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
▽ 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 愈努力,愈幸運。
 

《段落》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人父人母前提。

燭台切燒傷設定。


與 先前寫過的 Odate 咖啡廳現代 Paro 相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想先讀哪一篇都沒有關係的。

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沒有帥氣的燭台切(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加粗體)。而這篇比起 BG 向的甜,個人更想呈現溫馨和樂的氛圍,如果這樣的燭女審與身旁親友們能讓大家接受,那是我的榮幸。

然後,其實已經半年沒有寫燭女審了 ⋯⋯ 看到隔了這麼久時間我實在很崩潰 ⋯⋯ 所以要是不好吃或 OOC 也請...

《85 番 - 幸運符》

(大學生)加州清光 × (OL)女審神者,現代 Paro


阿咩生日快樂!

這次的篇幅有些超乎預期 ⋯⋯ 沒想到寫著某把刀和另一把刀的一來一往,就爆字數了 ⋯⋯(呆然)


--


  人們常說,黑貓是巫女的使者,會帶來災難,是不幸的象徵,而假使行於路上望見黑貓橫越前方,易飛來橫禍。


  因此,當人們看見黑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惹禍上身。


  然而,這些說法對愛貓、尤其是喜愛黑貓的人而言,只是無稽之談罷了。




  「石切丸前輩,早!」踏著輕快的腳步進入公司...

《空間》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PG 13。


可以說是與遊戲完全脫軌的妄想暴走,Omake 裡私心寫了伊達組互動。
飄一點點肉味,有拉燈,但點了蠟燭(什麼)

前情提要請往這
惡搞向的番外請往這


南瓜馬車請由此搭乘


《2°C ▼ 貓與花與甜點師》

燭台切光忠 x 創作女審神者,現代 paro。

另有微量的「大俱利伽羅 x 友人家女審神者」


女審神者/女主角的名字在文中有出現,請注意避雷。


是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的「2°C」貓咪咖啡廳四家刀審聯動文,基於「燭台切光忠與大俱利伽羅是貓咪」這設定而寫就的、有點奇幻的現代 paro,建議先看過 Salix 的兩篇漫畫後再食用,風味更佳。


Part.I

Part.II


Bon Appétit  ฅ(=▼ω ・=)ฅ


--


  她...

《116 番 - 夜貓子》

趕在白色情人節及時完成的回禮,來, @月亮很大像个饼 ,啊──

寫的是帕帕家的貓男小俱利與犬女審神者的現代 paro,與帕帕先前的禮物相同世界觀與人物關係設定 (靜待帕帕那兒某位 Boss 上線) 腦洞很大、私設如山,感覺像在寫不知所云的原創,所以就不打 tag 了。

如果都還可以接受並想閱讀,建議先讀完帕帕的作品 →→→

(然後就會發現我這篇糖度與文力完全及不上,嗚嗚嗚)


Here we go.


--


  

  大俱利伽羅第一次見到那男人的面容,是透過長谷部警官 ──上司兼叔父 ...

《幻覺記憶》

啊,現代 paro (時間線上的、暫時的) 最後一篇。除了 HOST 之外,還有九 (加一) 把刀不具名出沒,至於為何是九把,看完就明白了。

自覺這篇糖度很高,(自己筆下那不器用的) 光忠也把情話技能調至 MAX,請謹慎食用 XD

用了羽田機場展出梗。


女審神者 

燭台切光忠

  

  

  

--


  幻覺記憶 Paramnésie

  指人在清醒的狀態下第一次見到某場景,卻感到似曾相識。

  有人把這種現象當作靈魂漫遊或前世記憶的證明。


--  


  十月八日,羽田國際空港,第...

《Coffee Break - Refill (II)》

關於長谷部早婚這一點,我願接受一切吐槽,然後把鍋甩給CC。

後日談是小碎肉末,請謹慎食用。在肉末裡偷埋了梗,如果你看出來了,代表先前的文章你是有印象的,對這樣用心的讀者無以回報,只能在此先說一聲我愛你。



--


連結


--


Fin

or 

Refill your cup, again ?


《Coffee Break - Refill (I)》

WARNING:本篇沒有男友力爆棚的燭總,只有各種不器用需要關愛的咪醬!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現代 paro。

最近感覺遇到像是長頸鹿頸子般的瓶頸 (!) 所以來割片腿肉的腿肉、混混更。基本上這是 Coffee Break 的男主視角、也就是光忠視角,完全只是換種方式說故事而已,場景與情節與對話甚麼的完全沒變 (NTMD有夠混) 

不太明白為何自己一但用起男性視角,咪醬在我筆下如風中殘燭般的蘇力便完全消失了,這篇的他真的不帥、還有點笨拙、需要關懷與拍打餵食,各位還算是喜歡原篇中那位溫柔老闆的讀者們,今回請溫柔地...

《Coffee Break》

非常不好意思,陳年舊文小修改後再貼一次 (大概除了我沒人看得出來哪裡改了吧w) 最近想純乙女傻白甜一下,昨天又迸出了靈感,不日將放出老闆視角、與後後後日談 (趁著某件事結束之前)  

算是以這文為伊始才開始寫起刀亂同人的 (特別是咪) 當時以實驗的心情投稿,得到很溫暖的鼓勵,也認識了一起愉快玩耍的人們,對我而言算是幸運符或紀念品一樣的初投!總之很謝謝大家的喜歡!今後也請多指教!

個人最喜歡牽手那段 (沒人問你)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 文,把燭台切帶到現世當個咖啡館老闆,女審神者則是顧...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燭台切光忠與女審神者。

完全不蘇!真的不帥!沒有男神!一點都不甜!超級OOC!純粹出於腦洞的惡搞。未實裝刀劍出沒注意 (才沒有)

寫的時候是當作這系列的後日談,但也可以獨立閱讀。這次不想用第二人稱 :P

嗯,文章沒有標題,文內主題是「同居三十題第__題:半夜一起__________」


--


  難得兩人隔日都休假,討論過後,決定到住家附近的 Tsutaya 看一看,借一兩部電影回家欣賞。


  目光掃過架上陳列的影碟,無聲地唸著一部部電影標題,不是已經看過、就是無法引起興趣的,她輕輕嘆口氣。


  ...

《兩隻傻爹》

有小夥伴一起開腦洞還蠻愉快的,所以隨意摸了個短打;關於「傻爸爸長谷部好可愛」和「 假如光忠也當爸爸大概也是這麼傻」,作為現 paro 光忠篇與長谷部篇的番外的番外、後日談的後日談,這是兩隻沒藥救傻爹的吵架日常。覺得這腦洞實在是深到地核去了。


--


  某間雕刻工作室裡,四個大男人喝著啤酒聊天。


  「我說,燭台切啊。」長谷部醺醺然的醉眼往燭台切一掃,語氣不善,「你們家那隻小燭台切最近很愛黏著我女兒呢,看得我心煩啊。」


  「啊啊,是呢,我家兒子的確說過他很喜歡你家女兒,看來他很積極採取行動呢,真不愧是我生的。」燭台切自動忽略長谷部...

《雙向豢養 (後日談)》

正文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長谷部番外的靈感比光忠的多 (可是我的真愛是光忠、真的、請相信我)── 有學園劍道部雙向單戀的,婚禮當天新郎與伴郎、新娘與伴娘間對話的,不過最後決定摸出來的是 ── 從妻奴 (?) 進化為傻爸爸的長谷部!怕被雷轟的請躲躲 (笑cry)  原因無他,只想高呼三聲「毆打鐵萬歲」、「伊達組萬歲」!

極短,沒甚麼乙女味,如不嫌棄請往下走。


--


  收拾得整潔乾淨的客廳裡,三個大男人圍著一個小女娃。...


《雙向豢養》

刀劍亂舞乙女向現代 paro 文, 把長谷部帶到現世當個工作狂,女審神者則是工作狂的女友,然後撒糖;人物關係設定與光忠篇相同,織田伊達組繼續歡樂客串,畢竟都是現代 paro 了,私設多且 OOC 無可避免。是已交往的設定喔。

老實說,我不是長谷部沼民,寫不出沼民對長谷部的理解與愛意,請多擔待!

標題無能,差點自暴自棄寫出「媽媽我把主命變妻奴了」這種東西 _(:з」∠)_


--


  藏身於某美術大學附近住宅區內的「ODATE」咖啡館,週一公休,週末晚上十點過後咖啡館會轉為酒吧,並延長營業時間到午夜十二點;咖啡好、...

《ODATE 咖啡館中心設定》

  藏身於某美術大學附近住宅區內的「ODATE」咖啡館,週一公休,週末晚上十點過後咖啡館會轉為酒吧,並延長營業時間到午夜十二點;兩位店老闆鶴丸國永與燭台切光忠是該所美術大學的先輩與後輩,出社會一陣子後,都想要「以更能展現自我風格的方式生活下去」,於是合作開了「ODATE」咖啡館,加上來打工的大俱利伽羅,這三人是「ODATE」咖啡館的基本班底。


  店老闆之一燭台切光忠,主修室內設計;單看他右眼眼罩與雙手的黑皮革手套,容易將他誤解為一位難以相處的人,然而,身邊的朋友都知道,光忠個性親切、喜歡照顧人。大學時代經歷一場嚴重的火災,右眼失明,雙手滿佈疤痕,因此,光忠總是帶著眼罩與手套,平時也甚少...

© 今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