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116 番 - 禮物》

CP 是帕帕 ( @月亮很大像个饼 ) 家的貓男小俱利與犬女審神者。在此向大家說聲有點早的聖誕快樂,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帕帕生日快樂!

帕帕家的這對小倆口,看在我眼中,覺得審神者是個非常、非常重視刀劍男士們的可愛女孩,而她家的俱利雖然淡漠,卻也心細,有著很強的保護者氣質,基於這樣的理解而寫出以下這篇二合一賀文,希望不會與親娘帕帕的構思有太大出入!


--



  「小俱利啊,謝謝你,這幾天真是辛苦你啦。」栗色長髮的女孩友好地笑著,一邊伸出手去挽身畔之人的手臂,隨著她的話聲,溫暖的吐息在隆冬酷寒中呵出一團團棉花糖似的霧氣。


  「別碰我,東西會掉下去的。」棕髮黝黑的付喪神冷哼一聲,俐落地側過身去,於千鈞一髮之際避過那雙纖細的手。


  審神者聽了,不以為忤,面上仍掛著甜甜的笑容,問道:「需不需要我幫你拿一點?」

  

  「我一個人就行了。」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十足十地「大俱利伽羅」。





  十二月二十三日,早晨,街上尚沒甚麼行人,襯著一片無涯的白,顯得益發闃靜幽寂;平日見慣的屋舍早已被皚皚霜雪所覆蓋,配上仍不斷從銀灰天際紛飛灑落的細雪,看著像極了覆上糖粉的鮮奶油蛋糕,而屋簷垂下的透明冰柱,映著街燈暖黃的光暈,彷彿玲瓏剔透的琥珀糖,誘人品嘗。


  雪國一般、如夢似幻的場景,配上縈繞心頭的節日喜氣,使審神者始終歛不去臉上飛揚的笑意,即便蹬著沉沉的長靴、踩在深深的積雪裡,步伐仍輕快無比。


  不過,刀劍付喪神們對於這西洋節日又了解多少呢?


  想到這裡,她向身邊的大俱利伽羅搭話:「小俱利,知道為什麼這一個禮拜,我每天早晨都偷偷摸摸請你出來陪我採購嗎?」


  大俱利伽羅沒有回話,這是「不知道、也沒興趣」的意思。


  審神者早已習慣他的沉默,自顧自地說了下去:「因為啊,明天是平安夜、後天是聖誕節;在國外,這是與家人團聚的日子,同時大家也會準備禮物,送給重要的人,表達這一年來對彼此的心意以及感謝。」


  說到這裡,她仰起被凍紅的臉,朝大俱利伽羅甜甜一笑:「本丸中的大家,對我而言,都是最重要的家人,所以在這一年一度的節日,我想送禮物給大家、好好地向你們說謝謝。」


  審神者毫不矯飾、直率的笑臉,看在眼中竟有些炫眼,大俱利伽羅微微怔了怔,半晌,才微微點頭。


  這樣的回應看在審神者眼裡,已是極其難得的坦率友好,她笑得更開了,伸手欲捧在空中旋舞的片片晶瑩雪花:「啊,好期待看見大家收到禮物的表情吶。」


  方才聽審神者那樣解釋,大俱利伽羅總算也明白過來了。這幾日的採購項目若說是本丸日常用品、或是審神者個人用物,實在是五花八門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紅色指甲油、魔術道具組、花型髮飾、男用髮蠟、寵物專用毛梳,完全沒個合理的交集。


  他懂了,那些都是她精心挑選過的「禮物」,在心中溫習一回這幾日的採購清單,一樣樣物品立刻與一張張夥伴的面龐對上了。


  原來是這樣。


  大俱利伽羅的嘴角微微勾起,而此刻尚童心未泯地追逐飛雪的審神者,並沒有瞧見。





  回了本丸,躡手躡腳避開其他尚不知情的刀劍,大俱利伽羅與審神者回到她的房間,將今日採購回的禮品堆到房內那一座禮盒小山中。


  「這些全都是驚喜喔,所以目前只能是秘密。而知道秘密的小俱利,就是我的共犯,有義務要幫我幫到底。」這般幾乎是強詞奪理的言語,審神者理不直、氣倒是挺壯的。


  「怎麼樣都可以。」他也懶得與她胡攪蠻纏,乾脆遂了她的心意。


  但見先前買回的禮物們皆已妥善包裝起,印著雪人與麋鹿的包裝紙、折成花型的金銀緞帶,縱使盡是些無用的裝飾品,大俱利伽羅也不得不承認,這些物件看在眼底,的確透出一股節慶的溫馨喜氣。


  這大概就是審神者所希冀著、盼望著與刀劍們分享的吧?


  而她此時又靠近前來,向他求助:「小俱利,幫我個忙?替我把這些禮物盒按包裝紙顏色分類好,好嗎?」


  並不是甚麼太過繁瑣的工作,他以鼻音低低應了聲,旋及忙碌起來。


  待分類完畢,審神者又不知道從哪兒摸出好幾件大紅衣袍、大紅尖帽、與幾副白色假鬍鬚。


  「驚喜計畫。」審神者滿意地看著大俱利伽羅驚愕的神情,續道:「我想啊,平安夜就請一期、江雪、山伏他們這些長兄與保護者們扮成聖誕老人,分送禮物給其他人們!不過,光是他們三個人手還是不足啊,所以小俱利...... 」她的眸中乍然綻出期待的光芒,遞給他一副假鬚:「你也扮,好嗎?」


  「我不要。」他連忙拒絕,為了不使自己口氣聽來過於冷硬,又添了句:「妳可以請其他人幫忙,比如光忠。」


  「也是啊。」這樣的反應似也在審神者料想之內,她迅速提出備案:「這樣吧,也得有人給『聖誕老人們』送禮物才行,那麼,就我跟你吧,小俱利?」


  大俱利伽羅此刻才恍然,自己似乎是跳進了預先布置好的陷阱,然而也沒了拒絕的餘地,只能應道:「無所謂。」





  所謂的「聖誕驚喜禮物計畫」,既是想與刀劍分享冬日溫暖的節日氣息、也是想藉著送禮表達自己對他們的心意,不僅如此,還有別的。


  拉著大俱利伽羅陪著自己張羅這一切,除了是看準他向來安靜穩重,不會問些多餘的話,也懂得守口如瓶,是個進行秘密計畫的最佳夥伴;此外,她也存了些別的小心思。


  共有「秘密」在無形之中將倆人拉得更近,於沉默之中同享那盡在不言中的小小默契;而日後,肩併著肩走在白雪皚皚的街道、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望著糖霜薑餅屋般的風景,想必也是甜美而珍稀的回憶。


  這是審神者任性地為自己準備的、小小的聖誕禮物。  


  平安夜,將分妥的禮物一一裝進麻布袋裡,送走了穿著聖誕老人裝的光忠與鶴丸,審神者神情述地緊張起來:「快!小俱利!趁現在。」


  推算著「聖誕老人們」分派禮物時可能經過的動線,一一避開,潛行在本丸廊內,再迅速竄入「聖誕老人們」的房內拋下禮物盒;分明是為了送禮,卻將自己弄得有如偷兒般狼狽,大俱利伽羅對於審神者此番行動委實無法理解,然而後者似乎樂此不疲、甘之如飴。


  終於分送完禮物,審神者與大俱利伽羅閃身回到房內,她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旋即笑了開來:「好刺激、好好玩,明年也這樣陪我玩吧,小俱利?」


  而他只是淡淡掃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啊,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審神者忽地說道,拉開櫃子從裡取出一樣物事,將一樣又輕又軟的包裹交至大俱利伽羅手中。


  「那個啊,你也知道的,資材緊缺,我光是要為大家準備禮物,就幾乎快讓自己存款見底了。」與先前的落落大方恰成反比,審神者望著凝視手中包裹的大俱利伽羅,脹紅著臉,支支吾吾:「所以,小俱利的禮物,我實在沒錢買了,只好自己做...... 你、你就... 委屈著點吧。」


  「我、可以打開嗎?」好半晌,大俱利伽羅才低聲問道。


  「嗯、嗯。」審神者緊張地點點頭。


  緩緩拉開緞帶,撥開包裝紙,只見裡頭躺著一條暗紅的手織圍巾。款式樸實而不失沉穩,網眼密密實實,顯然鉤織圍巾的那人也是費了好一番心思才完成的。

  

  「小俱利,你喜...... 我是說,你願意收下嗎?」審神者打量著大俱利伽羅的神情,小心翼翼地問道。


  分明是送禮的那一方,她卻問得如此忐忑,他總覺得有些好笑,但細想起來,或許是自己素日態度過於冷漠淡然,這才有些委屈了她吧?


  思及此,他那總是如雪山稜峰般的面容霎時暖了起來,嘴角竟漾著溫煦的笑意:「謝謝。但,我並沒有準備妳的禮物,來不及。」


  「小俱利...... 」審神者只是直勾勾地望著他。


  他被她望得有些發窘:「等到明年,我再...... 」


  「不、不用想著那些。」審神者重重搖了搖頭,連忙握住他的手,真摯地望進他的雙眼:「沒有關係的,我已經好開心、好開心了。」


  大俱利伽羅沒有抽回手,只是任她一逕握著、愈握愈緊。



  ── 我已經有最棒、最驚奇的禮物了。

  ── 那是只有我才能看見的、最好看的微笑。





  過沒多久,傳來輕輕的叩門聲,拉開障子,只見完成任務的「聖誕老人們」立在廊上笑著,大家皆已脫下那笨重的扮裝,唯有鶴丸似乎很喜歡那白色假鬚,仍得意洋洋地掛著。


  「做了一頓大餐,有一整隻的烤雞喔,飯後還有蛋糕。主上也快來與我們一起享用吧。」光忠朝審神者微笑招呼道,又偏頭望向大俱利伽羅,由衷讚道:「圍巾很襯你呢,俱利。」


  大俱利伽羅微微點了點頭,代替答謝。


  「這就來!」


  審神者元氣十足地應道,回頭朝俱利伽羅微微一笑,在諸位刀劍男士簇擁之下,步向那透出暖黃燈光、傳來陣陣嘈雜聲的飯堂。




  「聖誕快樂,大家。」






Fin.



 
评论(20)
热度(30)
  1. 达莉娅今夏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今夏!大感谢!我整个人都“嘭”的一声爆炸了!! 美好的圣诞节 美好又平淡!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