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118 番 - 身體語言》

@CC   


壓切長谷部 x 女審神者。輕薄短小。大半年沒有正經地寫長谷部乙女向了,好緊張......

些許事前描寫,請注意避雷。


--


  


   

  身體是符號,用以表述無法口耳相傳的語言。



  壓切長谷部正坐於審神者寢室內,鉅細靡遺地同她報告今日的事務,從城外的遠征與出陣、到城內眾刀劍男士的分工與起居,百無一漏。


  審神者就著昏黃的燭光梳理長髮,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頭,並非漫不經心,而是憑著日積月累的信賴與默契,光是聽著長谷部沉穩地陳述這些事情,便明白一切安穩如昔,她大可放心。


  就這些了,主。長谷部以這句話收尾,表示結束。


  她轉過身來,滿意地笑著,重重點了三下頭。


  長谷部做得非常好。她的表情與動作傳達這份褒獎。但要滿足長谷部的期待,這些仍遠遠不夠。她心知肚明。


  她含笑,打量夜色中的近侍刀。


  他仍端正地坐在她的跟前,微微俯首,目光卻斜地上挑,放肆地直視他口中的「主」,薄藤色瞳仁澄淨剔透,從中透出毫不矯飾的渴慕與執迷;薄唇一絲不苟地抿起,唇角卻輕巧地勾著一抹笑意。姿態是謙卑恭謹的,神色是狂妄而自信的。


  長谷部的身姿與表情訴說了他矛盾的心情。她該如何回答他?


  她閒適地攏攏長髮,在他筆直的視線中微微拉鬆寢衣的領口,而後嬌俏一笑,換了個舒適的坐姿,朝他張開懷抱。


  過來。她以身體姿態如是說。


  白皙的手臂直探向前,纖細的手指隨性勾出邀約的弧度。長谷部輕笑出聲,俐落地起身復又在審神者身畔落座,偏頭靠近審神者的臉頰,卻在肌膚相親前停住了。


  她歡迎他近前,而他欣然赴約。但,他的停頓似乎仍在要求甚麼。


  要求甚麼呢?


  審神者困惑地偏了偏頭,目光卻被長谷部的髮吸引住了。整齊而清潔的短髮中,有幾簇碎髮頑皮地翹起,浴在皎潔的月光下,看來十分可愛且溫柔。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朝他頭頂輕撫。長谷部並未抗拒,反而微微伏下身子,溫順地承受、並享受著。


  一邊撫摸、一邊輕揉,她的臉上仍掛著欣賞的笑意。像是又重複了一回方才的讚美:長谷部做得非常好。


  這是理所當然的。長谷部微微揚起眉毛。


  只要是主的要求、主的命令。長谷部緩緩捉住審神者的手,小心翼翼地捻住指尖,以額頭輕觸,再次向她宣讀早已銘刻於二人心內的誓言。


  他的身姿又因「忠誠」這枚咒符而變得僵硬,她的心又因莫名所以的憂傷與滿足而柔軟了起來,於是傾身向前,摟住他的脖頸。


  未料他的手又加重幾分力道,牽引著她的手來到他的口前,雙唇微啟,先是挑逗地以舌尖輕觸她的指端,而後侵略性地細啃柔軟的指腹,最後乖張地將她的食指含入口腔,以門齒留下一輪又一輪帶來痛癢的刻痕,復以溫熱的唇舌亡羊補牢般地慰撫著。


  審神者脹紅著臉,迎上長谷部的視線。


  你在做甚麼?她揚了揚眉、細細喘氣。


  我在向您懇求我應得的犒賞。他鬆了她的手,轉而撫向她渾圓的大腿,緩慢卻執拗地自外而內探索著。


  慢著。她伸手按向他的胸口,感受那激烈的搏動。


  長谷部停下了,緊繃的身體線條暴露了他的急切與焦躁。


  那麼,我的呢?她向他攤開掌心。


  長谷部同審神者要求應得的「獎賞」,而她同樣對他要求著。


  長谷部霎時陷入了混亂,呆滯地僵硬著。


  作為下屬與所有物的自己,早已將所有的忠誠與決心誠敬地獻給他的主,他已付出一切、孑然一身,再也沒甚麼多餘的事物可以奉獻給他鍾愛的主了。


  望著茫然失措的長谷部,審神者不禁失笑。


  主?長谷部的雙眼無助地睜大。


  沒事的,長谷部。審神者撫了撫他的頭頂。


  並不是甚麼困難的要求。她輕輕拍拍長谷部的面頰,戲謔地捏了一小把。


  審神者拉起長谷部的手,撫向自己的心口,又加重力道,示意長谷部用心感受。


  同樣激烈的心搏,同樣熱切地渴求,唯有彼此可以撫平那甜美的躁動,只有對方能夠填滿那欲望的溝壑。


  我早已把自己給了你,我還能夠給你甚麼呢?你早已把自己給了我,我還能夠向你要求甚麼呢?


  審神者凝視著長谷部,長谷部回望著審神者,交互品味彼此的眼波流動,輪流感受彼此的徬徨與迷茫,在對方面前,他們同樣困惑。


  答案就在彼此相對的問題之中。


  那麼就別去思索這些吧。長谷部當機立斷地將審神者按倒在寢褥間。


  反正我要的與你要的都是一樣的。審神者急切地解開長谷部襯衫胸口的鈕扣。


  月色籠罩下,倆人身軀交纏,唇舌與手指、唾液與愛液,分別替代筆墨,在彼此身上反覆勾勒著無意義的筆跡與字樣,點、捺、撇、鉤。



  身體是符號,用以表述無法口耳相傳的語言。


  





Fin.

 

  

  

  

  

  

  

  


 
评论
热度(45)
  1. CC今夏 转载了此文字
    我還在爆炸中未能組織到語言,只能發出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的聲音……今夏我也愛你😭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