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逐月之月》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文。燭台切光忠中心,伊達組(三缺一)無CP。

原主與刀,刀與刀。中間或有較親近的感情描寫,但真的無CP。


此文乃參考歷史之二次創作,與真實歷史無關,援引與變造的部分於文末附記說明之。而為符合時空背景,文內對刀劍男士的形象描寫也與遊戲設定有所出入。由於不擅自史料中直接描寫歷史人物,文內伊達政宗形象神態參考了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同時有自行捏造的、不重要的路人甲乙角色過場。

雖然只是發生於某個夜晚的平淡故事,卻寫了萬餘字還不能止於其所不可不止。篇幅不短,先行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

《85 番 - 幸運符》

(大學生)加州清光 × (OL)女審神者,現代 Paro


阿咩生日快樂!

這次的篇幅有些超乎預期 ⋯⋯ 沒想到寫著某把刀和另一把刀的一來一往,就爆字數了 ⋯⋯(呆然)


--


  人們常說,黑貓是巫女的使者,會帶來災難,是不幸的象徵,而假使行於路上望見黑貓橫越前方,易飛來橫禍。


  因此,當人們看見黑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惹禍上身。


  然而,這些說法對愛貓、尤其是喜愛黑貓的人而言,只是無稽之談罷了。




  「石切丸前輩,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公司...

《刀帳 ▽ 目錄》

刀劍亂舞同人文集中目錄,隨時更新。


--



◻︎ 《燭華》系列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系列目錄


◻︎ 《彌生》系列 

 
  〈痼疾〉    

  大典太光世 & (原任)女審神者


  〈痼疾・其二〉

  大典太光世 × (繼任)女審神者


  〈彌生〉   

  三日月宗近 × (原任)女審神者


◻︎ ...

Yui 我喜歡妳——————— (飛撲抱住告白)

被餵食甜食滿足地直傻笑,可是又想起自己分享的音樂與一些感想而有點想哭⋯⋯ 總而言之非常非常感動!謝謝妳!

很喜歡手的那張,盯著好久,雖然只是牽著的手卻覺得好有感情噢(捧臉)


  


 
" No blinding light
  or tunnels to gates of white; 
  Just our hands clasped so tight, 
  Waiting for the hint of a spark. "

Death Cab for Cutie
 < 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





YUI:

【燭台切x女審神者】 @今夏  家的燭審,溫柔而又堅強無比的光忠和那朵花。

Salix 的創意 ── 「讓刀男跟風玩玩印象表格」

《Interlude - 歸屬》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雙向暗戀時期、光忠從「開竅A」變成「完全開竅S」的故事 (!?) 糖分低,充滿作者大量臆測與妄斷的內心戲,大概又是杯沒甚麼味道的白開水,還請多包涵 > <

可以的話請先後看完這兩篇 未聞花名不合時宜 再食用,非常感激!


--


  陶鍋鍋蓋被揭開,鮮美香味伴隨熱氣冉冉蒸騰,氤氳了整個室內。


  以湯勺在瑩白米粥中繞了幾繞,確認稠度,取過早先汆燙過的菠菜添入鍋中,而後注入蛋液,不疾不徐地攪拌,直到蛋汁緩緩凝為朵朵嫩黃小花,襯著菠菜的碧綠,一...

《借物競賽》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傻」白甜瑪莉蘇、大概 R15?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二設,請注意避雷。

情人節不發巧克力、改發爆咪花,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後日談是清水向的一支花本丸日和,若是覺得調味太過,請搭配這杯水解膩。


--


點我吃爆咪花 ฅ(=▼ω ●=)ฅ

誤字更正:「崩」得甚緊 → 應為「


後日談、


  

  後來,本丸當真辦了一場借物競賽,並非情侶間的私密調笑,而是正經八百地制定規則、尋找場地,並特意騰出一個時段舉辦第一回比賽;刀劍男士們皆對...

《刀劍男友力問卷 (咪醬)》



又玩了問卷 (出處)  半是惡搞半是乙女...... 吧?

對不起我又在發病了 (掩面奔逃)


--


答題者:

  我是咪醬。


審神者:

  就是「她」啊。


--


1. 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我不用叫她,她自己會來找我。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當然,還記得相遇第一天的第一餐,是魚湯拌飯呢。


3. 對你而言關於主人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

  幫我取名字的時候,一直「咪醬、咪醬」說個不停呢,好吧,咪醬就咪醬。...

《燭火》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無劇情的日常迷你段子。

先在這裡說聲新年快樂!


--


  

  午後,側身伏在燭台切膝上打盹的審神者眼睫微微動了動、小聲打了個呵欠、如貓兒般弓背伸了個懶腰。


  燭台切低下頭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醒啦?」


  「嗯?嗯...... 」她仍闔著眼,不情願地應著。


  不短不長的午睡,依稀記得做了個夢,雖然已記不清夢裡究竟是何光景,但醒轉時略略感受到帶點甜美的遺憾,應該是個好夢吧?

  

  仍有些犯懶愛睏、不願起身,審神者微微翻過身、從側躺轉為仰躺,睜開雙眼,緩緩眨了眨。...


《刀劍主從問卷 (燭台切光忠)》


同樣借了主從問卷來玩 (出處) 戀愛向要素強烈,請注意!最喜歡在主從關係裡偷渡男友力了。

加了點情境化的想像:刀劍男士接受訪談,審神者在一旁相陪。


--


答題者:

  燭台切光忠


審神者:

  (望向審神者) 最近往來的大人似乎都喜歡叫妳「花」?那就先當作妳的名字吧。


--


1. 請問你一般是如何稱呼主人的?

  「妳」、「她」。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開了「蠟燭切」的玩笑,手受了傷還堅持著要洗碗做飯,打碎了幾個盤子跟碗...... ...

《如初》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在寒冬中瑟瑟發抖,效法賣火柴的小女孩當賣蠟燭...

《小光二日半》



審神者幾乎戲份全無的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極低,貓咪小光再度出場。點文兼復健用的迷你段子。


--


  

  夜,甫用完晚飯的時分,本丸大門前但聞孩童與少年吱吱喳喳的笑語聲,煞是熱鬧。


  「嗯,這枚刀裝沒有問題,那麼,主上發的御守也好好戴上了?」燭台切光忠蹲低身子,替五虎退細細檢查過其裝備,確認一切妥當後,微笑問道。


  眼見五虎退怯生生地揪著帽子、感激地點點頭,燭台切笑著揉揉他的頭頂,站起身來,習慣性地往審神者的方向望去;只見她被亂挽著手臂,專心向長谷部交代些工作事...

蹭個糖吃 (ノ・ェ・)ノ

salix_plantoginea:

给帕帕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哦~  @月亮很大像个饼 

配合今夏的文画的,收到礼物的微笑的大俱利,希望你喜欢^^ 文走

占个女婶tag吧,差个鹤丸 就画齐了(点头)

《Interlude - 不合時宜》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刀→審」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這篇與之前的〈未聞花名〉相對,同樣是帶出私設世界觀與審神者設定的一篇文;而〈未〉是審神者限定視角,此篇則是燭台切限定視角。


那麼,開始吧。


--


  

  

  燭台切光忠是在意外表的刀劍付喪神,極為注重衣飾打扮間各種小細節。


  若說衣著品味是種語言,那麼,他必定是深諳其學理的語言學家。他不僅擅長以該語言表述、彰顯自我,也常不著痕跡地觀察他人,「聆聽」他們以衣裝打扮傾訴的話語...

《116 番 - 禮物》

CP 是帕帕 ( @月亮很大像个饼 ) 家的貓男小俱利與犬女審神者。在此向大家說聲有點早的聖誕快樂,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帕帕生日快樂!

帕帕家的這對小倆口,看在我眼中,覺得審神者是個非常、非常重視刀劍男士們的可愛女孩,而她家的俱利雖然淡漠,卻也心細,有著很強的保護者氣質,基於這樣的理解而寫出以下這篇二合一賀文,希望不會與親娘帕帕的構思有太大出入!


--


  「小俱利啊,謝謝你,這幾天真是辛苦你啦。」栗色長髮的女孩友好地笑著,一邊伸出手去挽身畔之人的手臂,隨著她的話聲,溫暖的吐息在隆冬酷寒中呵出一團團棉花糖似的霧氣。


 ...

( ▼д⊂)..................

   

羞羞羞羞羞恥 Play!見推上有「私のかいた燭さにを見てくれ」這個標籤,於是也用年末回顧的格式玩一玩。

其實,昨天那個,我真是費盡心思才沒弄成燭台切一直線的 (然而剩下能挑的也只有一期主命小清光...... 如此貧乏......) 畢竟「入坑」、「入沼」、「動筆」這三件事,對我來說無可分割。

  

來年大概也會這樣病下去吧?請多指教!  

  

  

嚴格說來,半年都不到呢,但仍想做個回顧。

(偷放肉)  

  

  

《小光二日》

一日請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x 燭台切忠,聽說是修羅場 (!?)

中間的咪有配上一小碟子醋、與一筷子薑絲 (以為在吃小籠包嗎) 所以畫風與以往這系列的咪相較,有點不同。

最後,改寫一下心之友的免責聲明:「如果你嚐到肉味了,那只是仙台赤味噌失手放多了點的豆腐湯,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而這味噌豆腐湯似乎真被 Lof 當成肉類了所以 ⋯⋯ 麻煩看到中間時點個外連結。


謝謝各位包容這極端個人趣味的腦洞!


還有光忠髮色那微妙的顏色到底該怎麼稱呼 (色盲無奈地吶喊)...


《小光一日》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嗎?嗯?

這是 Salix 贈圖「如果咪變成咪」鑿開的腦洞,而,咪有沒有變成咪呢?燭台切在本文中戲分到底是無限大、還是趨近於零呢?到底是傻白甜、還是傻白萌呢?到底是刀女審、還是貓女審呢?就留給各位看官自由心證了 :P


--

  

  ── 窸窣、窸窣、窸窣。咚咚。


  紙門之外傳來異樣的聲響,驚醒了審神者。


  警戒地自臥榻坐起,屏住呼吸,門外依舊傳來窸窸嗦嗦的細碎聲響,然而凝神細聽,便可聽出只是體型嬌小的動物在紙門邊逡巡挨擦罷了。或許是五虎退的小老虎又跑到自己房前玩耍...

《25 番 - 感、覺》

給  @salix_plantoginea 的回禮。抱歉我拖了好久如果說salix是望月那我一定是一匹小白毛 ...... 

CP 是 Salix 家的振哥哥 (實際上是不可質疑的振總,咚一聲跪下!) 與柳妹妹,希望有寫出這倆又甜又帥氣的感覺!希望今後也能繼續和妳一起愉快玩耍、互相投餵!


--


  「感覺」是在刀劍化形為人後才擁有的概念。


  春光爛漫之際,視野被盛放的櫻花染成一片水紅;夏日正午,驕陽熱辣辣地炙烤肌膚,逼出如雨如瀑的汗滴;秋日黃昏,西風捲起暗金與赭紅的落葉,激起一片乾枯而蕭...

《幻覺記憶》

啊,現代 paro (時間線上的、暫時的) 最後一篇。除了 HOST 之外,還有九 (加一) 把刀不具名出沒,至於為何是九把,看完就明白了。

自覺這篇糖度很高,(自己筆下那不器用的) 光忠也把情話技能調至 MAX,請謹慎食用 XD

用了羽田機場展出梗。


女審神者 

燭台切光忠

  

  

  

--


  幻覺記憶 Paramnésie

  指人在清醒的狀態下第一次見到某場景,卻感到似曾相識。

  有人把這種現象當作靈魂漫遊或前世記憶的證明。


--  


  十月八日,羽田國際空港,第...

《118 番 - OH MY ARUJI !》

抱歉,不管是標題還是內文都相當不正經、充滿嘈點 (土下座)

CP 是 CC 家的壓切啞口審,第一段腦洞來自她的腦洞。請想像成是壓切長谷部的腦內小劇場就好。

壓切仙女C 生日快樂!愛我就別打死我!


--


  山間村落白霧瀰漫,掩去了出征同伴的身影,長谷部端正坐在本陣內,面前攤著一紙卷軸,那是他的主的戰績。「刀劍持有數量」那欄顯示為「47/48」,不對等的數字看在眼裡,有如潔白宣紙上一點墨漬般,惹眼得使人煩躁無比。


  「所以這就是主如此拼命的原因,對於『全刀帳』的堅持。」Xain 指了指那數字,無奈地微笑解釋道:「這一回的新同伴,不會出現在鍛刀池

《Coffee Break - Refill (II)》

關於長谷部早婚這一點,我願接受一切吐槽,然後把鍋甩給CC。

後日談是小碎肉末,請謹慎食用。在肉末裡偷埋了梗,如果你看出來了,代表先前的文章你是有印象的,對這樣用心的讀者無以回報,只能在此先說一聲我愛你。




--


  而「當個暖洋洋的正人君子」的代價,就是一場猛烈而綿長的重感冒。


  「ODATE」公休日,門扉緊掩,店內卻仍聚著數人在吧檯前談天,正是以光忠鶴丸等人為中心的朋友們。


  光忠抽了抽鼻子,接過大俱利伽羅遞過來的感冒熱飲,啞著嗓子道謝。


  比起發燒頭疼,有件要緊事更令他在意與惦記。


  女孩她、自那雨天過後,就再也沒有來過「ODATE...

《Coffee Break - Refill (I)》

WARNING:本篇沒有男友力爆棚的燭總,只有各種不器用需要關愛的咪醬!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

最近感覺遇到像是長頸鹿頸子般的瓶頸 (!) 所以來割片腿肉的腿肉、混混更。基本上這是 Coffee Break 的男主視角、也就是光忠視角,完全只是換種方式說故事而已,場景與情節與對話甚麼的完全沒變 (NTMD有夠混) 

不太明白為何自己一但用起男性視角,咪醬在我筆下如風中殘燭般的蘇力便完全消失了,這篇的他真的不帥、還有點笨拙、需要關懷與拍打餵食,各位還算是喜歡原篇中那位溫柔老闆的讀者們,今回請溫柔地...

《Interlude - 未聞花名》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審→刀」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世界觀私設爆棚,審神者內心小劇場特多,且審神者名字以明示的方式出現,請注意避雷,也請接受該審初始刀是短刀初鍛刀是太刀這種 bug。


--


  作為審神者,職務在於辨別「神」的善惡真偽、並聆聽與傳達神諭;而作為時空管理局旗下的「審神者」,其所面對的「神」,便限縮於刀劍經千百年歲月化成的付喪神 ── 刀劍男士們,職務也改成為刀劍之主,並送其往來於各年代間、為捍衛歷史拔刀而戰。...


《85 番 - 紅線》

由「刀劍亂舞的二創圖的三創轉發」引起的四次創作 (好長!)

又來寫別人家的刀審了 (!?) 因為是別人家的孩子所以純糖的原則依然適用!

開頭是阿咩這張暖心的畫,被 CC 轉發、配上這番戳心的話:

「妳接下來會慢慢長大,會經歷很多痛苦,很多離別,但不用怕,我的圍巾給妳,它會代替我守候在妳的身邊。」「大哥哥你要走了嗎?」「我不走,我永遠也不走。要是有一天妳不得不走時,希望妳能戴著這條圍巾。」「大哥哥你是誰?」「我是加州清光,世界上最渴求妳的愛的加州清光。」

兩個加在一起,忽然有了靈感,於是把 CC 寫好的對白配上情景與心理活動,寫成了清光 Side,...

《85 番 - 為容》

加州清光與女審神者,乙女向,酸爽老梗傻白甜。燭嬸被不只一人說是老夫老妻我好憤慨我要證明自己還是可以寫少女漫畫的。

這是個看似JK實則男前的加州清光、與看似男前實則傲嬌的審神者間的小故事,想挑戰寫寫看「有著非傳統意義的男子氣概」的加州清光。如果過分OOC了請用力拍打!感謝!


--


  秋天是紅色的,間些參雜些許金與橙。本丸院落內的樹木多已褪盡春夏的青綠、換上秋日的霜紅,偶然一陣金風送爽,便帶著幾枚紅楓與銀杏飄然而落,順道將枝頭餘下那些染得更紅、更金些。


  加州清光百無聊賴地躺在簷廊上,張口打了個大呵欠,抬手攏了攏頸上的圍巾,使其帶來更多鬆軟的暖意。闔著眼...

也在這裡備一下份好了,好久以前 (其實並沒有) 的審神者女子會友情問卷,因為兩邊話都有點多,硬是把一張變成了九張圖,內有與香蕉勢不兩立的長谷部、與愛番茄勝過疼嬸的燭台切,以及投我以水果報之以蔬菜的莫名禮尚往來。




《立足之處 IV (end.)》


--


  過往同衾而眠的日日夜夜,起得較早的一向是燭台切。今晨他醒過來時,尚闔著眼,慣性地伸手一攬,卻只在寒涼的空氣中撈了個空空落落。


  緊張地睜眼別過頭,才發現審神者早已起床,身著白衣緋絝、披著鶴松紋千早,低眉歛目,就著晨光,沉靜地將一頭長髮理順梳直。


  她微微側過臉,看見靜靜躺著凝視自己的燭台切,便垂下手腕,與他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燭台切緩緩起身,隨意將白襯衫披上肩,坐到審神者身畔,輕輕取過她手中的小木梳,細心地將髮尾梳開。


  「好難得,今天是妳比較早起呢。」


  畢竟剛醒,他的聲音仍有些低啞,語罷,不忘以手指繞起一縷髮絲,落下...

《立足之處 III》

關於檢非違使的身分,完全是這篇二創文中的捏造,也就是胡說八道,靜待日後官方打臉。末段有不曉得到底是十五還是十八、不知道算詳細還是隱晦的 R,請自行避雷。

↑ 打完覺得自己真不負責任。



--


據猜測,所謂的「檢非違使」,來自比西元 2205 年更遙遠的未來。


效命於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刀劍付喪神,本為對於過往心懷傷悲、意圖改變的刀劍男士們,他們忘卻了一件事:所謂歷史,正是成就、型塑他們的種種,一旦回頭否定過去,等同混淆了自己的價值,因此,在服膺「歷史修正主義」的同時,他們也失去了自己的身分與立足之處,因而「闇墮」成面目全非、無法識別身分的容貌...

《立足之處 II》



--


何度も何度も、繰り返しこの時代での戦いを行ってきた。
だが、今回ばかりは同じことを繰り返すというわけにはいかなかったようだ。
刀剣男士、遡行軍、その双方を滅ぼすべく、歴史の狩人が時空の歪みから姿を見せた。

再一次、再無數次,彷彿永無止盡般,反覆於這個時代進行戰鬥。
但是、就僅有這次,無法稱之為重複相同戰鬥。
為了將刀劍男士、遡行軍雙方全數殲滅,屬於歷史的獵人、從扭曲的時空之中現身了。




  「把房裡所有乾淨的毛巾帶出來!」「是。」「稍微懂得醫療包紮的,跟我去手入房。」「啊,請讓在下幫忙。」「走,去廚房裡燒水,愈多愈好,以備不時之需。」...

《立足之處 I》


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R15 。略長的短篇 (?)

基於個人對「刀劍亂舞」世界觀臆想而寫就的故事,情節性不強,主要是辯證吧。( 不過看6-4通關後的文字,似有內情?所以本文大概也只是個坐等官方日後打臉的文章 )

創作審神者的性格表現與存在感在這篇強上許多,甚至凌駕於刀劍男士,請注意。審神者設定為「現世中已腦死人類的生魂」,對應著「現世中已成燒刀的付喪神」燭台切,無法接受燒刀設定與 (可說是) 非人審神者的話,煩請改道。

雖說是燭審,但創作審神者本丸中其他刀劍戲份也不少。

R15在於流血場面、與中後段短篇幅 H 場...

《Interlude - 式神》



大概是雙向暗戀 (或是審神者單戀) 時期的小插曲。

除了審神者與燭台切,還有三把刀出沒喔。能看出來糖在哪裡的話,大概頻率有跟我對上吧?


--


  「喔喔!這些小玩意是甚麼?可真驚人啊。」


  「這些,是我最近練習做的式神喔。」


  「主,這式神是? 」


  「看、看不出來嗎?是燕子啊 ⋯⋯ 」


  「不,恕我失言。不是看不出來,只是好奇他的用途是?」


  「主要是用在傳令上的!畢竟,現在的我,還沒有能力跟你們到第一線,所以,若是有任何狀況需要互通消息時,就可以靠傳令式...

《73 番 - 一番春》

別人家的本丸、別人家的燭台切、別人家的審神者,所以是純糖逗比傻白甜。相互投餵用。有微量戰B梗,審神者名字出現一次。具體設定參考

雖然喜歡在白砂糖裡摻玻璃屑,但自認對別人家女兒女婿都很友善很溫柔,請輕鬆地安心食用!


--


  那個本丸的庭院,四季如春。


  不,「四季如春」不單是形容氣溫與天候,而是實際意義的春天──本丸由審神者的靈力建構而成,季節景色也隨審神者個人喜好而變換;那個本丸的少女審神者猶愛春天、特別是春日盛放的櫻花樹,因此本丸院落總是一片粉嫩的水紅,櫻花紛飛如雪落。


  一如既往的悠閒午後,審神者伴著幾名刀劍男士,和樂融融地坐在櫻樹下閒談。...

《刀劍男士視角問卷 - 燭台切光忠》



感謝主頁君提供的問卷!私心加上一點情境化的想像,請多包涵!和昨天的審神者亂舞捆一起,這份問卷同時含有一點世界觀設定與本丸環境設定,填寫的過程非常有趣呢!

想試著在一份問卷中同時滿足「灑糖」、「開虐」、「咪醬」、「燭總」四種口味。


--


時空管理局意欲得知審神者與其本丸刀劍男士的生活狀況,於是展開抽樣的質性訪談;相關人員以兩人一組的方式,一位負責提問、一位負責錄影,將訪談結果建檔歸納之。

訪談在該審神者的本丸隨機抽出一至三位刀劍男士,帶至隱密的房間中單獨會談,會談結果不刻意隱瞞、但也不會主動提供給審神者。


--


▼ 受訪...

《審神者亂舞語音集》



用刀男語音揣度人物個性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於是也把目前戲分最重的審神者拿出來玩一下審神者語音,算是人物設定吧?

感謝羊太太的構想


--


遊戲讀取 :刀、劍、亂 ⋯⋯ 欸,不對嗎?

讀取完畢 :審神者亂舞。剛才真不好意思 ⋯⋯

遊戲開始 :歡迎回來,今天要一起做點甚麼呢?



入手 :您好,我的編號是 6150,按規定不能說出名字,抱歉 ⋯⋯ 總之,請多指教。

刀帳 :編號 6150 審神者,為守護歷史而來到您身邊。雖然...

《73 番 - Mockingbirds》

雖然寫的是光忠,但卻是黑暗病嬌系喔。全然的黑與純粹的病,如果是喜歡吃糖的請迴避,因為這篇完全沒有。

人物設定跟先前寫過的毫無關聯,請當成單篇極短篇。


--


  「今天的出陣,兵力部屬、資源分配,還有行進路線,我都寫在這裡了;那麼,就麻煩你了,燭台切。」


  在「近侍」陪伴下,審神者將手中紙捲交給「第一部隊長」──燭台切,神色肅然而冷靜,正是一名主將應具備的風範。


  燭台切伸手、接了過來,掛著輕淺而無懈可擊的微笑,無論語調或表情皆看不出任何情緒起伏,「O──K──,交給我吧。」


  審神者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輕盈旋身,登時換上甜膩而溫軟的笑,勾住了身...

《陰翳微光》



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不高,只在結尾強行灑糖湊數,這篇的主角反而比較像是鶴丸呢...... 想試著寫寫看心中的伊達組── 人生導師鶴丸國永、冷面天使大俱利伽羅。


--


  燭台切光忠作噩夢了。


  他騰地自被褥間翻身坐起,急促地喘著氣,冰涼的冷汗使寢衣緊貼在身上,潮濕而黏膩,與夢境中鋪天蓋地而來的熱氣形成強烈對比。


  朝紙門望去,透出的天光是朦朧的灰藍色,正是破曉前的時刻,眼下無論重新入睡或直接起床都不適合,他乾脆就這麼靜靜待在房裡、撐著額頭,理一理自己的心緒。


  數月前,他遭逢墮轉的另一位...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

完全不蘇!真的不帥!沒有男神!一點都不甜!超級OOC!純粹出於腦洞的惡搞。未實裝刀劍出沒注意 (才沒有)

寫的時候是當作這系列的後日談,但也可以獨立閱讀。這次不想用第二人稱 :P

嗯,文章沒有標題,文內主題是「同居三十題第__題:半夜一起__________」


--


  難得兩人隔日都休假,討論過後,決定到住家附近的 Tsutaya 看一看,借一兩部電影回家欣賞。


  目光掃過架上陳列的影碟,無聲地唸著一部部電影標題,不是已經看過、就是無法引起興趣的,她輕輕嘆口氣。


  ...

《118 番 - And So It Goes》

長谷部與女審神者的故事。然而全部都是刀片、與寫手腦內黑暗物質,毫無糖分可言。喜歡吃糖的、或是不想看長谷部受虐的、還有不能接受渣審的,真的不要點進來!不要點進來!不要點進來!

靈感來自於與標題同名的老歌,引言部分是歌詞自我流渣翻譯。


--


而每當我手握玫瑰

似乎棘刺是我唯一體會

如此逝去 無可挽回

你很快也會離開的吧 我如此認為


所以我選擇常伴你身邊

如果我能擁有那選擇權

但你也可以擁有自己的意願

你也可以使我的心破碎


── Billy Joel  "And So It Goes"...

《焰痕(完)》

目錄與前言


--


  審神者突如其來地放了本丸一天假,前晚幾乎整夜沒睡的燭台切,也順勢待在房內,閉目養神,同時整理著自己的心緒。


  偶爾轉過頭往拉門看去,可以望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靜靜側坐於沿廊上,沉默地守候著;他認出了那人是誰,只是笑了笑,感念那人對自己的關心,並沒有招呼那人進屋的意思。


  輕輕的腳步聲漸次靠近,審神者的聲音響起:「你果然待在這裡啊,俱利伽羅。」


  「有甚麼事嗎?」坐著的人影淡漠地回答。


  「我想請你陪我對練。」「今天不是全員休息日嗎?」「是刀劍們的休息日,但我還是不想擱下自己的鍛鍊。」「那種事情,可以請其他人幫忙。」


 ...

《焰痕(六)》

目錄與前言

R15,身為一個不愛吃純肉的讀者,這篇已是我平生功力 (躺倒) 請讀文的大家盡情發揮想像力 (跑走)


--


  待長谷部他們走後,審神者沉默地拿著手入用道具,靠近燭台切,開始為他處理肩背上的傷口。先是仔細拭去那濃稠的黑色血汙,然後以打粉棒輕柔地拍打,直至瘡口緩緩癒合,一點痕跡也未留下。


  她猶豫了一瞬,還是開口問他:「剛才他們... 那部分要不要也處理一下?」


  燭台切搖了搖頭,沙啞地回道:「不要緊,只是用刀柄敲了一下肩膀,痛,但沒有傷口,慢慢休養也會好的。」


  審...

《焰痕(五)》

目錄與前言

有「瀕臨闇墮」的描寫,請注意避雷。


--


  ──對我而言,你是最重要的人。 

  ──如果我只是個普通男人,這或許是我最想聽見的。


  ──可是,我啊,是把刀喔?


  不完全的擁抱、不完整的告白,非但沒有拉近倆人間的距離,反而將他們推離了彼此。


  審神者與燭台切心照不宣地達成了默契,將月下對飲的回憶當成一場夢境,此後對那晚的情景與談及的話題絕口不提;她仍舊是善盡職責的主君、他仍舊是她可靠溫暖的近侍。


  只是,偶爾在兩人視線相交時,彷彿燧石相擊般,在彼此眼中激出星星點點的火花,只需一陣微風拂過,便可烈火燎原。...


《焰痕(四)》

目錄與前言


--


  審神者獨自在房內讀著時空管理局送來的最新信件,拿著信紙的手微微顫抖著。


  上一回遭游擊的時空溯行軍所攻擊的事件,也同樣發生於其他審神者身上,時空管理局整理、分析諸位審神者所傳送的報告後,得出一個沉重而殘酷的結論。


  那些缺乏組織的混亂隊伍,是由闇墮的、原本效力於時空管理局的刀劍男士所組成的。


  老實說,她並不覺得這件事令人難以置信。她曾看過自幕末時代的函館回來後、紅著眼一聲不吭的和泉守,與他平日大剌剌又自信滿滿的模樣大相逕庭;她也見過難得不聽她勸解、堅持要隨隊前往本能寺的長谷部,那一臉摻著憤恨與悲苦的神情。


  她不怪他們在面對過...

《焰痕(三)》

目錄與前言


--


  作為統領刀劍男士的審神者,日常武力訓練是不可少的,不過她也只是每日拿著竹劍空揮,圖個強身健體,偶爾讓有閒暇與興致的刀劍男士們稍加指點、或是玩樂似地對練,並沒有太把自己的鍛鍊當成一回事。


  直到那日。


  燭台切率領第一部隊在阿津賀志山中繞了許久,一無所獲,別說是敵方本營,就連敵人的部隊也沒遇見,只能早早回到本陣,納悶地和審神者共同研究地圖究竟是哪裡出錯了。


  審神者仍疑惑地把玩手中的骰子,燭台切卻隱隱然感覺到有那裡不對勁,忽地一陣利刃破空的聲響襲來,燭台切迅雷不及掩耳地硬扯過審神者的手臂,將她護在身後,「鏘」地一聲連刀帶鞘敲碎一隻啣著短刀...

《118 番 - 發聲戀習》

和 CC 互相投餵時為她家的審神者與長谷部寫的小段子,建議先看過 CC 的大作後食用   

CC 將她那篇歸於R18,因為有微量的血腥與 H 描寫,但我本身是血腥苦手的 (程度很嚴重w),看完也沒有任何不適,應該算非──常輕微,大可放心!


--



  與近侍長谷部溝通,得依靠書寫。日常瑣事與出陣相關事宜,她以毛筆寫在隨身的手帳本上;至於那些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情話綿綿,則用食指刻在戀人的身體上。


  有時候是隔著長谷部的白手套一筆一畫工整地寫著,更多時候是悄悄將自己的手指鑽進了他手套、開玩笑地塗鴉;有時候是...

《焰痕(二)》

目錄與前言


--


  靜謐的書房內,審神者趕完遞交給時空管理局的報告,伸了伸懶腰,終於抵擋不住倦意,伏在案上閉目養神。


  在沒有編年紀事的異度空間裡生活,對於時間流逝的感受變得稀薄;她無法確切說出自己擔任「審神者」究竟有多久,只能說有好一段日子了。鍛刀、召喚付喪神,就像過去的大名招募能人異士為自己效命般;然而,那些刀劍男士都是赫赫有名的寶刀,走過的歷史、侍奉過的主人,完全不是平凡的自己可望其項背的;她曾為此感到不安。


  幸好,那份不安已留在過去,現在的她與刀劍男士們處得相當好,像是朋友、甚至可說是家人。


  「因為空閒下來而變得鬆懈、這樣可不行喔。」門口傳來帶...

《焰痕(一)》

目錄與前言


--


楔、


  她曾見過通往三途川的火照之路,在成為「審神者」以前。


  放眼望去,盡是艷紅的曼珠沙華,有如一片烈焰,焚燒至天際;地平線附近一大片黑壓壓的烏雲湧動,其間透出些許金色光芒,遠遠望去,如有一隻金龍在其中盤旋舞動 ──啊啊,跟今天才剛見過的、那一把燒刀上的熔金花紋,很像。


  原來死後世界的景象是如此詭譎、如此淒艷,她淡淡一笑,預備踏上那片由彼岸花構成的燎原烈火,然而────


  然而一股外力將她猛然往後拉,強烈的白光與無盡的黑暗不斷在眼前旋轉著,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重重地摔在床上。


  頭非常痛,四肢也是,勉力微微側過頭...

《燭華 ▽ 目錄》

  

  

  



 


▽ 食用說明:  

  

本篇|

番外|時間軸與本篇重疊 (雙向暗戀),可獨立閱讀的單元劇。

續篇|本篇後日談 (戀人前提),可獨立閱讀的單元劇。

月照|原主與刀。刃生相談。


夢境|莊周夢蝶、蝶夢莊周般的平行/轉生物語。

2 ℃|與親友家創作刀審聯動的現代 Paro。


設定|世界觀設定與創作心得紀錄。

贈物|親友的投餵創作圖文。


--


  • 女審神者與其本丸有固定的創作設定。

  • 刀劍男士性格自我解釋,審神者來歷與世界觀含有大量私設。

  • 燭台切設定為有燒刀的傷痕。...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