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如果故事有結局,應該是這樣的 ——

「穿行至空間的邊界、時間的盡頭,

 你也不必擔心自己煢煢無依,

 因我必然形影相隨。」



--

是燭さに沒錯。

〈 於星河起舞 〉

燭台切光忠 × 創作女審神者

《故事之初》


 


巴形薙刀與へし切長谷部中心的本丸日和。

有新回想劇透,且對於長谷部與巴形看待彼此與互動的方式充滿個人獨斷看法,請謹慎避雷。

話雖如此,戲份最多的似乎是燭台切光忠(


默認 CP 雖為燭女審,然而本篇完全沒有刀審間的親暱表現,請當成一般向的「主從」與「戰友」的故事閱讀。


這次巴形薙刀的限時鍛造恰好與太鼓鐘貞宗開放極化的時間重疊,而看著巴形的修行送行語音、以及他本身的來歷與特質,兩者重疊在一起忍不住愈想愈多,於是寫成了這一篇。最後也順便將自己之前設想的、對於「審神者」定位的思索寓托其中。篇幅略長而有點囉唆,先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逐月之月》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文。燭台切光忠中心,伊達組(三缺一)無CP。

原主與刀,刀與刀。中間或有較親近的感情描寫,但真的無CP。


此文乃參考歷史之二次創作,與真實歷史無關,援引與變造的部分於文末附記說明之。而為符合時空背景,文內對刀劍男士的形象描寫也與遊戲設定有所出入。由於不擅自史料中直接描寫歷史人物,文內伊達政宗形象神態參考了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同時有自行捏造的、不重要的路人甲乙角色過場。

雖然只是發生於某個夜晚的平淡故事,卻寫了萬餘字還不能止於其所不可不止。篇幅不短,先行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

《春色》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依舊是兩三千字左右的段子。

一個關於「審神者髮帶」的腦洞。

雖然是燭女審前提,但大半篇幅都是由歌仙和小夜組成的細川組對話;而雖然大半篇幅都是細川組對話,但基本上都是歌仙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 感覺不管打什麼標籤都是詐欺行為呢 ⋯⋯

腦洞由來會在後記碎碎念補上。


--


  「歌仙,小夜,二位是在整理盆景嗎?辛苦了。」


  望見歌仙兼定與小夜左文字雙雙蹲坐於成排棣棠旁,審神者走近他們身邊,朝他們微笑招呼。


  「是啊。」歌仙起身,含笑應道,「畢竟春日已至,正是草木...

《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小段子。

修羅期中浮上來打個招呼(居然兩個月未更新了對不起 ⋯⋯ )表示自己還在沼裡,也還活著 ⋯⋯ 許久未寫文,有點手生了,請多擔待 > <


--


  「我討厭你。」


  夜涼如水,一句低而輕的細語悄然掠過深夜的寂靜,於心湖漾起淺淺波紋。


  燭台切光忠困惑地側過頭去,望向驟然發話的審神者,但見她斜倚於妝檯邊,正定定瞅著自己。


  幽暗的夜色、與昏黃的燈火,有如精巧的暈塗法,朦朧了她的輪廓,亦使她似笑非笑的神情顯得柔和許多...

《魔法》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最近有點兵荒馬亂,總覺得累累的、沒什麼力氣,寫出來的東西也無法令自己滿意;先拿手邊積存的腦洞修修改改貼上來混個更,請見諒 > <


--


  「那麼,隊員已經到齊,部隊長也準備好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嗯,有、有的 ⋯⋯ 」


  「是什麼問題呢,部隊長?」


  五虎退低下頭來,怯生生地撫弄襟前刻著「三」字的鍍金櫻花型徽章。


  「就、就是,呃,我、會 ⋯ 緊張。」


  審神者微笑著,稍稍彎下腰來,與五虎退平行對視。


 ...

《空間》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


請到這裡看文


《得其所哉》



燭女審前提下的「龜甲貞宗 & 女審神者」。

一個審神者用自己的認知與方式開發調教龜甲貞宗的本丸日和(大概)雖然我還把他擺在江戶城下放置 Play(迎接三池兄弟後資材已大破)但這把刀太有梗了忍不住想寫一寫。

Omake 裡稍微欺負了明石,對不起。


--


正文

↑真的是全年齡,但我發布後不到半分鐘就被舉報了所以 (ry


Omake


  晚夏時節,午後下了場不長不短的陣雨,恰到好處地消解了溽暑的潮濕與悶熱。相形涼爽的氣溫使諸多苦於暑氣的刀劍男士們精神一振,紛紛吆喝著彼此前往比武...

《祈願》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這篇是親友前提、而非戀人,時間點在審神者就任一陣子後,大概近似於「友達以上」的曖昧吧?雖然寫在七夕卻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糖,然而我一直想試著寫寫看作為「主從」與「親友」的自家燭女審會是什麼感覺呢?

七夕快樂!


--


  

  即便夏季已然進入尾聲,午後的日照仍顯強烈而熾熱,毫不留情地炙烤於戶外忙碌的人們。


  燭台切光忠呼出一口氣,抬手揩去額角的汗滴,此時恰好一陣清風拂過,吹著簷廊懸吊的琉璃風鈴叮鈴鈴作響,帶來清新怡人的涼意,連帶揚起成串五色繽紛的風幡,淘氣地搔弄於廊下忙碌的人們,此情此景使他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

《本能》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8 成人指定。

不是可以縱情狂飆的車或是大快朵頤的肉,然而我想寫這樣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已經很久很久了,雖然覺得自己寫得並不好 >  <

標題本來想取〈Sometimes When We Touch〉,結果還是決定採用當前這個了。


--


  燭台切光忠凝視著腳邊的溯行軍付喪神,不帶任何感情地、純粹地凝視。


  他的左眼眼瞼微闔,斂去方才鋒芒四射的殺意,持刀的右手自然而然地垂下,血珠緩慢而規律地自刀尖低落,落在腳邊血池中,開出朵朵血紅的蓮花。而鮮血仍不斷自...

Yui 我喜歡妳——————— (飛撲抱住告白)

被餵食甜食滿足地直傻笑,可是又想起自己分享的音樂與一些感想而有點想哭⋯⋯ 總而言之非常非常感動!謝謝妳!

很喜歡手的那張,盯著好久,雖然只是牽著的手卻覺得好有感情噢(捧臉)


  


 
" No blinding light
  or tunnels to gates of white; 
  Just our hands clasped so tight, 
  Waiting for the hint of a spark. "

Death Cab for Cutie
 < 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 >




YUI:

【燭台切x女審神者】 @今夏  家的燭審,溫柔而又堅強無比的光忠和那朵花。

《2°C ▼ 貓與花與甜點師》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現代 paro。

另有微量的「大俱利伽羅 x 友人家女審神者」


女審神者/女主角的名字在文中有出現,請注意避雷。


是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的「2°C」貓咪咖啡廳四家刀審聯動文,基於「燭台切光忠與大俱利伽羅是貓咪」這設定而寫就的、有點奇幻的現代 paro,建議先看過 Salix 的兩篇漫畫後再食用,風味更佳。


Part.I

Part.II


Bon Appétit  ฅ(=▼ω ・=)ฅ


--


  她...

《73 番 - 黑與紅》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給  @YUI  的回禮,試著寫了她家的燭女審。


--


▲ Le Noir


  

  黑色 ── 那是審神者對燭台切光忠的第一印象。


  熨得一絲不苟的黑色燕尾禮服、不拘束卻也不至流於散漫的黑色領帶、筆挺的黑西裝長褲、光可鑑人的黑色皮鞋,合身但不過份貼身的剪裁,恰到好處地勾勒出緊實而勻稱的肌肉線條,男人就像隻優雅而矯健的黑豹,此刻卻在她面前溫馴地收起尖牙與利爪,和善地微笑著自我介紹。


  「我是、燭台切光忠,青銅燭台也可以斬斷喔。」


  男人的話音是溫潤謙和的,...

《歸去與歸來》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本丸日和。


一個審神者等待遠行的刀劍男士歸來的故事。

對於刀劍男士與審神者締結關係的方式有一點簡單的私設。稍微捏了五虎退的極化書信內容,請斟酌閱讀。

另外觸及私設的是,審神者收編了一隻單眼的流浪貓 (品種也許是英國短毛貓) 那貓兒叫做「小光」(咪醬)


--


  墨黑雲峰張牙舞爪地盤距在山的那一頭,厚重濕氣沉甸甸地積聚於空氣之中,縱使偶有微風拂過,也吹不散這份悶熱,無論觸覺或是視覺,感受到的皆是山雨欲來的壓抑感。


  審神者擔憂地望了烏雲一眼,垂首看著被塞回手心的...

《遲起》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短小的日常系斷片。


原本是手邊另一篇文章裡刪掉的段落 (因為覺得安插進去後有些突兀)、搭上一些平常寫來備而不用的段子,權作梅雨即景。覺得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雨季的假日早晨兩個人一起貪睡躺在床上聊天」了 (一臉認真)


 


--

  

  

  

  自幽暗的睡眠甦醒時,首先注意到的,是雨聲。


  為紙門所阻隔,淅瀝淅瀝的雨聲顯得模糊且溫柔,彷彿在房間周圍密密織起一道琉璃帷幕,安穩地保護安睡其中的人們;她睜開惺忪睡眼,雨水的濕意攜著銀白的朦朧天光、與繡球花的藍紫色調,一路渲染至室內,直至她...

《早月之櫻》



--


Fine.

As you like it.


電梯向下至評論區。


《真心話即為大冒險》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5。


完全沒有親暱行為的描寫,只有對話,然而話題始終環繞於「第八字母」,所以道義上 (?) 標記為 R15,保險起見也使用外連結。

特別感謝先前在群組內一起玩「刀審深夜真心話大冒險」的CC帕帕Salix,雖然我已經忘記為什麼我們會開始玩這個、還有為什麼會玩到半夜不睡覺了 XD

真心話內容取自夫妻相性百問 ... 的後五十題起跳 ( "艸" )


--


點我看文 (▼∀・)b


--



「ささっ、せっかくなんだから着飾ろうよ!」


--

週年倒數計時。

《燭火與星光》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回歸本色的清水向談刃生順便談戀愛。


去年暑假寫了篇因夏夜景趣而萌生靈感的〈夏夜流螢〉,這篇則是望著秋夜景趣間種種元素而寫就的;時間上是〈立足之處〉的後日談,人物動機與思想也互為因果,然而,單獨閱讀也是沒有影響的。

請別問我為什麼去年秋天的靈感居然拖到來年春天才完成。


寫這篇,多少也算是給接下來的自己打打氣吧,嗯。


 


--


  

  不遠亦不近的那頭,宴席仍繼續著,不知何時方休。


  刀劍男士們群聚於院落那幾株艷紅的槭樹下,設酒置席,觥籌交錯、走斝飛觴,豪快歡...

且讓繁花齊盛放
浮生不過一剎那

--

背景是 CC 從水戶寄來的明信片。今天是燭台切仿刀的初打呢。

《?? 番 - 主君自慢戰》

一期一振 x 黑髮女神審者、壓切長谷部 x 棕髮女審神者、大俱利伽羅 x 少女審神者、燭台切光忠 x 馬尾女審神者

群組聊天室內 CC 說了一個腦洞:「我們會像這樣聊著各自的本命刀,如果刀刀們也會像我們這樣,各自聊著自家的嬸嬸呢?」剩下三人齊聲呼萌,於是把這腦洞給摸了出來。

由於是「刀男在嬸嬸不在場時曬嬸嬸」這種情境式的單元劇,有喜劇化的瑪莉蘇與 OOC。除了大俱利伽羅之外其他三把刀都沒吃藥,除了俱利嬸這 CP 有糖之外其他全都在搞笑。無法接受刀男對女審神者品頭論足的情節就別看下去了。

如果一切都ok,請繼續向下。

(帕帕先給妳餵一小口糖,Salix 與 CC 請答應我看完還是...

「我回來了,要我做的事情都辦完了喔。嗯?為什麼把左手藏在背後?(微笑)是禮物喔。」

--

沒有買小玩具的習慣所以先用髮夾代替 (´・_・`)

Expectation vs. Reality

--

剛好拿尾戒來模擬一下逼婚、咳、我是說、求婚 ( ´◡͐`)

不好意思,因為太激動了,第一張左手部份沒有按緊 _(:3 」∠)_


《痕》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R18。

愚人節來碗糖醋溜魚片吧?無論是「沒想到今夏妳居然是這種人」也好、或者是「這種程度的黃妳也敢說是阿十八」也好,反正是愚人節,就請大家當作被我愚弄了一次吧。

短、也沒有多香豔,大家將就著吃吃 > <       


--


吃糖醋魚去。


《Interlude - 歸屬》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雙向暗戀時期、光忠從「開竅A」變成「完全開竅S」的故事 (!?) 糖分低,充滿作者大量臆測與妄斷的內心戲,大概又是杯沒甚麼味道的白開水,還請多包涵 > <

可以的話請先後看完這兩篇 未聞花名不合時宜 再食用,非常感激!


--


  陶鍋鍋蓋被揭開,鮮美香味伴隨熱氣冉冉蒸騰,氤氳了整個室內。


  以湯勺在瑩白米粥中繞了幾繞,確認稠度,取過早先汆燙過的菠菜添入鍋中,而後注入蛋液,不疾不徐地攪拌,直到蛋汁緩緩凝為朵朵嫩黃小花,襯著菠菜的碧綠,一...

《73 番 - 獨眼伯爵的城堡》

非刀審戀愛向。偽童話 paro。又名:今夏眼中的光忠沼。

這是個超──────級大的腦洞。來源是看到某推主以圖文的方式描述對於各個刀男沼的印象,他的形容極富童話的奇幻氛圍,很有畫面感也相當有趣;其中,對於光忠沼的形容有一句「沼底有好幾把功用不明的鑰匙」鑿開了我的腦洞,於是就寫了這篇童話 paro。

至於是哪篇呢?留待文末解答。


--


  女孩立在石砌的小城堡前,躑躅不前。


  在這陌生的國度裡徒步行走一整天,眼下已是黃昏時分,得趁著夜幕覆蓋大地前、盡早尋個落腳處。女孩捏緊了手中的地圖,如此想著。目光所及處,是一座又一座別墅與城堡、以及其他雕樑畫棟的建...

《借物競賽》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傻」白甜瑪莉蘇、大概 R15?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二設,請注意避雷。

情人節不發巧克力、改發爆咪花,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後日談是清水向的一支花本丸日和,若是覺得調味太過,請搭配這杯水解膩。


--


點我吃爆咪花 ฅ(=▼ω ●=)ฅ

誤字更正:「崩」得甚緊 → 應為「


後日談、


  

  後來,本丸當真辦了一場借物競賽,並非情侶間的私密調笑,而是正經八百地制定規則、尋找場地,並特意騰出一個時段舉辦第一回比賽;刀劍男士們皆對...

《刀劍男友力問卷 (咪醬)》



又玩了問卷 (出處)  半是惡搞半是乙女...... 吧?

對不起我又在發病了 (掩面奔逃)


--


答題者:

  我是咪醬。


審神者:

  就是「她」啊。


--


1. 請問你是一般如何稱呼主人的?

  我不用叫她,她自己會來找我。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當然,還記得相遇第一天的第一餐,是魚湯拌飯呢。


3. 對你而言關於主人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

  幫我取名字的時候,一直「咪醬、咪醬」說個不停呢,好吧,咪醬就咪醬。...

《燭火》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無劇情的日常迷你段子。

先在這裡說聲新年快樂!


--


  

  午後,側身伏在燭台切膝上打盹的審神者眼睫微微動了動、小聲打了個呵欠、如貓兒般弓背伸了個懶腰。


  燭台切低下頭來,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頂:「醒啦?」


  「嗯?嗯...... 」她仍闔著眼,不情願地應著。


  不短不長的午睡,依稀記得做了個夢,雖然已記不清夢裡究竟是何光景,但醒轉時略略感受到帶點甜美的遺憾,應該是個好夢吧?

  

  仍有些犯懶愛睏、不願起身,審神者微微翻過身、從側躺轉為仰躺,睜開雙眼,緩緩眨了眨。...


《刀劍主從問卷 (燭台切光忠)》


同樣借了主從問卷來玩 (出處) 戀愛向要素強烈,請注意!最喜歡在主從關係裡偷渡男友力了。

加了點情境化的想像:刀劍男士接受訪談,審神者在一旁相陪。


--


答題者:

  燭台切光忠


審神者:

  (望向審神者) 最近往來的大人似乎都喜歡叫妳「花」?那就先當作妳的名字吧。


--


1. 請問你一般是如何稱呼主人的?

  「妳」、「她」。


2. 還記得相遇的第一天嗎?

  記得喔,開了「蠟燭切」的玩笑,手受了傷還堅持著要洗碗做飯,打碎了幾個盤子跟碗...... ...

《如初》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在寒冬中瑟瑟發抖,效法賣火柴的小女孩當賣蠟燭...

《小光二日半》



審神者幾乎戲份全無的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乙女向要素極低,貓咪小光再度出場。點文兼復健用的迷你段子。

浮出來表示自己真的還在坑裡、也還在動筆,只是速度慢了點;目前正在雙線進行中,不曉得光忠還是鶴爺的故事哪個會先完成呢...... 我會努力的!


--


  

  夜,甫用完晚飯的時分,本丸大門前但聞孩童與少年吱吱喳喳的笑語聲,煞是熱鬧。


  「嗯,這枚刀裝沒有問題,那麼,主上發的御守也好好戴上了?」燭台切光忠蹲低身子,替五虎退細細檢查過其裝備,確認一切妥當後,微笑問道。...

《Interlude - 不合時宜》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刀→審」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這篇與之前的〈未聞花名〉相對,同樣是帶出私設世界觀與審神者設定的一篇文;而〈未〉是審神者限定視角,此篇則是燭台切限定視角。


那麼,開始吧。


--


  

  

  燭台切光忠是在意外表的刀劍付喪神,極為注重衣飾打扮間各種小細節。


  若說衣著品味是種語言,那麼,他必定是深諳其學理的語言學家。他不僅擅長以該語言表述、彰顯自我,也常不著痕跡地觀察他人,「聆聽」他們以衣裝打扮傾訴的話語...

( ▼д⊂)..................

   

羞羞羞羞羞恥 Play!見推上有「私のかいた燭さにを見てくれ」這個標籤,於是也用年末回顧的格式玩一玩。

其實,昨天那個,我真是費盡心思才沒弄成燭台切一直線的 (然而剩下能挑的也只有一期主命小清光...... 如此貧乏......) 畢竟「入坑」、「入沼」、「動筆」這三件事,對我來說無可分割。

  

來年大概也會這樣病下去吧?請多指教!  

  

《小光二日》

一日請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 x 燭台切忠,聽說是修羅場 (!?)

中間的咪有配上一小碟子醋、與一筷子薑絲 (以為在吃小籠包嗎) 所以畫風與以往這系列的咪相較,有點不同。

最後,改寫一下心之友的免責聲明:「如果你嚐到肉味了,那只是仙台赤味噌失手放多了點的豆腐湯,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而這味噌豆腐湯似乎真被當成肉類了所以...... 麻煩看到中間時點個外連結。


謝謝各位包容這極端個人趣味的腦洞!


還有光忠髮色那微妙的顏色到底該怎麼稱呼 (色盲無奈地吶喊)


--...

《小光一日》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嗎?嗯?

這是 Salix 贈圖「如果咪變成咪」鑿開的腦洞,而,咪有沒有變成咪呢?燭台切在本文中戲分到底是無限大、還是趨近於零呢?到底是傻白甜、還是傻白萌呢?到底是刀女審、還是貓女審呢?就留給各位看官自由心證了 :P


--

  

  ── 窸窣、窸窣、窸窣。咚咚。


  紙門之外傳來異樣的聲響,驚醒了審神者。


  警戒地自臥榻坐起,屏住呼吸,門外依舊傳來窸窸嗦嗦的細碎聲響,然而凝神細聽,便可聽出只是體型嬌小的動物在紙門邊逡巡挨擦罷了。或許是五虎退的小老虎又跑到自己房前玩耍...

《Coffee Break - Refill (III) end ?》

啊,現代 paro (時間線上的、暫時的) 最後一篇。除了 HOST 之外,還有九 (加一) 把刀不具名出沒,至於為何是九把,看完就明白了。

自覺這篇糖度很高,(自己筆下那不器用的) 光忠也把情話技能調至 MAX,請謹慎食用 XD

用了羽田機場展出梗。


女審神者 

燭台切光忠

  

  

  

--


  幻覺記憶 Paramnésie

  指人在清醒的狀態下第一次見到某場景,卻感到似曾相識。

  有人把這種現象當作靈魂漫遊或前世記憶的證明。


--  


  十月八日,羽田國際空港,第...

《Coffee Break - Refill (II)》

關於長谷部早婚這一點,我願接受一切吐槽,然後把鍋甩給CC。

後日談是小碎肉末,請謹慎食用。在肉末裡偷埋了梗,如果你看出來了,代表先前的文章你是有印象的,對這樣用心的讀者無以回報,只能在此先說一聲我愛你。




--


  而「當個暖洋洋的正人君子」的代價,就是一場猛烈而綿長的重感冒。


  「ODATE」公休日,門扉緊掩,店內卻仍聚著數人在吧檯前談天,正是以光忠鶴丸等人為中心的朋友們。


  光忠抽了抽鼻子,接過大俱利伽羅遞過來的感冒熱飲,啞著嗓子道謝。


  比起發燒頭疼,有件要緊事更令他在意與惦記。


  女孩她、自那雨天過後,就再也沒有來過「ODATE...

《Coffee Break - Refill (I)》

WARNING:本篇沒有男友力爆棚的燭總,只有各種不器用需要關愛的咪醬!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

最近感覺遇到像是長頸鹿頸子般的瓶頸 (!) 所以來割片腿肉的腿肉、混混更。基本上這是 Coffee Break 的男主視角、也就是光忠視角,完全只是換種方式說故事而已,場景與情節與對話甚麼的完全沒變 (NTMD有夠混) 

不太明白為何自己一但用起男性視角,咪醬在我筆下如風中殘燭般的蘇力便完全消失了,這篇的他真的不帥、還有點笨拙、需要關懷與拍打餵食,各位還算是喜歡原篇中那位溫柔老闆的讀者們,今回請溫柔地...

《Coffee Break》

非常不好意思,陳年舊文小修改後再貼一次 (大概除了我沒人看得出來哪裡改了吧w) 最近想純乙女傻白甜一下,昨天又迸出了靈感,不日將放出老闆視角、與後後後日談 (趁著某件事結束之前)  

算是以這文為伊始才開始寫起刀亂同人的 (特別是咪) 當時以實驗的心情投稿,得到很溫暖的鼓勵,也認識了一起愉快玩耍的人們,對我而言算是幸運符或紀念品一樣的初投!總之很謝謝大家的喜歡!今後也請多指教!

個人最喜歡牽手那段 (沒人問你)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 文,把燭台切帶到現世當個咖啡館老闆,女審神者則是顧...

《Interlude - 未聞花名》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 (還是那兩位) 全然「審→刀」的一篇 (亦即倒帶回成為老夫老妻前的回憶故事)。

世界觀私設爆棚,審神者內心小劇場特多,且審神者名字以明示的方式出現,請注意避雷,也請接受該審初始刀是短刀初鍛刀是太刀這種 bug。


--


  作為審神者,職務在於辨別「神」的善惡真偽、並聆聽與傳達神諭;而作為時空管理局旗下的「審神者」,其所面對的「神」,便限縮於刀劍經千百年歲月化成的付喪神 ── 刀劍男士們,職務也改成為刀劍之主,並送其往來於各年代間、為捍衛歷史拔刀而戰。...


也在這裡備一下份好了,好久以前 (其實並沒有) 的審神者女子會友情問卷,因為兩邊話都有點多,硬是把一張變成了九張圖,內有與香蕉勢不兩立的長谷部、與愛番茄勝過疼嬸的燭台切,以及投我以水果報之以蔬菜的莫名禮尚往來。




《立足之處 IV (end.)》


--


  過往同衾而眠的日日夜夜,起得較早的一向是燭台切。今晨他醒過來時,尚闔著眼,慣性地伸手一攬,卻只在寒涼的空氣中撈了個空空落落。


  緊張地睜眼別過頭,才發現審神者早已起床,身著白衣緋絝、披著鶴松紋千早,低眉歛目,就著晨光,沉靜地將一頭長髮理順梳直。


  她微微側過臉,看見靜靜躺著凝視自己的燭台切,便垂下手腕,與他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燭台切緩緩起身,隨意將白襯衫披上肩,坐到審神者身畔,輕輕取過她手中的小木梳,細心地將髮尾梳開。


  「好難得,今天是妳比較早起呢。」


  畢竟剛醒,他的聲音仍有些低啞,語罷,不忘以手指繞起一縷髮絲,落下...

《立足之處 III》

關於檢非違使的身分,完全是這篇二創文中的捏造,也就是胡說八道,靜待日後官方打臉。末段有不曉得到底是十五還是十八、不知道算詳細還是隱晦的 R,請自行避雷。

↑ 打完覺得自己真不負責任。



--


據猜測,所謂的「檢非違使」,來自比西元 2205 年更遙遠的未來。


效命於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刀劍付喪神,本為對於過往心懷傷悲、意圖改變的刀劍男士們,他們忘卻了一件事:所謂歷史,正是成就、型塑他們的種種,一旦回頭否定過去,等同混淆了自己的價值,因此,在服膺「歷史修正主義」的同時,他們也失去了自己的身分與立足之處,因而「闇墮」成面目全非、無法識別身分的容貌...

《立足之處 II》



--


何度も何度も、繰り返しこの時代での戦いを行ってきた。
だが、今回ばかりは同じことを繰り返すというわけにはいかなかったようだ。
刀剣男士、遡行軍、その双方を滅ぼすべく、歴史の狩人が時空の歪みから姿を見せた。

再一次、再無數次,彷彿永無止盡般,反覆於這個時代進行戰鬥。
但是、就僅有這次,無法稱之為重複相同戰鬥。
為了將刀劍男士、遡行軍雙方全數殲滅,屬於歷史的獵人、從扭曲的時空之中現身了。




  「把房裡所有乾淨的毛巾帶出來!」「是。」「稍微懂得醫療包紮的,跟我去手入房。」「啊,請讓在下幫忙。」「走,去廚房裡燒水,愈多愈好,以備不時之需。」...

《立足之處 I》


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R15 。略長的短篇 (?)

基於個人對「刀劍亂舞」世界觀臆想而寫就的故事,情節性不強,主要是辯證吧。( 不過看6-4通關後的文字,似有內情?所以本文大概也只是個坐等官方日後打臉的文章 )

創作審神者的性格表現與存在感在這篇強上許多,甚至凌駕於刀劍男士,請注意。審神者設定為「現世中已腦死人類的生魂」,對應著「現世中已成燒刀的付喪神」燭台切,無法接受燒刀設定與 (可說是) 非人審神者的話,煩請改道。

雖說是燭審,但創作審神者本丸中其他刀劍戲份也不少。

R15在於流血場面、與中後段短篇幅 H 場...

《Interlude - 式神》



大概是雙向暗戀 (或是審神者單戀) 時期的小插曲。

除了審神者與燭台切,還有三把刀出沒喔。能看出來糖在哪裡的話,大概頻率有跟我對上吧?


--


  「喔喔!這些小玩意是甚麼?可真驚人啊。」


  「這些,是我最近練習做的式神喔。」


  「主,這式神是? 」


  「看、看不出來嗎?是燕子啊 ⋯⋯ 」


  「不,恕我失言。不是看不出來,只是好奇他的用途是?」


  「主要是用在傳令上的!畢竟,現在的我,還沒有能力跟你們到第一線,所以,若是有任何狀況需要互通消息時,就可以靠傳令式...

不是我畫的不是我畫的不是我畫的!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糟糕,不大會用 at,只好直連 砸砸

謝謝砸砸帶筆下的女審神者整形兼造型... 能把我稀里糊塗、亂七八糟的設定畫得這麼美麗,真是感謝!圖文互相投餵大滿足!還可以知道你讀的時候最喜歡哪些橋段!好開心!而我寫一篇、你畫三張,我其實好心虛的......


(肩鎧甚麼的...... 就當作燭某那天一時糊塗就好了...... 吧 w)




《73 番 - 一番春》

別人家的本丸、別人家的燭台切、別人家的審神者,所以是純糖逗比傻白甜。相互投餵用。有微量戰B梗,審神者名字出現一次。具體設定參考

雖然喜歡在白砂糖裡摻玻璃屑,但自認對別人家女兒女婿都很友善很溫柔,請輕鬆地安心食用!


--


  那個本丸的庭院,四季如春。


  不,「四季如春」不單是形容氣溫與天候,而是實際意義的春天──本丸由審神者的靈力建構而成,季節景色也隨審神者個人喜好而變換;那個本丸的少女審神者猶愛春天、特別是春日盛放的櫻花樹,因此本丸院落總是一片粉嫩的水紅,櫻花紛飛如雪落。


  一如既往的悠閒午後,審神者伴著幾名刀劍男士,和樂融融地坐在櫻樹下閒談。...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