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刀劍男士視角問卷 - 燭台切光忠》



 

感謝主頁君提供的問卷!私心加上一點情境化的想像,請多包涵!和昨天的審神者亂舞捆一起,這份問卷同時含有一點世界觀設定與本丸環境設定,填寫的過程非常有趣呢!

想試著在一份問卷中同時滿足「灑糖」、「開虐」、「咪醬」、「燭總」四種口味。


--


時空管理局意欲得知審神者與其本丸刀劍男士的生活狀況,於是展開抽樣的質性訪談;相關人員以兩人一組的方式,一位負責提問、一位負責錄影,將訪談結果建檔歸納之。

訪談在該審神者的本丸隨機抽出一至三位刀劍男士,帶至隱密的房間中單獨會談,會談結果不刻意隱瞞、但也不會主動提供給審神者。


--


▼ 受訪者:

  我是、燭台切光忠。



▼ 審神者:

  按規定,我們付喪神是不能知道她的名字的,她的編號是 6150。

  能夠馬上回答出來很厲害 ⋯ 嗎?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欸?不多見?這、這樣啊 ⋯⋯



▼ 目前在本丸中擔任的職位?

  一直以來都是擔任近侍與第一部隊長。嗯?不,不會很累。有關資源分配與紀律管理由長谷部君負責,至於戰略研議,鶴先生也是個可靠的夥伴。我的職責所在,主要是確保本丸中的大家都能過著舒適安穩的生活。

  嗯?也包括她,當然。



▼ 最初對本丸的印象是怎樣的?

  我來得相當早,所以,只覺得是個好安靜的地方啊。



▼ 本丸的伙食情況如何?

  三餐準備是輪值制的,無論年代與刀種都必須輪班完成工作,食譜構思與監督由第二部隊的歌仙君與堀川君負責,多虧他們,每天都有豐富美味的三餐享用,在這裡向兩位致意,真的非常感謝。

  許多本丸都是由「我」來負責 ⋯ 嗎?是的,「我」的確喜歡烹飪,但她認為太多工作的話,我會忙不過來,所以 ⋯⋯ 不過,如果清閒下來的時候還是會特地下廚的,畢竟是興趣啊 (微笑)



▼ 想要對廚師說些什麼?

  大家平日都辛苦了!特別是堀川君與歌仙君,有兩位在真是幫上大忙!

  嗯?也要對自己說?(困擾貌)  這、這個 ⋯⋯ 那,今天也要帥氣解決各種任務、喔。(小聲) 嗯 ⋯⋯ 還是覺得自己對自己說話不大帥氣啊......

  甚麼?剛剛那段也錄進去了!?啊 ⋯⋯ (扶額頭)



▼ 本丸的住宿條件如何?

  挺不錯的,至少目前沒聽過關於這方面的抱怨。空間很充足,有些人喜歡安安靜靜單獨住、像是鶯丸先生,雖然他說若是大包平先生來了的話、要跟他當室友 ⋯⋯ 有些人喜歡熱鬧地擠一間、像是粟田口家的孩子們,基本上,這裡的房間都能滿足大家的各種需求,只要協調好就可以。

  我?我住在單獨的近侍房中。

  位置嗎?介於她的寢房與本丸大家住屋的中間,我與她的房間中間隔著她的書庫與書房。這 ⋯⋯ 畢竟男女有別,還是稍微隔開來、避個嫌比較好吧,我跟她都是這樣想的。

  我的房間位置方便讓我在任何一邊發生狀況時,能夠迅速反應。幸好目前還沒發生過這種事。



▼ 有室友嗎?如果有的話,對室友有什麼想說的?

  剛來的時候,和藥研君一起在近侍房住過一段時間,直到粟田口家的孩子們陸續到齊、藥研君也搬過去和兄弟們一起住了。現在的室友嘛 ⋯⋯ 刀裝兵的那些小傢伙們,挺可愛的。

  對室友說話嗎?和藥研君一起住的那段時間受你照顧了,相處得十分愉快!至於刀裝兵們 ⋯⋯ 一直以來非常感謝你們的守護與協助,我也會努力變強、帥氣地保護你們的 (微笑)



▼ 最喜歡本丸的哪個地方?

  自己房前的簷廊。特別是夏天的夜晚,我喜歡在那裏乘涼。

  多描述一點?嗯 ⋯⋯ 簷廊前面是一個不怎麼大的庭園,因為離大家平日活動空間有段距離,所以很安靜,那裏有一棵梅樹,長得挺好的 ⋯⋯ 啊,是的,是我在照顧,她也有幫忙一些。總之,在那裏不管是一個人思考、或是和別人一起靜下心來聊天,都很合適。

  ⋯⋯ 她也說過,坐在那裏看書感覺很放鬆。(微不可見的笑)



▼ 希望本丸今後能添加什麼設施?

  現世中似乎有各式各樣的烹飪器具啊。如果這裡有個大型西式烤箱倒也不錯,這樣就可以試著做做看她口中的感恩節烤火雞、與聖誕節樹幹蛋糕了呢,她似乎很懷念那些西洋食物,我也很好奇。

  放假時回現世和她一起去享用?基於某些原因她是不能回去的,否則 ⋯⋯ 不好意思,我要求消除以上答題的錄影,請讓我再回答一次,謝謝。

  ⋯⋯ (深呼吸)

  蒸汽熨斗掛燙機 (燦笑) 能夠很方便地把襯衫與燕尾服燙得整齊帥氣吧?感覺相當不錯!



▼ 目前本丸中有幾位刀劍男士?

  四十五位。目前仍沒找到明石殿下與日本號殿下。不過短刀與脇差那些孩子們很努力了!不久之後還要迎接德川家的貞宗君呢。

  (輕嘆) 小貞甚麼時候才會來呢?



▼ 與其他刀劍男士的關係如何?

  大家都是重要的夥伴喔。

  答案太籠統了?嗯 ⋯⋯ 老實說,因為近侍職位的緣故,所以跟每位夥伴都合作過一段時間,並沒有不好的經驗、可以說相處得很愉快。

  比較熟的刀劍男士?和鶴先生、小伽羅、以及長谷部君比較熟一些,因為在出現於此前曾共同生活過一陣子,又算是比較早來到本丸開拓、打點一切的夥伴,所以比較聊得來也是自然的。

  對他們的想法嗎?鶴先生是很有智慧的前輩,受他不少照顧,也多虧有他在,本丸總是很歡樂熱鬧。長谷部君是很可靠的工作夥伴,任何事情交給他都可以很安心,就是他對自己太嚴苛這點真叫人放不下心。小伽羅 ⋯⋯ 雖然話不多,不過和他一起時,總能讓人心情平靜安穩,我很感謝他。



▼ 對你來說敵人是怎樣的存在?

  ⋯⋯ (嘆息)

  本質上我們與他們是相同的,對吧?而我也可以理解他們之所以「闇墮」的理由,只是畢竟仍做出完全不同的選擇啊 ⋯⋯ 戰鬥的時候,懷著尊敬之意與戒慎之心,恭送他們前往黃泉路吧。



▼ 如果本丸中有其他刀劍男士叛逃,你會怎麼做?

  我會在事態一發不可收拾前迅速處決叛逃者。雖然遺憾,但這是職責所在。

  不過,我相信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這是出於對每一位夥伴的信任、也是信任這份「信任」。(微笑)



▼ 對審神者的第一印象如何?

  ⋯⋯ 是、女性啊。由女性擔任武家家主,對我而言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啊,不,不是對性別有意見,只要是盡責明理的主人就是好主人,再說也有許多優秀的審神者前輩是女性呢。



▼ 審神者有什麼讓你十分欣賞的優點嗎?

  雖然並非天賦異稟,但總是慢慢地學習著,讓自己夠獨當一面、完成各種任務,她的努力,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



▼ 有對審神者不滿的地方嗎?

  這 ⋯⋯ 一定要回答嗎?可是我不能代表 ⋯⋯ 以個人身分回答 ⋯ 嗎?

  (嘆氣) 優點也是缺點吧,有時候分不清楚「努力」跟「逞強」的區別,很讓人操心啊。



▼ 如果審神者暗堕,你還會追隨她嗎?

  我們約定好了,身為近侍刀的我若是闇墮、由她負責刀解我,身為審神者的她若是闇墮,由我負責處決她。

  很可怕嗎?(微笑) 正是因為相信對方不會如此,才有辦法說出這麼絕情的話來啊。



▼ 還有什麼話想對審神者說?

  她會看到這個嗎?嗯,好 ⋯⋯

  一直以來,辛苦妳了 ⋯⋯ 也、委屈妳了。

  不管妳想做甚麼都有我們在背後支持著,但,不要逞強喔。

  嗯,還是想當面對妳說出口呢 ⋯⋯ 晚一點回去以後。 



▼ 對政/府有什麼建議或者意見嗎?

  工作時面對與效忠的對象一直只有她而已,所以,真不知道要說甚麼呢 (看似困擾地微微笑著)

  即使如此也要回答?隨意說點甚麼都行?(收起笑容,目光銳利) 這樣啊。

  我知道了,那,失禮了。

  我不知道其他大人的情況是如何,也明白現在說這些無法改變甚麼,不過,對於您們「派遣」她、與提供她「酬勞」的方式,我無法苟同。

  請您們明白,以上所言,並非作為「她麾下刀劍之一」的身分所說,而是「我」個人的看法。如果需要進一步說明,直接來找我,不要為難她、也不要打擾我的同伴們。

  言盡於此。

  那麼,兩位今天也辛苦了。







會談結束。



 
评论(8)
热度(34)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