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2016 回首來時路》

年末回顧,點擊摘錄下方文章標題即可連結至該文。而我的 2016 依舊是靠著為親友寫生賀與交換投餵、而免於「年末回顧只有燭台切」的下場 ⋯⋯ 不是我的錯,這男人真的有毒,有 —— 毒 ——(咆哮)



--




▷ 初春月、


  迎上她的那只眸子裡,依舊燃著熟悉的火光,那樣暖和、那樣安定,一年之前便如此、一年之後亦如是,彷若此後為了她,也會繼續溫煦著、明亮著;她不禁出神,呼吸變得輕而緩,深深望進他眼底那盞燭華,執手相對,無語凝噎


  她也看得出來,安穩燃燒的燭火也有幾許搖動,對應那人心情的擺盪;她明白了,對於這一年來朝夕相處間共享的種種、對於彼此經歷所共同付出的努力,他絕非毫無感動,也許他的所思所想,亦與自己相同?



—— 如初,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木芽月、


  「在看海嗎?」


  聽見審神者在那頭輕喚,一期一振側頭望向她。


  她披著與自己同款的白色浴袍,微帶潮意的秀髮在後腦鬆鬆挽起,方沐浴過的肌膚被過熱的洗澡水燙得有些泛紅,團團蒸氣隱約簇擁著,使她益發像來自雲霧中的人,竟少了一絲實感。


  他不自覺地朝她伸出手,她愣了愣,微笑著牽住。



—— 月光海,一期一振 x 女審神者




▷ 花見月、


  他闔上眼,感覺她伏在自己懷中輕輕顫抖、靜靜飲泣,他緩緩圈起手臂,愈收愈緊。每當感覺她又因過份猛烈的抽噎而弓起背脊,他便將她摟得更緊,並溫柔地撫著她的後心。


  抱著她的身體、聽著她的聲音,基於某種莫可名狀的緣由,他總覺得自己早先莫名的焦慮不安業已平息,躁動的感情復歸於溫柔沉靜 。一切迷茫困惑有如撥雲見日,心思一片澄明。


  原來毋須捨近求遠,懷中的她就是他的所有「原因」。 



—— 歸屬,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花殘月、


  此時她的唇還是淡淡的櫻色,清光出神地望著,托穩她的下頷,以唇彩筆循序漸進地染上活潑富朝氣的橘紅;在他的細心描繪下,那抹蒼白的櫻色逐漸被浸潤,唇瓣亮著明豔的色澤。


  ── 好誘人。


  此處只有他與她,房間是靜的、距離是近的,而她正無防備地闔上雙眼,對他挑逗地微微噘唇,看不見他臉上執迷與渴望的神色,無從理解他滿腔的思慕,與勃發的欲望。



—— 顏色,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 早苗月、


  而後,有如鋒銳的刀刃反射耀眼的太陽,炫目的白光使她幾乎睜不開眼,輻散的強光中心隱約可見一簇盛開的櫻花,伴隨一聲清脆的兵器錚鳴,熱烈地綻放、再綻放,漫天飛舞成一片絢麗的落英繽紛 ──


  再度睜眼,櫻雨盡落,便看見那名付喪神凝然端坐於自己面前。


  ── 相遇是如此不可思議、卻又理所應然。她呼喚、他回應,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簡單。 



—— 早月之櫻,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風待月、


  一整排晴天娃娃安安靜靜地懸著,為清風擺弄。偶爾轉過頭看顧執務室內點燈處理公文、或與刀劍男士談笑的審神者,偶爾旋過身去,面朝庭院,看著雨幕中的紫陽花,看著在葉上緩緩爬行的小蝸牛,又彷彿在看著更遠的地方,看著池塘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看著池塘上方的朱紅小橋,而後越過小橋,看著那扇等待遊子歸家的木門。


  他們都在等待,等待思念的家人歸來。



—— 歸去與歸來,「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之本丸日常 




▷ 女郎花月、


  燭台切偏頭望向審神者。


  夜已三更,是該就寢的時候了,身著寢衣的審神者坐在妝鏡前瞅著燭台切,又回過頭去將妝檯上種種小物一一收納整齊,樣樣細小物件在角燈光線下漾著昏黃的、柔和的色澤;眼前種種本該是旖旎而寧靜的場景,然而,妝檯旁那黑漆刀架與刀架安放著的、自己的本體,看在燭台切眼中,卻格格不入地有些刺目。



—— 本能,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紅染月、


  絢爛繽紛的花火使大夥望向相同的方向,點亮眾人燦爛的笑顏,亦於無形之間使眾人更加親近彼此,看在作為刀劍之主的審神者眼裡,或許是比煙火本身更為美好的景致吧?燭台切內心暗想著,又憶起早些鶴丸戲稱為「尋人啟事」的許願箋內容,縱使無人能完全替代與填補缺席家人所形成的空缺,然而,切實陪伴於自己身旁的夥伴們,多少撫慰了那份空缺所形成的失落與寂寞。


  願望雖未實現,情感卻因此時此刻身旁夥伴的彼此陪伴,而不至落空、且無所依託。 



—— 祈願,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夜長月、


  「沒這回事、沒這回事,我啊,一直想跟你聊聊天呢。」審神者抿了一口茶,又自身邊麻袋中抓起一小把粟米,灑在大典太跟前的地面,「何況這些孩子跟我也算是老朋友了,我知道牠們根本不怕人、甚至黏人得很,你是打擾不了任何人的。」


  話雖說得輕巧,眼前的審神者卻有種難描難言的魄力,大典太只能沉默地點點頭,也為自己倒了一杯,於審神者身旁盤膝坐下。



—— 痼疾,大典太光世 & 女審神者,無 CP




▷ 初霜月、


  她凝視枕邊人緊閉的眼睫,柔軟的指尖帶著柔軟的溫度,輕輕掃過他胸前那一小片肌膚,想像自己的指端帶著月色或星芒般輕柔的微光,在虔誠而執拗地重複刻寫下,她與他並排的名字於暗夜中緩緩顯影,散發溫柔的光暈,安靜而確實地,將那和煦的光芒烙在他的心上。


  重複相同的「儀式」直到睡意襲來,她便停手,輕輕挪挪身子,臉龐湊向他的胸口,側耳傾聽他的心跳聲,緩緩闔上眼睛。



—— 魔法,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 神樂月、


  一襲薄藤色衣裳的丫頭悄立於門口,寧靜地朝他微微笑著,紅唇羞澀地抿起,眉梢眼角似乎蘊藏無限情意。


  在他目不轉睛的視線中,她笑著轉了一圈,讓他看清自己身著他贈的衣裳的全貌。柔軟的裙擺因旋身的動作而飄散開來,於空中勾畫出柔美的弧形軌跡,有如含苞的花朵歷經長久等待盼來時機,耀眼地盛放開來。


  她薄藤色的婆娑舞影,在他薄藤色的深邃眼底悄然綻放,預告了一場無人預見的大好花期。  



—— 藤想,壓切長谷部 x NOT 審神者




▷ 春待月、


  「嗯?怎麼啦?」男子立時應道,而後沉默了數十秒。然而,她依舊在睡夢中重複著不著邊際而意義未明的語言,男子的關心被她幽深的睡眠阻絕在外,未能穿透夢境的帷幕而進入她的意識裡。


  男子安靜等候數分鐘,方長嘆口氣,低語著:「原來,是夢話啊 ⋯⋯ 」


  一縷銀光自她眼角溢出,沿著臉頰的弧線緩緩流淌,最終自鼻尖落於金色的錶面上,濺濕了那柄長刀。 




—— 彼方,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今年自己比較滿意的作品是六月的〈歸去與歸來〉,以及七月的〈本能〉,〈歸〉是理想中的本丸環境與氛圍,平常的作品多數聚焦在燭台切與審神者身上,缺乏對其他刀劍和本丸整體的描述,這次終於好好地把自己心目中溫馨的、夥伴之間彼此扶持的本丸寫出來了,也說了點自己對審神者之於刀亂遊戲世界觀的想法吧?而〈本〉是理想中自家燭女審的關係 —— 對彼此的看法、互動的氣氛、以及珍惜與保護對方的方式,同時嘗試描寫「欲」以表現「情」,希望能讓讀文的人藉此感受到倆人間的「情」,而收到「溫柔寧靜」和「治癒」這樣留言反饋尤其開心,覺得自己想表達的感情與氛圍能夠讓讀者接收到,真是太好了。


覺得最需要改進的,則是一月的〈如初〉,該月實在很想從缺,不過為了湊個有始有終所以 ⋯⋯ 記得在刀劍亂舞一週年時官方不斷張貼由不同繪師繪製的賀圖,身為咪推的我自然是翹首以盼藤老師的燭台切,結果落空了(在這裡非常謝謝當時光速餵食我我家燭審文與畫的親友,簡直是雪中送炭的天使!!!)於是憤而(?)飆了一篇文,藉此撫慰(?)自己脆弱的玻璃心(!?)回頭看來總覺得好尷尬,鋪陳和轉折以及文筆都很粗糙 ⋯⋯ 倒是可以藉此提醒自己,往後在寫的時候切莫急於求成、有什麼就拋什麼,對自己和自己的作品要更有耐心地慢慢打磨,但也別磨成拖延的藉口就是了。


產質和產量都不怎麼高的一年,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的心態變得比較從容了吧?來年希望把握住上述兩篇文章中的氛圍,慢慢寫自己家燭女審和本丸的故事,同時多嘗試點像〈痼疾〉這類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無 CP 一般向,繼續當個深山老林中的、伊達開心農場的有機自耕小農,屆時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願大家來年平安順遂。





今夏


















 
评论(11)
热度(27)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