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燭火》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無劇情的日常迷你段子。

先在這裡說聲新年快樂!


--


  

  午後,側身伏在燭台切膝上打盹的審神者眼睫微微動了動、小聲打了個呵欠、如貓兒般弓背伸了個懶腰。


  燭台切低下頭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醒啦?」


  「嗯?嗯...... 」她仍闔著眼,不情願地應著。


  不短不長的午睡,依稀記得做了個夢,雖然已記不清夢裡究竟是何光景,但醒轉時略略感受到帶點甜美的遺憾,應該是個好夢吧?

  

  仍有些犯懶愛睏、不願起身,審神者微微翻過身、從側躺轉為仰躺,睜開雙眼,緩緩眨了眨。


  而燭台切依舊垂首凝視著她,左目如陽光照耀下的琥珀,透著溫潤的光彩,溫暖而澄澈:「再繼續偷懶,晚點公務要做不完囉。」


  一與他眼神對上,夢醒時分的渺茫悵惘登時消散於無形,只是覺得,能醒來真好,能有他陪著、真好。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碰觸到他左眼前停下,手腕虛懸於空中,一動也不動。


  燭台切疑惑地笑了:「做甚麼?」


  「取暖。」剛睡醒的審神者,話音顯得比往日更加低啞而嬌柔,配上她微瞇的眼、迷迷糊糊的神情,燭台切不禁懷疑她只是睜眼呢喃著夢囈:「你的眼睛好美,看起來像有支小小的蠟燭在裏頭燃燒,感覺好溫暖。」


  他聽著,笑了,捉住她的手腕:「那,現在覺得溫暖了嗎?」


  「嗯。」她微不可見地點點頭,滿足地甜笑開來。


  「既然是火...... 」他隱去面上笑意,低聲問道:「靠那麼近,不怕被燙傷嗎?」


  「我不怕。」她的聲音依舊懶洋洋、軟綿綿的,這句話卻說得字字分明:「我不會讓自己受傷、也知道你不會想要傷害我的。」


  他沒有回話,低下臉往她掌心啄了啄。


  手心的癢意讓她輕輕笑了出聲,隨即感受到對方發燙的薄唇已沿著手掌下緣吻過手腕,緩慢而固執地繼續向下,臉頰騰地一熱:「光忠?」


  「妳說想取暖,我想妳大概是冷到犯睏了,所以才到現在還在『賴床』。」他似笑非笑地掃了她一眼,舌尖挑逗地往她手臂點了點:「所以,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讓妳感到溫暖的同時、也能清醒過來。」

  

  「我醒了!我醒了!我醒了!」拔高的嗓音已全然失卻方才的嬌慵,審神者一骨碌坐起身,脹紅著臉掙扎抽回手腕,忙不迭將被撩高的衣袖放下,微惱微嗔:「下次督促人努力工作換種方式好嗎?每次都...... 」


  話聲未停便被摟住,燭台切像是想說甚麼祕密般,低下頭湊近前來,附耳低喃:


  

  「謝謝、謝謝妳。」


  

  

  

  

fin.




  


 
评论(15)
热度(36)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