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ᴗ☌) ❤ (▼ᴗㅎ )

▪︎ 刀剣乱舞・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照らしてぞ行く
 

73 番 - 不結婚的十個理由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一歧将臣💮 家的小光與梅子。

用自己寫過的梗稍加變化後完成了這極短篇,謝謝虎爹不嫌棄!


--


  再沒有比週六夜晚更適合尋歡作樂的時候了。

  暫且擱下一週的繁重工作,累日疲勞得以緩解,隔日又是可充分休息的星期天,如此良辰吉時適合在家好好放鬆,更適合出門好好放縱。而「Mitsutada Club」正是專供不同本丸的燭台切光忠「們」外出消磨時光的不二之選。

  最初,某位甚有遠見的燭台切敏銳地察覺市場需求,利用作為刀劍男士的薪水存款,並說服其他本丸的燭台切投資,租了間位於萬屋附近...

給予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壓個情人節死線,然而並非情人節賀文。

想想已經幫了敝本丸燭女審過了三年情人節,那麼,在第三年來稍微升級(?)一下吧?

有些許 PG 13 描寫,請注意避雷。


--

 

  夜半無人私語時,偶有這樣的時候。


  「給我。」


  審神者微微一頓,側頭望向聲音來源處。


  只見燭台切光忠似笑非笑地凝視自己,獨眼與薄唇皆彎成危險的鉤,夜色中昏黃燭火將他面容打上深邃輪廓,襯著宛如獵食者般的神情,益發動人心魄。


  「給你。」


  審神者輕輕一笑,看似順從地伸出手,將掌中甫...

73 番 - 芝麻開門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是 @一歧将臣💮 家的小光與梅子,夫婦前提。

平常真的真的真 —— 的被虎爹餵得太飽,不回過頭來餵點甚麼實在心有未甘 ⋯⋯ 於是摸了一隻小魚,不成心意,請收下! 

是全年齡,然而故事中因為某把刀的緣故所以走外鏈防屏蔽。


點我吃梅干扣肉 (▼ω´・ )


虎爹他說,這是看完後的他 ↓


燕與鷹(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


  又是一天休息日。


  鶴丸結束了與鶯丸的對練,至澡堂簡單洗浴一番後,感到有些飢餓,遂哼著小調前往廚房,欲從儲藏櫃中順手摸些零嘴解解饞 —— 或許可以多拿一點,順道和光仔與伽羅仔分享,反正等任務結束後再到街上補點貨放回去就行,其他夥伴們不會跟他計較的。他這麼盤算著。


  尚未踏進廚房,便聽見一陣木杵敲擊木缽的堵堵聲。他停住腳步,好奇地探頭張望。


  「喲!」眼見廚房...

燕與鷹(中)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晚上有事要忙,現在先放一放,明晚全文完。


--


  障子門悄聲無息地滑開復迅速闔上,略微刺鼻的草藥香與酒精味撲面而來,激得壓切長谷部擰起眉眼,好不容易才壓下一聲噴嚏。


  視線掃過手入室內或坐或臥的幾名夥伴,薄唇因深沉的思慮而抿起,他望了倚牆而坐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語氣平板地說了句:「非常狼狽啊,能把你弄成這副德性的絕對不是什麼簡單貨色,顯然是經過一番死鬥吧?」


  燭台切自喉間擠出一陣低沉的笑聲,「這麼不得體的模樣,讓長谷部君見...

燕與鷹(上)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可以的話,請撥出一至兩分鐘看看這篇短短的前話 


主題擺在伊達組、以及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互動上,而刀審相戀的甜味相當淡薄、也佔不了多少比重,再次為了自家燭女審沒有好好談戀愛而說聲請多包涵。

也許有些讀者會覺得似曾相識,因為這是去年坑掉了的舊文(羞愧地捂面),這一年調整了一下細川伊達回想出來以後、自己對燭台切的角色理解,以及這樣的他與審神者的互動模式,繼而完成這篇文。

全文約二萬餘字,拆成三篇貼出,在週日就可以放出全文啦,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


  黑色鳥型剪紙平...

依偎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R15 注意,麻煩走外部連結,並斟酌閱讀。

久違的(你還好意思說)、短小簡單的事後段子。

真的想不起來上一次燉肉或至少熬肉湯是什麼時候了 ⋯⋯ 起碼有一年多了吧?這篇類似於手感復健的習作,燭台切既不帥氣也不性感,還請各位小力鞭打我這位鍋邊素寫手,不勝感激 OTL


--


這是碗由被打回原形的南瓜馬車燉的南瓜湯 (* ▼ v`*)


既望之月

燭台切光忠中心,為原主與刀〈逐月之月〉的本丸篇後續。

燭台切與伊達政宗,燭台切與伊達組,燭台切與審神者。刃生相談向、無 CP


燭台切有「燒刀傷痕」之二次創作設定,還請斟酌閱讀。

故事性相當薄弱,弱到不好意思說這是篇故事 ⋯⋯ 或許,該題為〈燭台切光忠之我見〉會更加貼切吧?比起故事,更接近自己對角色的理解。若有讀者願意讀一讀這份申論題試卷(?)我不勝感激!


--


  享保十七年,江戶街頭。


  日暮低垂,過往生機蓬勃的街道一片死寂。行人面容枯槁憔悴,哀聲嘆氣、愁眉不展,縱然見了相熟之人也失卻朝彼此招呼的心力,胃袋尷尬...

73 番 - 非零和遊戲

給 @一歧将臣💮 贈圖的回禮。色川本丸的燭台切先生與梅子小姐。


虎爹,一邊跟你聊天一邊打這些,大概想得到你轉發後會說些什麼,只好在前言先下手為強了。

請有點燭審大佬跟人氣畫手的自覺,好嗎?你女兒女婿正看著你 (▼_ಠ)

你話說得再好聽我也依然會用奇怪的黑豹圖和各種反殺哏死你的 (▼_ಠ)

不管你對這篇文章加上什麼註解,也先記好,這只是一個寫手的理解與演繹,榮耀歸於梅子與小光、大根與藥研,以及最重要的,他們身後的原作者 (▼_ಠ)


希望這篇文章能夠稍稍報答我從你那裡接受的鼓勵、以及無與倫比的幸運。...


燭さに相性百問



摸魚完成的燭女審夫妻相性百問。

後五十題由於這樣那樣的理由,有年齡限制對白,請走外部連結、並斟酌閱讀。


與談者為 —— 燭台切・只剩一張嘴・光忠

以及 —— 審神・求你少說幾句・者。

另有匿名得毫無意義的親友「驚天鶴唳」與「裙下驚魂」二位帶來爆料。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咪:燭台切光忠,偶爾希望是更帥氣的名字呢。

花:真名恕我因禁忌而無法見告,相熟的朋友喜歡稱呼我「花」。


02、年齢は?(年齡是?)


咪:實際年齡大到對人類而言毫...

段落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人父人母前提。

燭台切燒傷設定。


與 先前寫過的 Odate 咖啡廳現代 Paro 相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想先讀哪一篇都沒有關係的。

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加粗體)。而這篇比起 BG 向的甜,個人更想呈現溫馨和樂的氛圍,如果這樣的燭女審與身旁親友們能讓大家接受,那是我的榮幸。

然後,其實已經半年沒有寫燭女審了 ⋯⋯ 看到隔了這麼久時間我實在很崩潰 ⋯⋯ 所以要是不好吃或 OOC 也請...

如果故事有結局,應該是這樣的 ——

「穿行至空間的邊界、時間的盡頭,

 你也不必擔心自己煢煢無依,

 因我必然形影相隨。」


--

是燭さに沒錯。

©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