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刀劍亂舞乙女向作者產糧問卷》

問卷來源 

感謝貓伊太太製作提供的問卷,好久沒看到這種令人躍躍欲試的題目了!忍不住愈寫愈多,尤其是 Q6、Q8、Q17,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話嘮屬性暴露)

雖然寫過許多單篇完結、互無關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但填寫問卷時,因為本人燭中毒毒入膏肓,所有答案皆以自家《燭華》系列的燭台切與創作審神者為本,通篇燭女審要素濃厚,請斟酌閱讀。








Q1:平時經常產出的刀男是?

A:他。



呃貼錯圖片了,是他才對。



故事中私自添加的設定如下 —— 審神者的初鍛刀。固定近侍與第一部隊長,日常不會被安排在炊事相關的當番中,但將下廚作為閒暇時的調劑、與特殊場合表達鄭重之意的方式。身上有本體燒刀黑底金紋的斑痕,藏在眼罩與手套之下,因而此二樣配件不輕易離身。受前主所影響,酒量是本丸中數一數二地差,審神者也可把他輕鬆灌倒的程度(?)除了織田組伊達組老夥伴之外,和粟田口大將組的感情也不錯。



Q2:有對應的創作審神者人設嗎?簡略說明一下?

A:有的,她。大頭照(?)感謝阿咩的繪製與授權!



本名在〈未聞花名〉這篇中明示過,親友間因某不可考的原由暱稱她為「一枝花」、或簡稱「花」。

二十出頭的年輕女性,成為審神者前只是個普通的社會新鮮人,無任何神道教的神職背景、或軍士兵法相關訓練,可說是倉促之際走馬上任的。生性靦腆、外柔內剛。因是來自現代太平盛世的「和平呆」,初期於戰事間不夠決斷,也忽視刀劍男士們身為「刀」的本質。而在一次次事件間,內心剛毅的部分逐日顯露,有了身為「審神者」與「刀劍之主」的覺悟,在燭台切與其他刀劍男士的陪伴下,漸漸成長為足以支撐本丸、與保護自己麾下刀劍男士的當家之主。



Q3:一般以怎樣的視角描述故事?

A:第三人稱,有時為了塑造特定情境或氛圍,會將視角固定在某一個角色上,專注描寫該角色的心理變化。



Q4:審神者人設原型是自己還是獨立架空的角色?

A:獨立架空的角色。



Q5:創作審神者的來歷和動機?

A:想寫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的二創文章,希望能有一以貫之且具延續性的的故事背景、以及人物性格塑造,於是慢慢將她捏出來。而隨著手邊故事進行,她的某些觀念與處世之道尚在微幅改變中。



Q6:創作中心在刀男還是審神者呢?想要兩位表達什麼樣的關係?

A:早期以刀男為主,動筆契機乃沉迷燭台切沉迷到無可自拔,想探究他的心理,並絮絮叨叨我眼中他的種種好處。而當時有些(現下看來毫無必要的)顧忌,刻意削弱了審神者的性格表現,審神者變成觀察者、偶爾與燭台切對話的存在。後來才藉由一篇篇審神者中心的單元劇、慢慢地將審神者的設定表現出來,在敘事中將她提至與燭台切平等的位置。現在的(理想)狀態是一半一半吧?

構思故事時,想提醒自己必須把燭台切與審神者當成「經過歷史、守望歷史的付喪神」以及「作為刀劍之主、與付喪神對話的審神者」,這是他們在戀人之前最重要的身份。陪伴、扶持、聆聽、交談、理解、守候,逐日變得堅強的審神者,與漸次懂得溫柔的付喪神,這樣的轉變過程是我想努力描繪的。

簡言之就是 —— 審神者與付喪神日常談人生也談刃生,順便細水長流地談談戀愛吧。




Q7:選擇主要創作對象的原因是?他和你的理想型有聯繫嗎?

A:因為喜歡因為愛,因為一入燭沼馬里亞納海溝就回不了頭了 ⋯⋯  

老實說,當初光是看人設簡介和立繪造型毫無被戳中的感覺,說得粗魯些就是「完全不是我的菜」。安排他為近侍後,卻開始習慣他的陪伴,進而萌生理解他的渴望。箇中關鍵是他個性中「沉穩而節制的溫柔」吧。



Q8:那麼,除了近侍外,其他付喪神對審神者的態度與關係?會涉及多角戀的成分嗎?是如何處理的?

A:個人設定中,審神者與刀劍男士間的基本關係,是武家中「家主」與「武者」,也是神道教中「與神對話的人」與「神」。而付喪神對審神者產生的情感與態度,和「審神者對待付喪神」的方式密切相關。付喪神初現型、與審神者締結主從關係時,是最根本的「互敬」,而若能在出陣任務與日常相處中累積信任與默契,則能發展出「互信」。

至於更進一步的情感聯繫,端視審神者如何看待、對待付喪神,與付喪神如何感受與回應這種感情。以自家本丸的近侍/嫁刀來說明的話,審神者先對貼心可靠近侍產生信賴、親近、依戀的感情,進而轉化為愛慕,而近侍則慢慢地感應到審神者的情意,於混沌中摸索、探求,並回應這份戀心(這部分在自己創作裡也是進行式呢)

「不只是溫柔而已,同時也在日常中細心觀察、細膩體現種種溫柔,逐日成為比以往更溫柔的人。」以前曾回過光忠同好的話,大概可以作為這種交互作用的簡單結語吧。

而審神者與其他付喪神相知的過程則大抵類似,不過並非戀愛的情感,也因刀劍男士的個性大不相同、而有各異其趣的相處模式。舉幾把偏愛的刀男為例 —— 

審神者將鶴丸國永視作親切可靠的長輩,而鶴丸求新求變與開朗達觀的態度,多少平衡了審神者過分拘謹保守的作風,審神者習慣徵詢他的意見與協助,或是偶爾談談人生,而鶴丸亦樂於陪伴與開導審神者這位「小丫頭」。因此,鶴丸變得像審神者的保護者與指導者,也是值得信賴的忘年之交。

至於壓切長谷部,對「主」的忠貞不二、對自己以及其他夥伴實踐「主命」的高度要求,使審神者更加戒慎地反求諸己,成為足以擔負這份付出與忠誠的主人,並報以長谷部應得的驕傲與信任。筆下長谷部不是個愚忠、唯主是從的刀劍男士,反而在盡忠的過程中也會暗暗評價主人的表現,並於關鍵時刻進言與勸戒,類似忠實可靠的諫臣吧(曾被親友說是個很硬派的長谷部)

大俱利伽羅 ⋯⋯ 怎麼辦我真的超喜歡他的 ⋯⋯ 然而他和審神者皆非長袖善舞、熱愛社交的類型,個性都偏內向安靜、且有所保留。所以喜歡歸喜歡,並不會讓審神者與他有太多、太熱絡的互動,至多只能說他們是互相理解與關心的。能在文中讓燭台切長谷部與鶴丸(還有還在路上的小貞)好好與小伽羅相處,我便心滿意足了。

其他的話,審神者與粟田口家的短刀們交情很好,有點像常跑到隔壁大家族串門子的鄰家大姊吧(?)鯰尾與次郎則是鶴丸之外的談心對象。

不會涉及多角戀。個人不喜,也無所謂處理不處理了。



Q9:最喜歡創作的題材?

A:「燭台切與審神者是戀人關係」的前提下,本丸溫馨日常,以及反思自我立場、刀主關係的正劇。目前寫的以日常居多,正劇方面僅有寥寥數篇,還需多加努力。也好想寫能讓人放聲大笑的搞笑向!(親友曰:你家燭女審談戀愛好像都只是順便 ⋯⋯ )

另外也想嘗試「原主與刀」這類題材,但似乎與刀審向無關連了。



Q10:不能接受的創作題材?

A:見 Q8 末,及「以愛為名」而草率地美化或簡化強_內容。



Q11:說個敏感點的問題,對於「同擔拒否」的態度?會把别的審神者當作情敵嗎?

A:利申 —— 我對本丸田裡那些胡蘿蔔番茄小黃瓜之類的蔬菜同擔拒否,情節嚴重到想天天吃和風沙拉的地步。

老實說,覺得自己被同擔朋友們溫柔對待到受之有愧的地步啊,每每看到留言說「喜歡光忠」都好開心,喜歡跟同好聊「咪醬有多可愛多帥氣多溫柔多 ⋯⋯」看到創作合口味的同好也會默默追蹤、進而伺機搭訕(變態)此外稍微熟一點的,無論是不是同好,大概都被我強迫推銷過 Chu 桑的燭台切與提督審 ⋯⋯ 如果這些全都「拒否」的話,會有點寂寞吧。

前提是對角色理解有共鳴、與創作和發言不會硬踩彼此雷區。如果頻率接不上線、或是「你的砒霜是我的蜜糖」這類情況,還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吧。Peace。



Q12:那麼,創作期間有什麼煩惱嗎?

A:填坑的手速追不上大腦的運轉速度,腹笥甚窘,致使文字表現與文章內涵皆達不到自己期望的水平,時常眼高手低地怠速運轉著。



Q13:自己最喜歡的段落是?可以貼出來嗎?有什麼在意的理由?

A:可以啊。


  翌日,審神者進入執務室前,發現廊簷懸著一隻晴天娃娃。

  那晴天娃娃還是有造型的,眼角描著長長的眼睫毛,口部是以硃砂筆點上的,頭頂還被細心畫了枚菫青色的蝴蝶結。看來這個「晴天娃娃」是個女孩子、名副其實的「掃晴娘」。

  審神者愣了半晌,恍然大悟地「呀」了一聲,追上在不遠處抱著手臂、憋著笑的燭台切,連罵帶笑地捶了他好幾拳,琅琅歡笑聲填滿了安靜的迴廊。

  稍晚,燭台切發現「掃晴娘」身邊多了一個伴,是個戴眼罩的晴天娃娃,嘴角勾著得意的笑、翹得老高,頭頂還畫了兩株像是雜草又像是豆芽菜的不明物體。

  轉過身去,便看見審神者朝自己扮了個鬼臉。燭台切自知理虧在先,也只是聳聳肩、不置可否地微微笑著。

  午飯過後,又多了三隻晴天娃娃。

  其中一隻晴天娃娃下方懸了隻帶腿紙鶴,另一隻畫了個貓臉,最後一隻下襬染著一大塊墨漬,還以為是不小心弄髒的,伸手拉平傘襬,才發現上頭以蒼勁逎健的筆跡寫著「主命」兩個字。

  時光隨著雨水緩緩低落,有如更漏。隔日早晨,廊簷下方已然掛著一列浩浩蕩蕩、軍容盛大的晴天娃娃隊伍;長著鯰魚臉的、嘴角或眼角帶痣的、天藍色或粉紅色頭髮的、下頷微髭的、帶著眼鏡的、醉臉酡紅的,數了一數,少說也有四十隻以上。

  一整排晴天娃娃安安靜靜地懸著,為清風擺弄。偶爾轉過頭看顧執務室內點燈處理公文、或與刀劍男士談笑的審神者;偶爾旋過身去,面朝庭院,看著雨幕中的紫陽花,看著在葉上緩緩爬行的小蝸牛,又彷彿在看著更遠的地方,看著池塘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看著池塘上方的朱紅小橋,而後越過小橋,看著那扇等待遊子歸家的木門。

  他們都在等待,等待思念的家人歸來。



一篇五虎退出門極化後的小故事,正是前文所說的「燭女審前提的本丸日和」。在意的理由 ⋯⋯ 借用帕帕給的評語:「以燭台切和審神者為中心擴展開來的、(本丸中)人與人的聯繫。」這是我一直想寫的創作、與傳達的氛圍,而在這個段落裡,終於覺得自己做到了,大概是這樣吧。



Q14:自己覺得最尷尬的段落或黑歷史是?

A:通常我一篇文章發表約一個月後,再回頭看就會覺得是黑歷史了(

真要說的話,黑到發亮的黑中之黑絕對是〈Coffee Break〉那篇,當時異想天開地挑戰了第二人稱,事實證明我不適合以這種方式寫作,現下看來無論是故事、角色、文筆全都慘不忍睹。之所以沒刪,除了日常自我警惕之外,也因很多親友說過:「我是因為那篇文章才認識妳的喔。」而在心中有著紀念品、幸運符、甚至是定情物(?)般的地位吧?



Q15:覺得比較有趣/歡樂的段落是?

A:「小貞有到這裡來過嗎?山村貞子,暱稱小貞喔。」

在 2015 年摸魚摸了個「燭台切與審神者深夜看〈七夜怪談〉」的現 Paro 段子,有評曰「自備語音」、「光是這一句就笑了三分鐘」。

時隔一年我在白金台撈小貞撈到快哭,現世報、絕對是現世報,我知錯了 ⋯⋯



Q16:創作模式是什麼?怎樣塑造世界觀的?會嚴格遵守嗎?

A:平常喜歡蒐集各種靈感,或者速寫各種段子,分門別類地貯存起來;累積到一定的量,覺得「好唷!足夠寫一篇新故事」時,便開始著手。故事大綱與核心概念喜歡慢慢用手寫、以安靜地梳理思緒,撰寫正文習慣以筆記型電腦打字,快速也便於修改。通常「篇名」都是最後決定,也是猶豫最久、最耗費心力的一環。

構思燭女審系列開篇的中篇小說時,恰好在噗浪河道上打撈到一份極其詳細的刀亂世界觀問卷,當時便邊整理故事綱要、邊逐一填寫那問卷,可以說此系列的世界觀是與基礎故事一同成形的吧?直至現在,寫故事時也會依循當時寫下的設定,雖有些縛手縛腳,但若棄之不顧,擔心系列故事的前後文將出現過多邏輯漏洞與前後矛盾之處,個人不能忍受如此。

不過也說不上嚴格遵守呢。畢竟寫現代 Paro、平行世界時,這份世界觀問卷就不適用了。而與親友的創作審神者互動時,模糊或屏棄某些過分精細或特殊的設定,才能讓多個創作世界接壤進而交流呀。



Q17:能描述下創作的世界觀嗎?或者描述下自己創作的本丸?

A:適才在 Q16 提到「刀亂世界觀問卷」,基本上都寫在裡面了,於此附上連結  

關於世界觀 —— 略過種種細部設定不談,私設世界觀中「審神者與刀劍男士」和「歷史修正主義者與時空溯行軍」是殊途同歸的存在,相生相倚,亦互相牽制、互相損耗,形成難以溯及源頭的永劫輪迴。而「檢非違使」則誕生於兩者間相互角力的第三勢力,是三方之中負責終結這場輪迴的、「最後的審神者與付喪神」。最終,必然不再有穿行時空的破壞者,也就不會有相應而來的守護者,時間與歷史終將復歸原貌,並不再遭任何神與人攪擾。

關於本丸 —— 創作審神者的本丸中,無論是審神者或是刀劍男士,基於益發親密而緊密的歸屬感與認同感,概念上更接近於一個「家」、與生活其中的「家人」了。而本丸中的審神者與刀劍男士,在己方勢力與歷史修正主義者的長期角力中位於末端的基層,不會直接觸及、並影響敵我兩股勢力的平衡;因此這份設定在自己創作中是作為背景、並以較隱晦的手法來表現的。然而,無論是本丸內的審神者與付喪神,都對這場「終將結束的永劫輪迴」有所覺悟,並以「家與家人」的姿態,在難以力挽狂瀾的時空洪流中站穩立場,守住自己的立足之處。



Q18:有脫離遊戲本身的架空世界觀創作嗎?比如現 paro/魔法童話 paro之類?

A:自己寫過有轉生要素的現代 Paro,象徵意味濃厚的童話 Paro,以及「審神者與刀男分處現世與異世時空狹縫」的平行時間軸(此坑待平)和親友們玩耍時則寫過黑幫(算是吧)Paro ,和有點奇幻要素的貓咪咖啡館 Paro。

還有些腦洞實在開太大、只敢自己偷偷藏在電腦文檔裡的各種 Paro ⋯⋯



Q19:創作到現在最大的感悟是什麼?

A:其一、這把刀 ⋯ 有毒 ⋯⋯ (趴在地上留血書)

其二、進行「刀劍男士與自設審神者」的創作,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都是自娛自樂,但能因此與小夥伴一起玩耍真的超開心。

其三、比起自己筆下種種,「燭台切光忠」這把刀的歷史,與 2015 年發現「燒刀現存」後的種種轉機、巧合、與發展,本身已是段再精彩不過、幾乎可說是奇蹟的故事啊。相信我,這段故事絕對值得一讀再讀。



Q20:於是 2017 對自己的創作有什麼新計畫?

A: 好好地把去年挖過的坑給填平,將筆記本裡「待寫」的清單逐一打上「已完成」的勾勾。在次次磨礪間讓自己進步,質與量兩不誤!

那個 ⋯⋯ 「填平舊坑」能不能算是新計畫 ⋯⋯







 
评论(10)
热度(28)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