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小光二日半》

  


  

 

審神者幾乎戲份全無的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極低,貓咪小光再度出場。點文兼復健用的迷你段子。

浮出來表示自己真的還在坑裡、也還在動筆,只是速度慢了點;目前正在雙線進行中,不曉得光忠還是鶴爺的故事哪個會先完成呢...... 我會努力的!



--


  

  夜,甫用完晚飯的時分,本丸大門前但聞孩童與少年吱吱喳喳的笑語聲,煞是熱鬧。


  「嗯,這枚刀裝沒有問題,那麼,主上發的御守也好好戴上了?」燭台切光忠蹲低身子,替五虎退細細檢查過其裝備,確認一切妥當後,微笑問道。


  眼見五虎退怯生生地揪著帽子、感激地點點頭,燭台切笑著揉揉他的頭頂,站起身來,習慣性地往審神者的方向望去;只見她被亂挽著手臂,專心向長谷部交代些工作事項,一時三刻也不便近前向她說話,只好拉過藥研,低聲囑咐他多照顧她些。


  「一定的,燭台切殿下,盡管放心吧。」藥研咧嘴笑著,爽朗地回道,不忘重重拍了拍燭台切肩膀,加強話中力道。

  

  「藥研。」


  審神者旋身朝這裡招了招手,預備出發;她微微抬起臉望向燭台切,笑意盈然,以唇語說道:「等我回來。」


  燭台切也穩重地朝她微微一笑,對蹦蹦跳跳的短刀們說些打氣的話,望著一行人步出本丸大門,前往戰場。


  獨自回到執務室,想著離就寢時刻仍有段時間,不如提早將後日的公務完成,好替連日夜晚出陣的審神者分憂解勞;燭台切走至几案前坐定、點燈,取過右手邊整齊疊起的文件,埋首工作。


  暫且完成一個段落,他伸了伸手臂,一低頭,便看見桌緣邊幾道細細的、不自然的刮痕,看著十分惹眼;燭台切眉峰微微一蹙,伸手將木屑剝落、細心捻起,盤算著待明日万屋營業,得去添些砂紙與亮漆,將桌子回復成完美狀態才行。


  「喵。」


  被毫無預警的咪嗚聲嚇了嚇,燭台切抬頭,只見「小光」不知何時也進了執務室,約莫是睡醒了想找審神者玩耍、卻遍尋不著,燭台切望著貓兒踱步巡邏了一圈,在他面前坐定,不悅地衝著他「咪」了一聲。


  「她是出門工作去了,不是我把她藏起來。」燭台切對著貓兒解釋道:「你陪她的時間比我陪她的時間還多,我是贏不了你的,你也別冤枉我啊。」


  貓兒似是接受這說法了,卻仍不太高興,目光自燭台切身上移開,自顧自地舔舔爪、洗洗臉。


  燭台切默默看著貓兒煞有介事地整理儀容,不自覺地伸手撥了撥瀏海,忽地想起,貓兒在本丸內最喜與審神者為伴,其次便是與活潑的短刀們玩;而近日京都市中夜戰戰況吃緊,審神者與短刀們忙於戰事,和貓兒相處的時間自是大幅短少了。


  ── 這孩子、感到寂寞了啊。


  思及此,燭台切心裡泛起一絲憐惜,伸手撫了撫貓兒頭頂:「我不是短刀而是太刀,不過要是無聊了,我也可以陪你玩啊。」


  貓兒不為所動,燭台切伸手輕輕挑起貓兒下巴,微笑低語:「吶,難道,我就不行嗎?」


  貓兒總算有反應了,抬起頭來遞過一個鄙視的眼神,飛快地自他身邊竄開。


  燭台切自嘲地笑著收回手,這大概是他第一次吞下敗仗,畢竟貓兒不是田地裡的番茄、也不是審神者。


  正想重新處理公務,卻聽見一陣刮擦聲響,他抬頭,只見貓兒正焦躁地以木製書櫃磨爪。


  「原來是你!不行!」燭台切輕聲喝斥,連忙起身將貓兒撈起,望著書櫃邊緣又出現幾道刮痕,不禁輕嘆口氣;同時,他想起昨夜審神者入睡前一句沒來由的囈語:「等有空時,我想上街逛逛,給小光買塊貓抓板。」


  「看來,不買真的不行啊。」燭台切思忖著,低頭望向懷中一臉不服氣的貓兒,苦笑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喔,因為看不到對方而感到不安、想找地方發洩這種感受吧?」


  貓兒僵著身子,回盯著他。


  「我真的理解,因為我也是。」燭台切續道:「因為擔心她,想陪著她到前線去,而放不下心來,不過,那裏並非適合我戰鬥的所在,所以我不能;但,我也不是甚麼都不能做,在她背後盡可能多幫她一些、哪怕只是一些些也好,能幫她少點疲累、多點心安,我自己也覺得好過些。」


  懷中貓兒身子不那麼緊繃了,似已放下戒心,溫馴地窩在他懷中。


  「她說貓的夜視能力好,或許你也是個夜戰良將、能代替我保護她呢。」燭台切摸了摸貓兒頭頂,笑道。


  貓兒神氣十足地「咪嗚」一聲,燭台切點了點貓兒前額:「開玩笑的,我知道,她不會捨得讓你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你啊,也不需要做甚麼複雜或困難的事,只要像這樣乖乖地、不惹麻煩,等她回來時,再像以前那樣陪陪她,就能為她打氣了。」燭台切頓了頓,佯作酸溜溜地續道:「反而我還得多費一點心思才行,真是的,有點不甘心呢。」

  

  貓兒友好地往他懷中蹭了蹭,燭台耶忍不住笑出聲:「居然要被情敵收服了,真不帥氣啊。」


  「主,今天怎麼這麼...... 喔,是你啊。」長谷部探進執務室門口,面上本掛著友善而禮貌的笑容,一看清屋內只有燭台切與「小光」後,霎時轉為冷笑,連招呼也打得毫不客氣。


  「還以為今天主提早回來了,原來是你這會跟蔬菜和戰馬對話的傢伙啊。」長谷部走入屋內,將一大疊文件安放在審神者案上,不忘取過留言用的便箋,得意地寫上大大的「已完成」幾字。


  「這個嘛,我剛剛可是在培訓有優良潛質的新人君、讓他成為她可靠的助手喔。」燭台切面對夥伴的奚落,卻仍笑得一臉包容,氣定神閒地回道,不忘低頭朝貓兒眨眨眼,彼此間似已心領神會。


  長谷部一臉莫名其妙。


  「你暫時不能理解也沒關係。」燭台切笑道:「話說回來,長谷部君今晚工作辛苦了!一定很累了吧?吶,剛好貓咪君剛剛受訓過,讓他來減輕你的疲勞吧?」


  語畢,燭台切將「小光」抱到長谷部懷中,示意對方抱穩。


  「小光」低低咪嗚一聲,往長谷部懷中拱了拱。


  「搞不懂你們啊。」


  長谷部低頭看著撒嬌的貓兒、復抬頭望向一臉得意的燭台切,無奈地嘆口氣,卻也藏不住話中的微微笑意。


  燭台切與「小光」對上眼,微微一笑,一刀一貓,皆洋洋自得。









Fin.






 
评论(10)
热度(26)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