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索取与给予 ※刀剑乱舞※烛台切光忠x婶》

_:(´ཀ`」 ∠):_ … 

謝謝帕帕,有種自己的腿肉被精心燻製成上等火腿再送回來給自己吃的感動⋯⋯ 不過這篇對我而言是桂花糕才對,清爽溫和不膩口的甜,回味再三。

謝謝妳把我心目中的燭台切寫得這麼棒,溫柔穩重與魅惑感的比例好完美!我自己完全辦不到這點,看了真的只能捂臉尖叫;而跟審神者間那種不黏膩卻十足默契的感覺也好理想!不甘心因喜歡對方喜歡到暈呼呼、硬是要扳回一城的嬸嬸,因為喜歡對方而自覺變得不帥氣、同樣也有點不甘心的光忠,那種可愛的角力感好甜好好吃,倆人都有些不器用但我最喜歡這種!

謝謝妳的特製甜品!遠比預期還要滿足,感謝招待 ( ੭ ˙࿁˙ )੭ ♡

但必須良心提醒:肚子餓的話先別看,會更餓 !

 
 

月亮很大像个饼:

 

                                  

 @今夏 点的男友力三十题之 索取与给予  日常一个大写的偏题

                

试着写了光忠

                

第一次写 无论是光忠还是婶 有OOC可能o<-----< 如果有机会 日后会逐渐改进 今夏请不要嫌弃 有不足之处大力抽打我><

                  
                
制作过程参考《初熏心意》
                  
                  
                  

———————————————————————————

                 
                  

一日之计在于晨。

                

起了个大早,探头看向清晨的本丸。走廊上空无一人,想必是平日里最为闹腾的短刀们仍处在沉沉的梦乡。

                

审神者梳理好柔顺的发,一头青丝松松绾起,鬓边斜斜插了一支琉璃簪,垂挂着银线流苏,随她转头的弧度而轻巧地晃动。细心挑选了腰带的花纹,和服依然穿了平常的那一套,舒服的缎子贴合肌肤。对于刚绾好头发没多久就垂在颊边的一缕发丝感到无计可施的同时,望着镜中的女子,想要为自己打气似的,她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她走出门外,做了一个深呼吸。本丸的庭院里,被垒起的卵石围绕在正中的湖泊悄无声息地摇曳着粼粼水色,一方小小天地却映出一整片无边无际的苍穹。清爽的风和煦地拂过面庞,象征着一天的开始。

                
                  
                  

“本想着要试试新学的菜式,难得地自己下一次厨的……”审神者站在厨房的门口,定定望着里面正忙忙碌碌的笔挺黑色背影,语气带着可惜与无可奈何,而更多的,是意料之中。“真是的。”刻意用着嗔怪的语调。

                  

那个背影顿了顿,缓了手上的动作。他偏转过头来,一双金色的眸子从容对上她的,眼神柔和,令她想起那湖泊上碎了一池的阳光。

                

“抱歉,今天厨房也已经被我征用了。试试看,下次起得更早一些?”他笑着,摆开几只小瓷碗,叮叮咚咚的声响碰出一室的清香,衬她银铃般的轻笑。

                

“争不过你呢。”

                

深植于心的心有灵犀似一朵花苞,在不为人知的某一刻悄然绽放。他仿佛知晓她心弦颤抖的每一次弧度,在她想的时候,转过身来。俊朗的脸庞面对着她,那般的安宁,像在等待一场早已预料到的风。

                

审神者迈开脚步,缓缓走至他面前。他垂下脖颈,轻轻将唇贴在她白皙的额头,手指不经意地将脸颊旁的那一抹碎发别到她的耳后。她不禁眯起了眼睛,温柔地报以笑颜。

                

“早。”

                

“早安,光忠。”

                
                
                  

初秋的清早有些凉,清冽微风拂面,带来一阵扑鼻的桂花香,甜甜的味道,带着几许醉人肠的熏然。奇怪,本丸里本是没有种桂花树的吧?她张望四周,只见台子上摆了一小篮子桂花,香味原来是自这而来。

                

烛台切光忠拿出一只水瓢,往里面倒了些金桂,又舀了些凉水,洗去花蕊上那层浮土。走到木橱那里,找了套青瓷茶具出来。茶具是审神者前不久去淘的,瓷器细腻润泽,上面的釉彩色泽清淡,当时她一眼便爱不释手,讨价还价半晌,在征得他眼神许可之后,才买回了一整套,还附赠了两只同色的小酒樽。

                

“前不久,你说过现在是桂花的季节,想尝尝阔别许久的桂花糕。今天我去采购食材的时候,正巧看到有卖新鲜的桂花,于是自作主张带了些回来,准备做一些试试。”他一边在茶壶里放入一小撮洗干净的桂花,又倒入烧的滚沸的热水,一边说着。轻轻拂了拂蒸腾的热汽,盖上茶壶盖,他又取过两只杯子放在托盘里。从橱子里捧出蜂蜜罐子,舀了两勺蜜在一只小碟子上。“这是桂花茶,我想伴着茶享用糕点想必会锦上添花。”

                

“有茶相伴,莺丸和三日月应该会很高兴的。”她接着他的话,愣愣地看他将这几小样摆好端给她,她赶紧接过来。浸润在这温暖扑鼻的香气里,她的脸颊也被熏得红彤彤,他眼中笑意又不禁深了几分。

                

“虽然之前没有尝试过桂花当食材,不过我仔细钻研过了,有拿得出手的自信,放心吧。”

                 

“好香——”她称赞道,心里又长长叹一口气。曾几何时她盼望过有一天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做出比他还要令人赞不绝口的菜肴,如今看来,这梦想何止遥不可及。烛台切光忠侧过脸望她一眼,看她在氤氲的白雾里伫立着不知在想什么,揣测一番后了然于胸,倒不说话,反而多几分自得。

                  

“接下来才要做糕点,需要点时间。你先去放了茶壶茶杯,等我做好了再来尝味。”他轻轻催促着她,见她盯着自己还不肯走,笑着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尖,“不要想着偷吃哦。”她的脸烫了烫。

                

看着审神者离去的背影,他的眼神柔和得可以滴出水来。这样的姿态,要是被其他人看见,确实没了沉稳自矜的帅气感啊。

                 

他弯腰,从放在一旁的小缸里舀了些粳米粉,又倒了少量糯米粉,一边兑凉水一边拿着筷子缓缓搅和。握着小勺捞出满满一勺白糖,手腕稳稳地悬在容器上方,划着圆圈洒下甜蜜的雪。他揉好面团,往小盆子上罩了块薄薄的湿布巾,搁置一旁。照之前那样洗了些桂花,放入一只小碗里,又舀了几大勺蜂蜜进去,拿起筷子轻轻搅拌着。

                  

等待醒面的时间里,烛台切光忠无心做其他事情,只是偶尔懒散地靠在桌旁,拿起一只苹果,用刀细细地削开,娴熟地做成了兔子形状,端在手心里端详。想到她或许会喜欢,又转过身,多削了几只苹果。

                  

忽然传来细细的一声叫“喵——”。他一抬头,果然是小光迈着矫健的步伐来了,看它大摇大摆地戴着黑色眼罩,在厨房里四处巡逻的样子,想它恐怕也被这香味引了来。他低头道:“要吃苹果吗?我做成了兔子形状哦?”小光抬头倨傲地撇了他一眼,没什么兴趣地一甩尾巴,留下一个潇洒背影。烛台切光忠自知自讨没趣,也不甚在意,挑了挑眉,将那苹果送进自己嘴里。

                 
                
                  

审神者在本丸里兜兜转转。天色已明朗,一碧如洗的天空中漂着几朵洁白的云,刀剑们陆陆续续起床活动,一路上“主上”“主殿”“大将”的,凡遇上了的,一个个都打了招呼,当然,除了某几个爱独乐乐的。

                 

“嗯,就这样。辛苦你了,长谷部君。”

                 

她将文件交接给可靠的左膀右臂,看他风一般的脚步冲向门口,松了一口气。

                

眼角余光撇到刚刚摆到桌上的桂花茶,她不禁看了看时间,想着厨房里的那位,想着香香甜甜热热乎乎的桂花糕,脚步不由自主地朝那边走了去,速度不及一个长谷部,也抵得上半个。

                  
                  
                  

烛台切这边,面团被一刀切开,分成两半。一半用事先准备用以充作模具的竹筒扣出圆形的胖胖的形状,中间切开,舀入一勺事先调好的桂花蜜,用手捏合,覆头再点缀两朵桂花,上锅蒸。另一半则用刀切成薄片,上锅蒸熟之后再刷上一层蘸着蜂蜜的桂花,下锅过油翻两翻。很快,屋子里就飘起一股子甜蜜蜜的桂花香。

                

他刚把炸好的桂花软糕盛进盘子,门口就已经冒出了一个脑袋。

                

“做好了?”

                 

“嗯,做好了。”

                

“好啊。那么,让我尝尝大厨的手艺?”

                

“小心,啊啊——还烫呢。稍微等等好吗?”他一下子环住猛地凑上来的审神者,温香软玉抱满怀固然高兴,但他单手举高托着的盘子更是岌岌可危,令他一番心惊胆战。

                

审神者被圈在他硬朗又温暖的怀抱里,抬头仰视着他灿若金华的眸子。

                

两人就这样一上一下凝视了片刻,后者在对方的眼神胁迫下,带着自认为泰然自若的表情支撑了一会儿,最终在她手指一点一点他肩膀的动作下,还是举双手投降,她这才满意地让开。“桂花糕就是要趁热吃的,温吞吞的就没了最好的味道。”获胜者还不忘嬉笑着补充一句。

                

他在面对她时实在无计可施,只得点点头。“好,本就是要请你试吃的。不过,既然你要了加急件,我也得加点价才好。”他说这话的语气实在轻快又平常,听不出什么内涵,她也就自然地点点头,睁着眼睛望他手中的糕点,金灿灿甜蜜蜜,色相极佳。是挑外面这一块吃好呢,还是里面那一块?哦,中间那个好像最完美……

                  

光忠见她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他身上,而放在了他亲手制作的食物上,心情并非五味杂陈能形容。他轻轻咳了咳,见她的焦点又转回到自己脸上,这才接上下文。

                  

“希望能由我亲自来喂你,好吗?”

                  

审神者一愣,只见烛台切光忠正望着她。他的脸不知何时凑得很近,上午时分的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镀了一层薄薄的金光。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磁性的嗓音震颤着她耳边的空气,一字一句仿若缓慢流淌过耳边的河流,悦耳动听,又诱人探寻源头。绯云染上她的脸颊,她不禁别过头,又感觉自己好笑,竟因这一点小事而不知所措了,这样不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审神者定了定神,回过头去,脸上虽然热度不减,但对上他的眼神时却是不甘示弱,一个好字掷地有声。要泰然处之,才能不次次落于下风才是。

                

她却不知,烛台切光忠亦是如此想着,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时过境迁,她的一颦一笑依然牵动着他,时不时打乱他原有的步调,可却又不自知到……令他感到可爱的地步。

                

用筷子夹起一块软糕,以另一只手托着,送到她嘴边。

                

“不说‘啊——’吗?”审神者越过金灿灿的软糕注视着他,语气多少有几分调侃,几分调笑。

                

他笑着,答:“——那样,不够帅气呢。”

                

她张开嘴,咬住了软糕,吞进嘴里,比香味更先感受到的是舌头被烫到的惊吓,她不禁猛地用手捂住嘴开始呼气。光忠俯视着她,早已预料到,轻轻叹了口气,俯下身去。她正呼着气,刚一抬头,面前人的脸无限地放大,鼻尖轻触彼此。那双金眸近距离地凝望她,专注到她一时间以为,若他的眼中是浩渺宇宙,她便是其中唯一一颗行星。

                

嘴唇凉凉的触感和温热的鼻息一同,密封了她的呼吸。

                  

口中,浓浓溢着桂花的香味。

                

一次不长不短的分食结束,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肩膀还被他轻柔地把住,没法脱身,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话,只能低着头沉默。在感受到来自上方的人的视线时,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法缄默下去,狠狠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

                  

“好吃吗?”他笑着问,那语气轻快得很。见她不回话,只是一个劲地戳他,他温柔地笑着抚摸她的脸,让她抬起头来对上自己的眼睛。“不是说要趁热吃吗?现在告诉我,我的手艺怎么样?”

                  

她为自己而感到无力,只得摇摇头,又点点头,手覆盖住他的手,让他的手掌为自己的脸降温。“你做的当然是好吃的。就是下去的方式太吓人了,没能好好品尝味道呢。”她在心中为自己漂亮的反将一军暗暗喝彩。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看来,有必要请你再品尝一次。”

                 

悠然笃定的声音从上方幽幽传来,她疑惑地嗯了一声,没来得及开口,桂花的香味就再次溢入口腔。金色的眸子流光溢彩,像是精心酿造的桂花酿,在温暖的阳光下泛出甜蜜滚烫的光华。

                

“非常的,甜。”

                 

烛台切光忠低垂着眸子,轻轻地说着,然后,又俯下身去,交叠吐息。

                    
                  
                  

——这一次,足够帅气了吧?

                  
                  
                
        
 
评论(1)
热度(45)
  1. 今夏达莉娅 转载了此文字
    _:(´ཀ`」 ∠):_ … 謝謝帕帕,有種自己的腿肉被精心燻製成上等火腿再送回來給自己吃的感動⋯⋯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