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ᴗ☌) ❤ (▼ᴗㅎ )

▪︎ 刀剣乱舞・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照らしてぞ行く
 

逐月之月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文。燭台切光忠中心,伊達組(三缺一)無CP。

原主與刀,刀與刀。中間或有較親近的感情描寫,但真的無CP。


此文乃參考歷史之二次創作,與真實歷史無關,援引與變造的部分於文末附記說明之。而為符合時空背景,文內對刀劍男士的形象描寫也與遊戲設定有所出入。由於不擅自史料中直接描寫歷史人物,文內伊達政宗形象神態參考了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同時有自行捏造的、不重要的路人甲乙角色過場。

雖然只是發生於某個夜晚的平淡故事,卻寫了萬餘字還不能止於其所不可不止。篇幅不短,先行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

85 番 - 幸運符

(大學生)加州清光 × (OL)女審神者,現代 Paro


阿咩生日快樂!

這次的篇幅有些超乎預期 ⋯⋯ 沒想到寫著某把刀和另一把刀的一來一往,就爆字數了 ⋯⋯(呆然)


--


  人們常說,黑貓是巫女的使者,會帶來災難,是不幸的象徵,而假使行於路上望見黑貓橫越前方,易飛來橫禍。


  因此,當人們看見黑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惹禍上身。


  然而,這些說法對愛貓、尤其是喜愛黑貓的人而言,只是無稽之談罷了。




  「石切丸前輩,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公司...

Yui 我喜歡妳——————— (飛撲抱住告白)

被餵食甜食滿足地直傻笑,可是又想起自己分享的音樂與一些感想而有點想哭⋯⋯ 總而言之非常非常感動!謝謝妳!

很喜歡手的那張,盯著好久,雖然只是牽著的手卻覺得好有感情噢(捧臉)



 
" No blinding light
  or tunnels to gates of white; 
  Just our hands clasped so tight, 
  Waiting for the hint of a spark...

Interlude - 歸屬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雙向暗戀時期、光忠從「開竅A」變成「完全開竅S」的故事 (!?) 糖分低,充滿作者大量臆測與妄斷的內心戲,大概又是杯沒甚麼味道的白開水,還請多包涵 > <

可以的話請先後看完這兩篇 未聞花名不合時宜 再食用,非常感激!


--


  陶鍋鍋蓋被揭開,鮮美香味伴隨熱氣冉冉蒸騰,氤氳了整個室內。


  以湯勺在瑩白米粥中繞了幾繞,確認稠度,取過早先汆燙過的菠菜添入鍋中,而後注入蛋液,不疾不徐地攪拌,直到蛋汁緩緩凝為朵朵嫩黃小花,襯著菠菜的碧綠,一...

刀劍男友力問卷 (咪醬)



又玩了問卷 (出處)  半是惡搞半是乙女...... 吧?

對不起我又在發病了 (掩面奔逃)


--


答題者:

  我是咪醬。


審神者:

  就是「她」啊。


--


1. 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我不用叫她,她自己會來找我。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當然,還記得相遇第一天的第一餐,是魚湯拌飯呢。


3. 對你而言關於主人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

  幫我取名字的時候,一直「咪醬、咪醬」說個不停呢,好吧,咪醬就咪醬。...

燭火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無劇情的日常迷你段子。

先在這裡說聲新年快樂!


--


  

  午後,側身伏在燭台切膝上打盹的審神者眼睫微微動了動、小聲打了個呵欠、如貓兒般弓背伸了個懶腰。


  燭台切低下頭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醒啦?」


  「嗯?嗯...... 」她仍闔著眼,不情願地應著。


  不短不長的午睡,依稀記得做了個夢,雖然已記不清夢裡究竟是何光景,但醒轉時略略感受到帶點甜美的遺憾,應該是個好夢吧?

  

  仍有些犯懶愛睏、不願起身,審神者微微翻過身、從側躺轉為仰躺,睜開雙眼,緩緩眨了眨。...


刀劍主從問卷 (燭台切光忠)


同樣借了主從問卷來玩 (出處) 戀愛向要素強烈,請注意!最喜歡在主從關係裡偷渡男友力了。

加了點情境化的想像:刀劍男士接受訪談,審神者在一旁相陪。


--


答題者:

  燭台切光忠


審神者:

  (望向審神者) 最近往來的大人似乎都喜歡叫妳「花」?那就先當作妳的名字吧。


--


1. 請問你一般是如何稱呼主人的?

  「妳」、「她」。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開了「蠟燭切」的玩笑,手受了傷還堅持著要洗碗做飯,打碎了幾個盤子跟碗...... ...

如初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在寒冬中瑟瑟發抖,效法賣火柴的小女孩當賣蠟燭...

小光二日半



審神者幾乎戲份全無的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極低,貓咪小光再度出場。點文兼復健用的迷你段子。


--


  

  夜,甫用完晚飯的時分,本丸大門前但聞孩童與少年吱吱喳喳的笑語聲,煞是熱鬧。


  「嗯,這枚刀裝沒有問題,那麼,主上發的御守也好好戴上了?」燭台切光忠蹲低身子,替五虎退細細檢查過其裝備,確認一切妥當後,微笑問道。


  眼見五虎退怯生生地揪著帽子、感激地點點頭,燭台切笑著揉揉他的頭頂,站起身來,習慣性地往審神者的方向望去;只見她被亂挽著手臂,專心向長谷部交代些工作事...

Interlude - 不合時宜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刀→審」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這篇與之前的〈未聞花名〉相對,同樣是帶出私設世界觀與審神者設定的一篇文;而〈未〉是審神者限定視角,此篇則是燭台切限定視角。


那麼,開始吧。


--


  

  

  燭台切光忠是在意外表的刀劍付喪神,極為注重衣飾打扮間各種小細節。


  若說衣著品味是種語言,那麼,他必定是深諳其學理的語言學家。他不僅擅長以該語言表述、彰顯自我,也常不著痕跡地觀察他人,「聆聽」他們以衣裝打扮傾訴的話語...

116 番 - 禮物

CP 是帕帕 ( @月亮很大像个饼 ) 家的貓男小俱利與犬女審神者。在此向大家說聲有點早的聖誕快樂,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帕帕生日快樂!

帕帕家的這對小倆口,看在我眼中,覺得審神者是個非常、非常重視刀劍男士們的可愛女孩,而她家的俱利雖然淡漠,卻也心細,有著很強的保護者氣質,基於這樣的理解而寫出以下這篇二合一賀文,希望不會與親娘帕帕的構思有太大出入!


--


  「小俱利啊,謝謝你,這幾天真是辛苦你啦。」栗色長髮的女孩友好地笑著,一邊伸出手去挽身畔之人的手臂,隨著她的話聲,溫暖的吐息在隆冬酷寒中呵出一團團棉花糖似的霧氣。


 ...

( ▼д⊂)..................

   

羞羞羞羞羞恥 Play!見推上有「私のかいた燭さにを見てくれ」這個標籤,於是也用年末回顧的格式玩一玩。

其實,昨天那個,我真是費盡心思才沒弄成燭台切一直線的 (然而剩下能挑的也只有一期主命小清光...... 如此貧乏......) 畢竟「入坑」、「入沼」、「動筆」這三件事,對我來說無可分割。

  

來年大概也會這樣病下去吧?請多指教!  

  

©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