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116 番 - 小俱利》

投餵用延伸創作,原篇


--



  坐落於林內的本丸來了位新訪客。


  是隻貓,黑毛金眸,不畏人、但也不怎麼親近人,某一日牠突如其來地闖入這本丸,和五虎退的小老虎們打了一架,似乎是覺得這個地方倒還有點意思,三不五時便會前來造訪。


  說起來這隻貓也算是本丸一員了,總不能「那隻貓」、「那一隻貓」地叫牠,審神者便擅作主張,將那隻貓取了個名字。


  叫做「小俱利」。


  「如何,俱利?」審神者一把將黑貓抱起,看著他桀敖不馴的眼神,笑著把貓往大俱利伽羅眼前湊:「是個很適合的好名字,對吧?」


  大俱利伽羅一抬頭,與「小俱利」打了個照面,兩雙金眸大眼瞪小眼:「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吧。」


  「小俱利」扭了扭身子,審神者遂將牠往地下一放,牠慢悠悠地舔了舔爪,驕傲地回過頭望了兩人一眼,尾巴一搖一擺地走了。


  「沒有打算和你們要好。」審神者刻意壓低聲音,為「小俱利」配上內心旁白,笑著挽住身邊大俱利伽羅的手臂,輕輕刮了刮他的臉:「你們真的很像呢。」


  他沒有應聲,只是略略緊了緊自己被挽住的手:「該走了。」



  從與其他審神者的日常會議中歸來,她回房換上輕便的家居服,走到廚房去拿給「小俱利」準備的午飯──不加任何調料的蒸魚與早上剩下的白米飯;一進到廚房便看見燭台切與歌仙研究著甜點食譜,卻不見貓飯的蹤影。


  「嗯?要給『小俱利』的飯呢?」她向燭台切問道。


  「啊,那個啊,剛才小俱利已經拿著要給『小俱利』的午飯去...... 我在說甚麼?」燭台切陷入了混亂:「我是說,是人的那個小俱利已經拿去餵是貓的那個小俱利了。」說完這串繞口令,燭台切嘆了口氣。


  審神者忍不住笑出聲,歌仙與燭台切也跟著笑了。


  繞出廚房,她沿著建築周圍慢慢走著,忽地,大俱利伽羅的聲音傳入她耳中。


  「喵。」


  等等,他剛剛說了「喵」?


  遠遠一望,大俱利伽羅手中捧著裝著貓飯的小陶碗,又叫了一聲:「喵。」


  原來大俱利伽羅想用「小俱利」的語言跟牠溝通啊?她連忙掩住了口,憋笑憋得渾身一抖一抖地。她惡作劇之心忽起,連忙躲了起來,深吸一口氣,盡力模仿貓咪的叫聲:「喵──」


  大俱利伽羅聽見了,目光往這裡探了過來,仍有些猶疑:「喵?」


  「喵──」她叫了一聲,又連忙摀住臉。


  兩人就這樣對「喵」了好幾分鐘,審神者覺得玩夠了,卻找不到台階下。


  「喂,還要躲在那裏多久?」大俱利伽羅說道。


  他怎麼放棄用貓語和「小俱利」溝通了?


  「我說的不是貓,是妳。」大俱利伽羅補充。


  她癟了癟嘴,自陰影處現身:「你早就知道是我了?」


  大俱利伽羅不承認也不否認。


  「好啊,看不出來你平時那樣安靜,居然也是個會整人的!」審神者笑著捶了捶他的胸膛,手腕卻被輕輕捉住。


  一抬眼,隨即被那雙沉靜的金眸所吸引:「到底是誰整誰呢?」


  手腕被牽著,漸漸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幾乎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看著他雙眼半睜半闔,她也閉上了眼睛。


  「喵。」


  一聲任性而慵懶的貓叫聲劃破了這曖昧的氛圍,「小俱利」出現在他們腳邊,直勾勾地盯著大俱利伽羅手中的貓飯,又不耐煩地叫了一聲:「喵。」


  「好啊,你這傢伙,原來我們都被你整了,還挑在這種時候出現,就會壞人好事。」審神者蹲下身,將陶碗置於地上,笑看「小俱利」狼吞虎嚥:「下一次再這樣,我就要餓你一頓了。」


  「抱歉,想在甚麼時候吃飯是由我決定,而不是妳。」


  審神者愣愣地抬頭,笑彎了腰:「天啊!我怎麼不知道!你居然這麼幽默!哈哈哈哈哈!大俱利伽羅說出小俱利的心聲...... 嗯...... 」


  後腦被扣住,餘下的笑聲被封在口中。


  「小俱利」舐了舐早已底朝天的陶碗,心滿意足地「喵」了一聲,慢悠悠地走了。


  






 
评论(7)
热度(28)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