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得其所哉》




 

燭女審前提下的「龜甲貞宗 & 女審神者」。

一個審神者用自己的認知與方式開發調教龜甲貞宗的本丸日和(大概)雖然我還把他擺在江戶城下放置 Play(迎接三池兄弟後資材已大破)但這把刀太有梗了忍不住想寫一寫。

Omake 裡稍微欺負了明石,對不起。


--


正文

↑真的是全年齡,但我發布後不到半分鐘就被舉報了所以 (ry






Omake



  晚夏時節,午後下了場不長不短的陣雨,恰到好處地消解了溽暑的潮濕與悶熱。相形涼爽的氣溫使諸多苦於暑氣的刀劍男士們精神一振,紛紛吆喝著彼此前往比武場較量、或是呼朋引伴地出門踏青溜達、或是打起精神迅速解決連日積累的日課 ⋯⋯


  而這些都與明石國行無關。


  自午飯過後回房,他便將坐墊折起、側躺於地,奢侈地睡了個過長的午覺;直至此時方悠悠醒轉,他感到有些口乾舌燥,卻又不願起身,恰好一陣腳步聲來到門前、房門隨即「唰啦」一聲地滑開。


  「國俊唷,來得正好。」明石國行連眼睛也懶得睜開,隨意道:「幫我去廚房倒杯水、順便偷拿幾串糰子過來,待會咱們五五分,喔?」


  然而門口那人卻未回應、也沒聽見腳步聲。


  「你嫌太少嗎?那我四你六總 ⋯⋯ 」明石國行懶洋洋地翻過身去,卻未看見紅髮的短刀少年,而是一個陌生的白色人影立在門口;他困惑地拿起眼鏡戴上,才看清那是一名全然陌生的、姿態優雅的白衣美青年。


  那青年亦打量了明石國行一番,目光定於他半敞衣襟內的 X 型束帶,推了推眼鏡,「嗯喔,似乎是同道中人?不過你怎麼這麼大膽?難道不怕你隱密的嗜好被人發現嗎?」


  「你誰啊,戴眼鏡的?」臥房被陌生人擅自闖入,而對方又對自己說一番莫名其妙的話,明石國行正在起床氣上頭,口吻便有些不客氣。


  「呵,你當然不認識龜甲貞宗了,明石國行。」壓切長谷部從房門另一側出現,雙手交抱於胸前,涼涼地望著明石國行,「這也難怪,你又翹掉了今早例行的晨會了對吧?這才錯過了主向大家介紹新人的時機呢。」


  「明石 ⋯ 國行?」龜甲貞宗對這名字有了反應,「哎呀,長谷部,莫非這個戴眼鏡的、就是你昨晚提過的那位懶鬼?最喜歡翹當番的那一位、讓我們主人頭痛的那一位?」


  語畢,龜甲貞宗露出莫測高深的微笑。


  「你記性不錯嘛。是,就是他。」長谷部點點頭,露出與龜甲貞宗全然相若的笑容。


  明石國行感到有些不妙。只是剛睡醒的他動作仍有些遲鈍,來不及起身逃跑,立刻被兩名打刀付喪神一左一右地挾持了。


  「主命在此!現在馬上給我去刷馬!從小雲雀三國黑一直刷到兩匹青毛!一匹都不許漏下!」長谷部沉聲喝道,「刷完以後再把馬廄打掃乾淨!稻草全部都要換新!沒完成的話今天的晚餐不做你的份!」


  「去吧,享受你受的懲罰吧,竭盡全力然後筋疲力盡吧?」龜甲貞宗則在他耳際低語,「為了主人,去辛勤工作然後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吧,呼呼呼呼呼 ⋯⋯ 」


  雖然話中內容大異其趣,但龜甲貞宗與壓切長谷部幾乎呈鏡面反射般、一模一樣的詭異笑容,在在傳達了二人「主命至上」的狂熱信仰。


  明石國行放棄掙扎 —— 或者該說懶得掙扎了。他長嘆一口氣,任憑兩名打刀付喪神將他扛到馬廄去,一路上吸引不少刀劍男士側目與同情,但,大多是幸災樂禍。


  這,就是本丸中令人聞風喪膽的組合「主命雙煞」的由來。
















--


審神者大概成功把龜甲貞宗調教成心悅誠服的鏟屎官了,大概。



另外,覺得龜甲和山伏在日常鍛煉中大概是這種畫風吧 ——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拙僧的筋肉 —— 」

「膨脹起來了☆ —— 呼呼呼呼呼!」

 


有關審神者養的那隻貓 ↓

小光一日 小光二日 小光二日半


 
评论(6)
热度(47)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