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借物競賽》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傻」白甜瑪莉蘇、大概 R15?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二設,請注意避雷。

情人節不發巧克力、改發爆咪花,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後日談是清水向的一支花本丸日和,若是覺得調味太過,請搭配這杯水解膩。


--



點我吃爆咪花 ฅ(=▼ω ●=)ฅ

誤字更正:「崩」得甚緊 → 應為「









後日談、


  

  後來,本丸當真辦了一場借物競賽,並非情侶間的私密調笑,而是正經八百地制定規則、尋找場地,並特意騰出一個時段舉辦第一回比賽;刀劍男士們皆對此種聞所未聞的「手合」、「演練」型式嘖嘖稱奇,有人躍躍欲試、有人持觀望態度,大抵可說是回響熱烈;然而,考慮到本丸刃口眾多,場地不敷使用,審神者思考過後,決定「本丸第一回借物競賽」參加對象限於短刀刀種、以及螢丸。


  「如果大家覺得這種活動很不錯,以後還會再辦的!」望著幾名刀劍男士露出與其身形外貌毫不相襯的委屈與失望,審神者苦笑著安慰:「而且,參加體育活動的不只是參加者、應援團也很重要啊!」


  仍有幾名刀劍男士略顯傷感,審神者只得再鼓勵道:「這樣吧?我一個人想不出那麼多抽籤內容,可以請你們幫我寫籤紙嗎?」


  總算安撫完全數刀劍了,審神者舒了口氣。


  競賽選在某個假日午後進行,賽跑範圍為繞行田地一周,由鶯丸擔任裁判;少年外型的付喪神們看來緊張萬分、卻又躍躍欲試,立在起跑線後方,每個都顯得坐立難安。


  「唔、嗯,那、就開始吧?」鶯丸悠然宣布,望著一眾參賽者不敢置信地望向他,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嘛、別太在意細節。」


  過了一秒,參賽者們才如炸開鍋般地行動起來,紛紛抽出籤紙、尋找「借物」。


  「這...... 一次要五個嗎?有點棘手。」藥研蹙眉望向自己的紙箋,思索解決方案,此時,五虎退怯生生地點了點他的肩膀:「藥、藥研哥?」


  藥研回過頭,五虎退支支吾吾著:「那個... 臉上的... 那個... 請... 借給我...... 」


  藥研燦爛一笑:「喲!真是太好了。」語畢,牽住五虎退的手:「好啦,五虎退,屬到三就開始跑喔!三─────!」


  「欸?欸!」五虎退尚未回過神來,便被藥研拉著衝出起跑線,五隻小老虎見狀,連忙撒足飛奔、緊追在小主人身後。


  在終點處,藥研取過五虎退的紙箋,其上寫著「眼鏡一副」,又拿出自己的,朝五虎退晃了晃。


  「五隻小老虎。要我一個人帶著五隻跑還真是困難呢,幸好有你啊,五虎退。」藥研咧嘴笑著,取下面上眼鏡遞給兄弟:「我們誰贏誰輸並不重要,只要榮譽是歸於粟田口的那就好。」


  一期一振隔了段距離觀察著,見狀,微笑點了點頭,不無得色。


  而在另一邊,小夜捏著紙箋,左顧右盼,似乎是鎖定了目標,卻又躊躇不前;江雪與宗三在場外完整捕捉弟弟的神態,關心地湊近前,與弟弟耳語過後,牽著弟弟小手走向悠閒觀戰的加州清光,清光微笑著取下自己的紅圍巾、迅速為小夜圍上、不忘替他打氣:「加油啊!」


  「嗯,應該是要參賽者自己去借的...... 嗯,算了。」看清事情經過的審神者愣了愣,微笑著自我解嘲:「別太在意細節。」


  依循類似模式的還有今劍,但他並未如小夜那般猶豫,而是迅速奔至岩融身畔、將紙箋遞給岩融瞧;岩融瞇眼看清字樣後,爽朗地大笑出聲:「哈哈哈哈哈,沒問題沒問題!我看看...... 啊!大俱利伽羅!借我們一下啊!」


  語罷,便攔腰扛起一臉莫名其妙的大俱利伽羅,興致勃勃地跟在今劍背後邁開大步起跑。


  在終點被放下的大俱利伽羅依舊沉默、臉色卻微微泛白,他伸手制止了今劍的道歉,卻執意取過今劍手中的紙箋。


  上書「俱利伽羅龍」。


  「唷!我出的題目很棒吧?」鶴丸洋洋得意地現身:「我自己認為很不錯呢!讓參賽者之外的大家也能有參與感,還有意想不到的驚奇。順便刺激大家的創意!嗯?俱利?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



  翌日,由壓切長谷部一手安排的手合配對表,赫然出現了「大俱利伽羅 vs. 鶴丸國永」這組合。


  大俱利伽羅見狀,極為難得地主動向審神者開口,要得也不多,僅兩枚投石兵裝;審神者點點頭,微笑著揀了金光閃爍的特上品、交至大俱利伽羅手中。


  至於鶴丸國永,見了那張表、於心內暗呼不妙,在早飯過後悄悄攔住燭台切光忠,面有難色:「我怕一個不小心、今天手合過後得在手入室躺上好久,所以,能不能跟你商量,借一些盾兵兵裝?金色的更好。」


  燭台切微笑著,取出兩枚金色圓球:「她一向只給我輕騎兵裝,真抱歉。雖然打不過而逃跑感覺不大帥氣,不過,有時為了顧全性命,也只能如此了呢。」


  望著鶴丸垂頭喪氣地遠去,審神者悄然站到燭台切身畔:「你很壞心呢。」


  燭台切不禁失笑:「嗯,半斤八兩吧?不對,真要說起來,是長谷部君比較壞心一些。」


  「我只是揣度主的意思、做出適當安排罷了。」長谷部氣定神閒地反駁道。



  

  「嗨,俱利!那個、我說,對練這種事,還是要按彼此喜歡的步調出手、才能達到功效吧?」


  「沒打算與你交好、更沒有打算放水 ── 特別是今天。」






fin.







 
评论(14)
热度(47)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