單地做些小點心,端進客廳;看見揪著薄毯縮在沙發一隅、刻意與那張影碟拉開距離的她,笑問:「這是怎麼了?」


  「有點涼。」她含混回答,總不能說是為了防止驚悚畫面突然出現、用來蒙住臉的,又不是個孩子。


  「喔?」光忠也沒有拆穿她,將點心與杯子遞到她手中,拾起影碟走到電視機與撥放器前。


  她垂下眼,刻意避開螢幕畫面,將毯子往上拉一拉;光忠輕鬆寫意地笑著坐下,不忘順勢環住她的肩膀。


  很快地,她便忘了要逞強了。


  影片中層層堆疊起的、厚重的詭譎氣氛,讓她顧不得面子,全程以薄毯蒙住臉,偶爾探出雙眼望向螢幕,又被嚇得半死;她殘存的倔強,僅足以勉強自己不至於緊緊攀住坐在她身旁、依然一臉自在的光忠。


  至少,她還記得始作俑者是誰。


  而身旁的光忠似乎完全沒有把「七夜怪談」視為恐怖電影,而是當成了悲傷的倫理片,不時評點劇情,語氣中盡是同情:「啊啊,因為遺傳母親的超能力,而被父親所害嗎?小貞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呢。」


  她受到了比源自恐怖電影還要劇烈的驚嚇,忍不住從薄毯中抬起臉,驚駭莫名地望向滿面傷感的光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叫她小貞?」


  豈料這時鏡頭驟然特寫女鬼貞子可怖的臉孔,她驚叫一聲,連忙蒙住眼睛。


  光忠苦笑著伸手蒙住她的臉:「唉,對不起,是我不好,明明看出來妳會怕,卻還是想看妳逞強的樣子 ⋯⋯ 妳還是先自己去睡吧?我一個人看就好。」


  她頭搖得猶如波浪鼓,「不要!我不要一個人去睡覺!」


  「沒問題的,我們家只有這裡有擺電視,就算小貞她 ⋯⋯ 」


  「不 —— 要 —— 叫 —— 她 —— 小 —— 貞── 」她崩潰了。




  恐怖電影的可怕之處在於 ── 恐懼感不只存在於觀影過程中,看完電影後,更會讓人變得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生怕鬼魂就潛伏在家中不起眼的角落,暗暗窺視自己的一舉一動。


  看完電影已是三更半夜,正是最會讓人胡思亂想的時刻;她糾結了幾分鐘,還是脹紅著臉、拖著憋著笑的光忠走進浴室。


  結果,當然沒有遇見女鬼,可澡也幾乎沒洗成,又是好一陣折騰。


  回到臥室,她負氣往床上一倒,刻意背對光忠,悶著頭不說話。


  光忠慢悠悠地熄了床頭燈,輕聲自言自語:「小貞有到這裡來過嗎?山村貞子,暱稱小貞喔。」


  她哀叫一聲、從床上彈起,又將床頭燈點亮,胡亂伸手揪了枕頭被子,預備起身:「別這樣嚇我!我要一個人去客廳睡沙發 ⋯⋯ 」


  光忠連忙苦笑著將她撈了回來、緊緊摟住、像安撫小孩子般不輕不重地拍著她的背,「對不起、對不起 ── 這一次是很認真地說對不起喔。我不應該這樣逗妳玩的。為了表示懲罰,從今天開始,我連續三天去客廳睡地板?」


  一想到光忠走後臥房裡只剩下她一人,她又不肯了,緊緊揪住他的睡衣衣襬,「不要,請你留下來。」


  光忠笑著點點頭,伸手預備熄燈,她按住他的手,「留著吧,我會怕。」


  他忍不住噗哧笑出聲,環著她緩緩躺倒,雙脣輕輕往她額頭碰了碰。


  她也緊緊摟住他的腰,貼上她胸膛,穩定的心音讓她也安下心來,終於有了幾絲睡意。

  

  畢竟早已不是熱戀中的情侶,許久沒有用這樣貼近的姿勢共眠了。


  睡眼矇矓間,就著小夜燈暈黃的燈光,她總覺得光忠臉上猶帶一絲笑意。


  「你是故意的,對吧?」她雙眼半睜半闔,悄聲說到,語畢,打了個呵欠。


  「我不知道妳在說甚麼喔。」


  他的語調、與他的嘴角,分明是上揚的。






fin.







--


嗯,這是同居三十題中第三題「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純粹滿足個人惡趣味而寫 //// 

想寫傻白甜又缺乏靈感時,剛好看見這三十題,覺得比較適合現代 paro,然而正常的糖最近生產不出來,卻摸出這個惡搞的腦洞,筆下光忠平添作死與腹黑兩種屬性,真是對不起 (土下座)


貞ちゃんはこっちに来てる?(被打)



 
评论(13)
热度(59)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