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故事之初》


巴形薙刀與へし切長谷部中心的本丸日和。

有新回想劇透,且對於長谷部與巴形看待彼此與互動的方式充滿個人獨斷看法,請謹慎避雷。

話雖如此,戲份最多的似乎是燭台切光忠(

默認 CP 雖為燭女審,然而本篇完全沒有刀審間的親暱表現,請當成一般向的「主從」與「戰友」的故事閱讀。

這次巴形薙刀的限時鍛造恰好與太鼓鐘貞宗開放極化的時間重疊,而看著巴形的修行送行語音、以及他本身的來歷與特質,兩者重疊在一起忍不住愈想愈多,於是寫成了這一篇。最後也順便將自己之前設想的、對於「審神者」定位的思索寓托其中。篇幅略長而有點囉唆,先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文末...

《118 番 - 藤想》

獻給  @CC ,生日快樂(抱住親)

用了 CC 寫的〈先生、先生〉的設定,打刀付喪神壓切長谷部與人類女孩的故事,沒有「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以及「本丸」概念的存在。與正文劇情無關,請視作番外即可。


--

  人類的外貌是與生俱來的,以人的型態生活於人間的付喪神亦然。


  然而,人類的外貌或多或少展現了彼此之間溫暖的家族羈絆 —— 瞳孔的顏色、眼睛的形狀、雙唇的弧度、鼻樑的斜度 ⋯⋯ 不一而足。當母親彎下身、張開雙臂擁抱子女,帶著慈藹笑意細細端詳著懷中的孩子,總能從孩子身上找出許多令人心頭一暖的共...

《118 番 - 身體語言》

@CC   


壓切長谷部 x 女審神者。輕薄短小。大半年沒有正經地寫長谷部乙女向了,好緊張......

些許事前描寫,請注意避雷。


--


  


   

  身體是符號,用以表述無法口耳相傳的語言。


  壓切長谷部正坐於審神者寢室內,鉅細靡遺地同她報告今日的事務,從城外的遠征與出陣、到城內眾刀劍男士的分工與起居,百無一漏。


  審神者就著昏黃的燭光梳理長髮,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頭,並非漫不經心,而是憑著日積月累的信賴與默契,光是聽著長谷部沉穩地陳述這些事情,便明白一切安穩如昔,她大可放心。


  就這些...

《?? 番 - 主君自慢戰》

一期一振 x 黑髮女神審者、壓切長谷部 x 棕髮女審神者、大俱利伽羅 x 少女審神者、燭台切光忠 x 馬尾女審神者

群組聊天室內 CC 說了一個腦洞:「我們會像這樣聊著各自的本命刀,如果刀刀們也會像我們這樣,各自聊著自家的嬸嬸呢?」剩下三人齊聲呼萌,於是把這腦洞給摸了出來。

由於是「刀男在嬸嬸不在場時曬嬸嬸」這種情境式的單元劇,有喜劇化的瑪莉蘇與 OOC。除了大俱利伽羅之外其他三把刀都沒吃藥,除了俱利嬸這 CP 有糖之外其他全都在搞笑。無法接受刀男對女審神者品頭論足的情節就別看下去了。

如果一切都ok,請繼續向下。

(帕帕先給妳餵一小口糖,Salix 與 CC 請答應我看完還是...

《118 番 - OH MY ARUJI !》

抱歉,不管是標題還是內文都相當不正經、充滿嘈點 (土下座)

CP 是 CC 家的壓切啞口審,第一段腦洞來自她的腦洞。請想像成是壓切長谷部的腦內小劇場就好。

壓切仙女C 生日快樂!愛我就別打死我!


--


  山間村落白霧瀰漫,掩去了出征同伴的身影,長谷部端正坐在本陣內,面前攤著一紙卷軸,那是他的主的戰績。「刀劍持有數量」那欄顯示為「47/48」,不對等的數字看在眼裡,有如潔白宣紙上一點墨漬般,惹眼得使人煩躁無比。


  「所以這就是主如此拼命的原因,對於『全刀帳』的堅持。」Xain 指了指那數字,無奈地微笑解釋道:「這一回的新同伴,不會出現在鍛刀池...

也在這裡備一下份好了,好久以前 (其實並沒有) 的審神者女子會友情問卷,因為兩邊話都有點多,硬是把一張變成了九張圖,內有與香蕉勢不兩立的長谷部、與愛番茄勝過疼嬸的燭台切,以及投我以水果報之以蔬菜的莫名禮尚往來。




《118 番 - And So It Goes》

長谷部與女審神者的故事。然而全部都是刀片、與寫手腦內黑暗物質,毫無糖分可言。喜歡吃糖的、或是不想看長谷部受虐的、還有不能接受渣審的,真的不要點進來!不要點進來!不要點進來!

靈感來自於與標題同名的老歌,引言部分是歌詞自我流渣翻譯。


--


而每當我手握玫瑰

似乎棘刺是我唯一體會

如此逝去 無可挽回

你很快也會離開的吧 我如此認為


所以我選擇常伴你身邊

如果我能擁有那選擇權

但你也可以擁有自己的意願

你也可以使我的心破碎


── Billy Joel  "And So It Goes"...

《118 番 - 發聲戀習》

和 CC 互相投餵時為她家的審神者與長谷部寫的小段子,建議先看過 CC 的大作後食用   

CC 將她那篇歸於R18,因為有微量的血腥與 H 描寫,但我本身是血腥苦手的 (程度很嚴重w),看完也沒有任何不適,應該算非──常輕微,大可放心!


--



  與近侍長谷部溝通,得依靠書寫。日常瑣事與出陣相關事宜,她以毛筆寫在隨身的手帳本上;至於那些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情話綿綿,則用食指刻在戀人的身體上。


  有時候是隔著長谷部的白手套一筆一畫工整地寫著,更多時候是悄悄將自己的手指鑽進了他手套、開玩笑地塗鴉;有時候是...

《兩隻傻爹》

有小夥伴一起開腦洞還蠻愉快的,所以隨意摸了個短打;關於「傻爸爸長谷部好可愛」和「 假如光忠也當爸爸大概也是這麼傻」,作為現 paro 光忠篇與長谷部篇的番外的番外、後日談的後日談,這是兩隻沒藥救傻爹的吵架日常。覺得這腦洞實在是深到地核去了。


--


  某間雕刻工作室裡,四個大男人喝著啤酒聊天。


  「我說,燭台切啊。」長谷部醺醺然的醉眼往燭台切一掃,語氣不善,「你們家那隻小燭台切最近很愛黏著我女兒呢,看得我心煩啊。」


  「啊啊,是呢,我家兒子的確說過他很喜歡你家女兒,看來他很積極採取行動呢,真不愧是我生的。」燭台切自動忽略長谷部...

《雙向豢養 (後日談)》

正文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長谷部番外的靈感比光忠的多 (可是我的真愛是光忠、真的、請相信我)── 有學園劍道部雙向單戀的,婚禮當天新郎與伴郎、新娘與伴娘間對話的,不過最後決定摸出來的是 ── 從妻奴 (?) 進化為傻爸爸的長谷部!怕被雷轟的請躲躲 (笑cry)  原因無他,只想高呼三聲「毆打鐵萬歲」、「伊達組萬歲」!

極短,沒甚麼乙女味,如不嫌棄請往下走。


--


  收拾得整潔乾淨的客廳裡,三個大男人圍著一個小女娃。...


《雙向豢養》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 文, 把長谷部帶到現世當個工作狂,女審神者則是工作狂的女友,然後撒糖;人物關係設定與光忠篇相同,織田伊達組繼續歡樂客串,畢竟都是現代 paro 了,私設多且 OOC 無可避免。是已交往的設定喔。

老實說,我不是長谷部沼民,寫不出沼民對長谷部的理解與愛意,請多擔待!

標題無能,差點自暴自棄寫出「媽媽我把主命變妻奴了」這種東西 _(:з」∠)_


--


  藏身於某美術大學附近住宅區內的「ODATE」咖啡館,週一公休,週末晚上十點過後咖啡館會轉為酒吧,並延長營業時間到午夜十二點;咖啡好、...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