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如果故事有結局,應該是這樣的 ——

「穿行至空間的邊界、時間的盡頭,

 你也不必擔心自己煢煢無依,

 因我必然形影相隨。」



--

是燭さに沒錯。

〈 於星河起舞 〉

燭台切光忠 × 創作女審神者

 
▼ 燭台切光忠 × 創作女審神者
▼ 火燒傷痕設定注意

入坑初期便存在的腦洞,然而一直無法使之成文,只好憑藉三腳貓畫技表達一二(艸)

《故事之初》


 


巴形薙刀與へし切長谷部中心的本丸日和。

有新回想劇透,且對於長谷部與巴形看待彼此與互動的方式充滿個人獨斷看法,請謹慎避雷。

話雖如此,戲份最多的似乎是燭台切光忠(


默認 CP 雖為燭女審,然而本篇完全沒有刀審間的親暱表現,請當成一般向的「主從」與「戰友」的故事閱讀。


這次巴形薙刀的限時鍛造恰好與太鼓鐘貞宗開放極化的時間重疊,而看著巴形的修行送行語音、以及他本身的來歷與特質,兩者重疊在一起忍不住愈想愈多,於是寫成了這一篇。最後也順便將自己之前設想的、對於「審神者」定位的思索寓托其中。篇幅略長而有點囉唆,先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八十五番 - 幸運符》

(大學生)加州清光 × (OL)女審神者,現代 Paro


阿咩生日快樂!

這次的篇幅有些超乎預期 ⋯⋯ 沒想到寫著某把刀和另一把刀的一來一往,就爆字數了 ⋯⋯(呆然)


--


  人們常說,黑貓是巫女的使者,會帶來災難,是不幸的象徵,而假使行於路上望見黑貓橫越前方,易飛來橫禍。


  因此,當人們看見黑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惹禍上身。


  然而,這些說法對愛貓、尤其是喜愛黑貓的人而言,只是無稽之談罷了。




  「石切丸前輩,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公司...

《刀帳 ▽ 目錄》

刀劍亂舞同人文集中目錄,隨時更新。


--



◻︎ 《燭華》系列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系列目錄


◻︎ 《彌生》系列 

 
  〈痼疾〉    

  大典太光世 & (原任)女審神者


  〈痼疾・其二〉

  大典太光世 × (繼任)女審神者


  〈彌生〉   

  三日月宗近 × (原任)女審神者


◻︎ ...

《春色》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依舊是兩三千字左右的段子。

一個關於「審神者髮帶」的腦洞。

雖然是燭女審前提,但大半篇幅都是由歌仙和小夜組成的細川組對話;而雖然大半篇幅都是細川組對話,但基本上都是歌仙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 感覺不管打什麼標籤都是詐欺行為呢 ⋯⋯

腦洞由來會在後記碎碎念補上。


--


  「歌仙,小夜,二位是在整理盆景嗎?辛苦了。」


  望見歌仙兼定與小夜左文字雙雙蹲坐於成排棣棠旁,審神者走近他們身邊,朝他們微笑招呼。


  「是啊。」歌仙起身,含笑應道,「畢竟春日已至,正是草木...

《刀劍亂舞乙女向作者產糧問卷》

問卷來源 

感謝貓伊太太製作提供的問卷,好久沒看到這種令人躍躍欲試的題目了!忍不住愈寫愈多,尤其是 Q6、Q8、Q17,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話嘮屬性暴露)

雖然寫過許多單篇完結、互無關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但填寫問卷時,因為本人燭中毒毒入膏肓,所有答案皆以自家《燭華》系列的燭台切與創作審神者為本,通篇燭女審要素濃厚,請斟酌閱讀。



Q1:平時經常產出的刀男是?

A:他。


呃貼錯圖片了,是他才對。


故事中私自添加的設定如下 —— 審神者的初鍛刀。固定近侍與第一部隊長,日常不會被安排在炊事相關的當番...

《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小段子。

修羅期中浮上來打個招呼(居然兩個月未更新了對不起 ⋯⋯ )表示自己還在沼裡,也還活著 ⋯⋯ 許久未寫文,有點手生了,請多擔待 > <


--


  「我討厭你。」


  夜涼如水,一句低而輕的細語悄然掠過深夜的寂靜,於心湖漾起淺淺波紋。


  燭台切光忠困惑地側過頭去,望向驟然發話的審神者,但見她斜倚於妝檯邊,正定定瞅著自己。


  幽暗的夜色、與昏黃的燈火,有如精巧的暈塗法,朦朧了她的輪廓,亦使她似笑非笑的神情顯得柔和許多...

《2016 回首來時路》

年末回顧,點擊摘錄下方文章標題即可連結至該文。而我的 2016 依舊是靠著為親友寫生賀與交換投餵、而免於「年末回顧只有燭台切」的下場 ⋯⋯ 不是我的錯,這男人真的有毒,有 —— 毒 ——(咆哮)


--


▷ 初春月、


  迎上她的那只眸子裡,依舊燃著熟悉的火光,那樣暖和、那樣安定,一年之前便如此、一年之後亦如是,彷若此後為了她,也會繼續溫煦著、明亮著;她不禁出神,呼吸變得輕而緩,深深望進他眼底那盞燭華,執手相對,無語凝噎


  她也看得出來,安穩燃燒的燭火也有幾許搖動,對應那人心情的擺盪;她明...

《一一八番 - 藤想》

獻給  @CC ,生日快樂(抱住親)

用了 CC 寫的〈先生、先生〉的設定,打刀付喪神壓切長谷部與人類女孩的故事,沒有「刀劍男士與審神者」以及「本丸」概念的存在。與正文劇情無關,請視作番外即可。


--

  人類的外貌是與生俱來的,以人的型態生活於人間的付喪神亦然。


  然而,人類的外貌或多或少展現了彼此之間溫暖的家族羈絆 —— 瞳孔的顏色、眼睛的形狀、雙唇的弧度、鼻樑的斜度 ⋯⋯ 不一而足。當母親彎下身、張開雙臂擁抱子女,帶著慈藹笑意細細端詳著懷中的孩子,總能從孩子身上找出許多令人心頭一暖的共...

《二十五番 - 人妻論》


一期一振 x 女審神者。

獻給  @who you are is not enough 。


--


  「每天的鍛鍊,有在努力嗎?」


  「如果是為了受人妻歡迎的修行的話,當然 —— 」




  審神者拉門步入作為演練室的道場時,只看見摀著前額嘟著小嘴、淚眼汪汪的包丁藤四郎,以及滿面尷尬、不知所措地掩嘴輕咳的一期一振。


  「這是怎麼啦?」審神者微微一笑,將包丁藤四郎拉到自己面前,輕輕朝他略顯紅腫的額角呼了呼氣,又安慰地伸手撫弄,「包丁君似乎受了什麼委屈呢 ⋯⋯ ...

《十三番 - 痼疾・其二》

大典太光世 →← 女審神者。

CP 味道非 ~ 常非常淡,或許「審 → 刀」的要素更多一點,請謹慎避雷。

上篇請走 

             


--


  晨光熹微的時刻,她步下火車,踏上空曠的月台。


  黎明的薄霧為昏黃的瓦斯燈掩上一層輕柔的紗,就著不甚明亮的光線,她朝周遭四下張望,幸而此刻的車站人煙稀少,很快地,她便認出前來迎接自己的「人」。


  ...

《魔法》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最近有點兵荒馬亂,總覺得累累的、沒什麼力氣,寫出來的東西也無法令自己滿意;先拿手邊積存的腦洞修修改改貼上來混個更,請見諒 > <


--


  「那麼,隊員已經到齊,部隊長也準備好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嗯,有、有的 ⋯⋯ 」


  「是什麼問題呢,部隊長?」


  五虎退低下頭來,怯生生地撫弄襟前刻著「三」字的鍍金櫻花型徽章。


  「就、就是,呃,我、會 ⋯ 緊張。」


  審神者微笑著,稍稍彎下腰來,與五虎退平行對視。


 ...

《空間》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


請到這裡看文


《十三番 - 痼疾》

大典太光世 & 女審神者。無CP。


--

  

  

  涼風陣陣,花香習習,道旁路樹與芳草亦已換上新生的嫩綠,正是春和景明的美好時光。


  雙臂揣著沉甸甸的紙袋與包裹,雙眸定定凝視自己的足尖,大典太光世於羊腸小徑上緩步走著,目不斜視,一臉漠然,彷彿周遭一切的美好與晴朗都與他無關。


  忽地,一陣婉轉悅耳的啁啾聲自右手邊傳來,使他微微一愕、停下腳步。

  他弓起背脊,小心翼翼地朝聲音來源處望去,只見幾隻雀鳥正停在草叢間,或淘氣地撲騰戲耍,或忙碌地啄咬覓食。為了避免驚動牠們,大典太光世屏住呼吸,退了開來,緩緩往左挪了幾步。


  「喂!怎麼...

《得其所哉》



燭女審前提下的「龜甲貞宗 & 女審神者」。

一個審神者用自己的認知與方式開發調教龜甲貞宗的本丸日和(大概)雖然我還把他擺在江戶城下放置 Play(迎接三池兄弟後資材已大破)但這把刀太有梗了忍不住想寫一寫。

Omake 裡稍微欺負了明石,對不起。


--


正文

↑真的是全年齡,但我發布後不到半分鐘就被舉報了所以 (ry


Omake


  晚夏時節,午後下了場不長不短的陣雨,恰到好處地消解了溽暑的潮濕與悶熱。相形涼爽的氣溫使諸多苦於暑氣的刀劍男士們精神一振,紛紛吆喝著彼此前往比武...

《祈願》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這篇是親友前提、而非戀人,時間點在審神者就任一陣子後,大概近似於「友達以上」的曖昧吧?雖然寫在七夕卻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糖,然而我一直想試著寫寫看作為「主從」與「親友」的自家燭女審會是什麼感覺呢?

七夕快樂!


--


  

  即便夏季已然進入尾聲,午後的日照仍顯強烈而熾熱,毫不留情地炙烤於戶外忙碌的人們。


  燭台切光忠呼出一口氣,抬手揩去額角的汗滴,此時恰好一陣清風拂過,吹著簷廊懸吊的琉璃風鈴叮鈴鈴作響,帶來清新怡人的涼意,連帶揚起成串五色繽紛的風幡,淘氣地搔弄於廊下忙碌的人們,此情此景使他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

《本能》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8 成人指定。

不是可以縱情狂飆的車或是大快朵頤的肉,然而我想寫這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已經很久很久了,雖然覺得自己寫得並不好 >  <

標題本來想取〈Sometimes When We Touch〉,結果還是決定採用當前這個了。


--


  燭台切光忠凝視著腳邊的溯行軍付喪神,不帶任何感情地、純粹地凝視。


  他的左眼眼瞼微闔,斂去方才鋒芒四射的殺意,持刀的右手自然而然地垂下,血珠緩慢而規律地自刀尖低落,落在腳邊血池中,開出朵朵血紅的蓮花。而鮮血仍不斷自...

Yui 我喜歡妳——————— (飛撲抱住告白)

被餵食甜食滿足地直傻笑,可是又想起自己分享的音樂與一些感想而有點想哭⋯⋯ 總而言之非常非常感動!謝謝妳!

很喜歡手的那張,盯著好久,雖然只是牽著的手卻覺得好有感情噢(捧臉)


  


 
" No blinding light
  or tunnels to gates of white; 
  Just our hands clasped so tight, 
  Waiting for the hint of a spark. "

Death Cab for Cutie
 < 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




YUI:

【燭台切x女審神者】 @今夏  家的燭審,溫柔而又堅強無比的光忠和那朵花。

《2°C ▼ 貓與花與甜點師》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現代 paro。

另有微量的「大俱利伽羅 x 友人家女審神者」


女審神者/女主角的名字在文中有出現,請注意避雷。


是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的「2°C」貓咪咖啡廳四家刀審聯動文,基於「燭台切光忠與大俱利伽羅是貓咪」這設定而寫就的、有點奇幻的現代 paro,建議先看過 Salix 的兩篇漫畫後再食用,風味更佳。


Part.I

Part.II


Bon Appétit  ฅ(=▼ω ・=)ฅ


--


  她...

《73 番 - 黑與紅》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給  @YUI  的回禮,試著寫了她家的燭女審。


--


▲ Le Noir


  

  黑色 ── 那是審神者對燭台切光忠的第一印象。


  熨得一絲不苟的黑色燕尾禮服、不拘束卻也不至流於散漫的黑色領帶、筆挺的黑西裝長褲、光可鑑人的黑色皮鞋,合身但不過份貼身的剪裁,恰到好處地勾勒出緊實而勻稱的肌肉線條,男人就像隻優雅而矯健的黑豹,此刻卻在她面前溫馴地收起尖牙與利爪,和善地微笑著自我介紹。


  「我是、燭台切光忠,青銅燭台也可以斬斷喔。」


  男人的話音是溫潤謙和的,...

《歸去與歸來》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本丸日和。


一個審神者等待遠行的刀劍男士歸來的故事。

對於刀劍男士與審神者締結關係的方式有一點簡單的私設。稍微捏了五虎退的極化書信內容,請斟酌閱讀。

另外觸及私設的是,審神者收編了一隻單眼的流浪貓 (品種也許是英國短毛貓) 那貓兒叫做「小光」(咪醬)


--


  墨黑雲峰張牙舞爪地盤距在山的那一頭,厚重濕氣沉甸甸地積聚於空氣之中,縱使偶有微風拂過,也吹不散這份悶熱,無論觸覺或是視覺,感受到的皆是山雨欲來的壓抑感。


  審神者擔憂地望了烏雲一眼,垂首看著被塞回手心的...

《遲起》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短小的日常系斷片。


原本是手邊另一篇文章裡刪掉的段落 (因為覺得安插進去後有些突兀)、搭上一些平常寫來備而不用的段子,權作梅雨即景。覺得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雨季的假日早晨兩個人一起貪睡躺在床上聊天」了 (一臉認真)


 


--

  

  

  

  自幽暗的睡眠甦醒時,首先注意到的,是雨聲。


  為紙門所阻隔,淅瀝淅瀝的雨聲顯得模糊且溫柔,彷彿在房間周圍密密織起一道琉璃帷幕,安穩地保護安睡其中的人們;她睜開惺忪睡眼,雨水的濕意攜著銀白的朦朧天光、與繡球花的藍紫色調,一路渲染至室內,直至她...

《118 番 - 身體語言》

@CC   


壓切長谷部 x 女審神者。輕薄短小。大半年沒有正經地寫長谷部乙女向了,好緊張......

些許事前描寫,請注意避雷。


--


  


   

  身體是符號,用以表述無法口耳相傳的語言。


  壓切長谷部正坐於審神者寢室內,鉅細靡遺地同她報告今日的事務,從城外的遠征與出陣、到城內眾刀劍男士的分工與起居,百無一漏。


  審神者就著昏黃的燭光梳理長髮,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頭,並非漫不經心,而是憑著日積月累的信賴與默契,光是聽著長谷部沉穩地陳述這些事情,便明白一切安穩如昔,她大可放心。


  就這些...

《早月之櫻》



--


Fine.

As you like it.


電梯向下至評論區。


《真心話即為大冒險》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5。


完全沒有親暱行為的描寫,只有對話,然而話題始終環繞於「第八字母」,所以道義上 (?) 標記為 R15,保險起見也使用外連結。

特別感謝先前在群組內一起玩「刀審深夜真心話大冒險」的CC帕帕Salix,雖然我已經忘記為什麼我們會開始玩這個、還有為什麼會玩到半夜不睡覺了 XD

真心話內容取自夫妻相性百問 ... 的後五十題起跳 ( "艸" )


--


點我看文 (▼∀・)b


--



《燭火與星光》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回歸本色的清水向談刃生順便談戀愛。


去年暑假寫了篇因夏夜景趣而萌生靈感的〈夏夜流螢〉,這篇則是望著秋夜景趣間種種元素而寫就的;時間上是〈立足之處〉的後日談,人物動機與思想也互為因果,然而,單獨閱讀也是沒有影響的。

請別問我為什麼去年秋天的靈感居然拖到來年春天才完成。


寫這篇,多少也算是給接下來的自己打打氣吧,嗯。


 


--


  

  不遠亦不近的那頭,宴席仍繼續著,不知何時方休。


  刀劍男士們群聚於院落那幾株艷紅的槭樹下,設酒置席,觥籌交錯、走斝飛觴,豪快歡...

《?? 番 - 主君自慢戰》

一期一振 x 黑髮女神審者、壓切長谷部 x 棕髮女審神者、大俱利伽羅 x 少女審神者、燭台切光忠 x 馬尾女審神者

群組聊天室內 CC 說了一個腦洞:「我們會像這樣聊著各自的本命刀,如果刀刀們也會像我們這樣,各自聊著自家的嬸嬸呢?」剩下三人齊聲呼萌,於是把這腦洞給摸了出來。

由於是「刀男在嬸嬸不在場時曬嬸嬸」這種情境式的單元劇,有喜劇化的瑪莉蘇與 OOC。除了大俱利伽羅之外其他三把刀都沒吃藥,除了俱利嬸這 CP 有糖之外其他全都在搞笑。無法接受刀男對女審神者品頭論足的情節就別看下去了。

如果一切都ok,請繼續向下。

(帕帕先給妳餵一小口糖,Salix 與 CC 請答應我看完還是...

《85 番 - 顏色》

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來派實力打醬油)


阿咩生日快樂!早在註冊帳號、正式入刀坑之前,就已經是妳家歡樂本丸與鬢角審神者的小粉絲了,後來有機會成為能聊聊天、愉快玩耍的友伴,覺得很開心,也有些不可思議呢。阿咩本人也跟筆下作品一樣,非常風趣、也很溫暖,好喜歡啊 (趁亂告白) 

這篇是個日常系、味道也不算純糖的生日... 蛋糕吧?希望沒有寫崩了妳最愛的清光與來派,也祝妳之後能夠平安順心地度過每一日!


--


  

  「啊啊,還不能開動嗎?肚子好 ── 餓啊。」愛染國俊下巴擱在餐桌上,直盯著面前冒出香...

《痕》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8。

愚人節來碗糖醋溜魚片吧?無論是「沒想到今夏妳居然是這種人」也好、或者是「這種程度的黃妳也敢說是阿十八」也好,反正是愚人節,就請大家當作被我愚弄了一次吧。

短、也沒有多香豔,大家將就著吃吃 > <       


--


吃糖醋魚去。


《對照》


沒甚麼文筆與內容,忽然的念頭而已。


--


  「妳對妳的近侍有甚麼看法?」


  「很溫柔、很貼心的人。」審神者低頭抿了一口茶,眉目低垂,字斟句酌,「有他在一旁,我很安心,覺得許多事情都可以依靠他。」


  而後目光投向門外,依戀地凝視那抹頎長的黑色背影。


  一年過後,又被問到同樣的問題。


  「妳對妳的近侍有甚麼看法?」


  「很溫柔、很貼心的人。」審神者低頭抿了一口茶,復又抬起頭來,望向對方的眼神亮著堅定而自豪的光芒,「也是很強大、很驕傲的刀。」


  「所以有一點點壓力呢。」她伸了伸舌,「那樣的溫柔,是因為內心的強大才能如此...

《Interlude - 歸屬》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雙向暗戀時期、光忠從「開竅A」變成「完全開竅S」的故事 (!?) 糖分低,充滿作者大量臆測與妄斷的內心戲,大概又是杯沒甚麼味道的白開水,還請多包涵 > <

可以的話請先後看完這兩篇 未聞花名不合時宜 再食用,非常感激!


--


  陶鍋鍋蓋被揭開,鮮美香味伴隨熱氣冉冉蒸騰,氤氳了整個室內。


  以湯勺在瑩白米粥中繞了幾繞,確認稠度,取過早先汆燙過的菠菜添入鍋中,而後注入蛋液,不疾不徐地攪拌,直到蛋汁緩緩凝為朵朵嫩黃小花,襯著菠菜的碧綠,一...

《73 番 - 獨眼伯爵的城堡》

非刀審戀愛向。偽童話 paro。又名:今夏眼中的光忠沼。

這是個超──────級大的腦洞。來源是看到某推主以圖文的方式描述對於各個刀男沼的印象,他的形容極富童話的奇幻氛圍,很有畫面感也相當有趣;其中,對於光忠沼的形容有一句「沼底有好幾把功用不明的鑰匙」鑿開了我的腦洞,於是就寫了這篇童話 paro。

至於是哪篇呢?留待文末解答。


--


  女孩立在石砌的小城堡前,躑躅不前。


  在這陌生的國度裡徒步行走一整天,眼下已是黃昏時分,得趁著夜幕覆蓋大地前、盡早尋個落腳處。女孩捏緊了手中的地圖,如此想著。目光所及處,是一座又一座別墅與城堡、以及其他雕樑畫棟的建...

《借物競賽》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傻」白甜瑪莉蘇、大概 R15?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二設,請注意避雷。

情人節不發巧克力、改發爆咪花,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後日談是清水向的一支花本丸日和,若是覺得調味太過,請搭配這杯水解膩。


--


點我吃爆咪花 ฅ(=▼ω ●=)ฅ

誤字更正:「崩」得甚緊 → 應為「


後日談、


  

  後來,本丸當真辦了一場借物競賽,並非情侶間的私密調笑,而是正經八百地制定規則、尋找場地,並特意騰出一個時段舉辦第一回比賽;刀劍男士們皆對...

《刀劍男友力問卷 (咪醬)》



又玩了問卷 (出處)  半是惡搞半是乙女...... 吧?

對不起我又在發病了 (掩面奔逃)


--


答題者:

  我是咪醬。


審神者:

  就是「她」啊。


--


1. 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我不用叫她,她自己會來找我。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當然,還記得相遇第一天的第一餐,是魚湯拌飯呢。


3. 對你而言關於主人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

  幫我取名字的時候,一直「咪醬、咪醬」說個不停呢,好吧,咪醬就咪醬。...

《燭火》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無劇情的日常迷你段子。

先在這裡說聲新年快樂!


--


  

  午後,側身伏在燭台切膝上打盹的審神者眼睫微微動了動、小聲打了個呵欠、如貓兒般弓背伸了個懶腰。


  燭台切低下頭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醒啦?」


  「嗯?嗯...... 」她仍闔著眼,不情願地應著。


  不短不長的午睡,依稀記得做了個夢,雖然已記不清夢裡究竟是何光景,但醒轉時略略感受到帶點甜美的遺憾,應該是個好夢吧?

  

  仍有些犯懶愛睏、不願起身,審神者微微翻過身、從側躺轉為仰躺,睜開雙眼,緩緩眨了眨。...


《25 番 - 月光海》

一期一振 x 創作女審神者。成人指定。

刀審已結為夫妻、度蜜月的背景設定。

@salix_plantoginea 家振總與柳妹的照燒兔柳。沒想到第一次燉了鍋純肉竟是給一期哥的。不過自己是個鍋邊素型的寫手,一旦試著開葷可說是各種捉襟見肘,所以也不用太期待 (苦笑)

圖片大小有 1m 左右,使用手機請注意流量。


/(・x・)\  點我吃兔柳!


《刀劍主從問卷 (燭台切光忠)》


同樣借了主從問卷來玩 (出處) 戀愛向要素強烈,請注意!最喜歡在主從關係裡偷渡男友力了。

加了點情境化的想像:刀劍男士接受訪談,審神者在一旁相陪。


--


答題者:

  燭台切光忠


審神者:

  (望向審神者) 最近往來的大人似乎都喜歡叫妳「花」?那就先當作妳的名字吧。


--


1. 請問你一般是如何稱呼主人的?

  「妳」、「她」。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開了「蠟燭切」的玩笑,手受了傷還堅持著要洗碗做飯,打碎了幾個盤子跟碗...... ...

《如初》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在寒冬中瑟瑟發抖,效法賣火柴的小女孩當賣蠟燭...

《小光二日半》



審神者幾乎戲份全無的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極低,貓咪小光再度出場。點文兼復健用的迷你段子。

浮出來表示自己真的還在坑裡、也還在動筆,只是速度慢了點;目前正在雙線進行中,不曉得光忠還是鶴爺的故事哪個會先完成呢...... 我會努力的!


--


  

  夜,甫用完晚飯的時分,本丸大門前但聞孩童與少年吱吱喳喳的笑語聲,煞是熱鬧。


  「嗯,這枚刀裝沒有問題,那麼,主上發的御守也好好戴上了?」燭台切光忠蹲低身子,替五虎退細細檢查過其裝備,確認一切妥當後,微笑問道。...

《Interlude - 不合時宜》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刀→審」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這篇與之前的〈未聞花名〉相對,同樣是帶出私設世界觀與審神者設定的一篇文;而〈未〉是審神者限定視角,此篇則是燭台切限定視角。


那麼,開始吧。


--


  

  

  燭台切光忠是在意外表的刀劍付喪神,極為注重衣飾打扮間各種小細節。


  若說衣著品味是種語言,那麼,他必定是深諳其學理的語言學家。他不僅擅長以該語言表述、彰顯自我,也常不著痕跡地觀察他人,「聆聽」他們以衣裝打扮傾訴的話語...

《116 番 - 禮物》

CP 是帕帕 ( @月亮很大像个饼 ) 家的貓男小俱利與犬女審神者。在此向大家說聲有點早的聖誕快樂,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帕帕生日快樂!

帕帕家的這對小倆口,看在我眼中,覺得審神者是個非常、非常重視刀劍男士們的可愛女孩,而她家的俱利雖然淡漠,卻也心細,有著很強的保護者氣質,基於這樣的理解而寫出以下這篇二合一賀文,希望不會與親娘帕帕的構思有太大出入!


--


  「小俱利啊,謝謝你,這幾天真是辛苦你啦。」栗色長髮的女孩友好地笑著,一邊伸出手去挽身畔之人的手臂,隨著她的話聲,溫暖的吐息在隆冬酷寒中呵出一團團棉花糖似的霧氣。


 ...

( ▼д⊂)..................

   

羞羞羞羞羞恥 Play!見推上有「私のかいた燭さにを見てくれ」這個標籤,於是也用年末回顧的格式玩一玩。

其實,昨天那個,我真是費盡心思才沒弄成燭台切一直線的 (然而剩下能挑的也只有一期主命小清光...... 如此貧乏......) 畢竟「入坑」、「入沼」、「動筆」這三件事,對我來說無可分割。

  

來年大概也會這樣病下去吧?請多指教!  

  

  

嚴格說來,半年都不到呢,但仍想做個回顧。

(偷放肉)  

  

  

《小光二日》

一日請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x 燭台切忠,聽說是修羅場 (!?)

中間的咪有配上一小碟子醋、與一筷子薑絲 (以為在吃小籠包嗎) 所以畫風與以往這系列的咪相較,有點不同。

最後,改寫一下心之友的免責聲明:「如果你嚐到肉味了,那只是仙台赤味噌失手放多了點的豆腐湯,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而這味噌豆腐湯似乎真被當成肉類了所以...... 麻煩看到中間時點個外連結。


謝謝各位包容這極端個人趣味的腦洞!


還有光忠髮色那微妙的顏色到底該怎麼稱呼 (色盲無奈地吶喊)


--...

《小光一日》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嗎?嗯?

這是 Salix 贈圖「如果咪變成咪」鑿開的腦洞,而,咪有沒有變成咪呢?燭台切在本文中戲分到底是無限大、還是趨近於零呢?到底是傻白甜、還是傻白萌呢?到底是刀女審、還是貓女審呢?就留給各位看官自由心證了 :P


--

  

  ── 窸窣、窸窣、窸窣。咚咚。


  紙門之外傳來異樣的聲響,驚醒了審神者。


  警戒地自臥榻坐起,屏住呼吸,門外依舊傳來窸窸嗦嗦的細碎聲響,然而凝神細聽,便可聽出只是體型嬌小的動物在紙門邊逡巡挨擦罷了。或許是五虎退的小老虎又跑到自己房前玩耍...

《25 番 - 感、覺》

給  @salix_plantoginea 的回禮。抱歉我拖了好久如果說salix是望月那我一定是一匹小白毛 ...... 

CP 是 Salix 家的振哥哥 (實際上是不可質疑的振總,咚一聲跪下!) 與柳妹妹,希望有寫出這倆又甜又帥氣的感覺!希望今後也能繼續和妳一起愉快玩耍、互相投餵!


--


  「感覺」是在刀劍化形為人後才擁有的概念。


  春光爛漫之際,視野被盛放的櫻花染成一片水紅;夏日正午,驕陽熱辣辣地炙烤肌膚,逼出如雨如瀑的汗滴;秋日黃昏,西風捲起暗金與赭紅的落葉,激起一片乾枯而蕭...

《Coffee Break - Refill (III) end ?》

啊,現代 paro (時間線上的、暫時的) 最後一篇。除了 HOST 之外,還有九 (加一) 把刀不具名出沒,至於為何是九把,看完就明白了。

自覺這篇糖度很高,(自己筆下那不器用的) 光忠也把情話技能調至 MAX,請謹慎食用 XD

用了羽田機場展出梗。


女審神者 

燭台切光忠

  

  

  

--


  幻覺記憶 Paramnésie

  指人在清醒的狀態下第一次見到某場景,卻感到似曾相識。

  有人把這種現象當作靈魂漫遊或前世記憶的證明。


--  


  十月八日,羽田國際空港,第...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