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ᴗ☌) ❤ (▼ᴗㅎ )

▪︎ 刀剣乱舞・燭さに
▪︎ Cover pic. by Salix
▪︎ Profile pic. by YUI
 
曇りなき 心の月を先立てて
浮世の闇を 照らしてぞ行く
 

同行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短小的兩則斷片。


--


  「燭台切,請你走慢一點。」


  相識未久的時候,二人初次同行,審神者便如此對燭台切說道。


  燭台切聞言,登時佇足,靜候慢了自己幾步的審神者跟上。審神者身高矮了自己近一個頭,行動又為女性和服正裝所約束,步伐自然是比身為男性、又身著褲裝的自己小上許多。一開始,燭台切並未注意此節;一經審神者出言提醒,立刻留意到箇中差異。


  彼時燭台切初獲人形,以成年男性之姿態活動的時間還不算長。縱使平日禮儀合度、應對得體,然而,日常中最尋常的時刻、最枝微末節的細節,仍...

未來花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年齡操作(大概)。

比起刀劍男士燭台切,這篇重心更加放在創作審神者之上,還請斟酌閱讀。


--


  當燭台切光忠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置身於全然陌生的場所。他眨了眨眼,困惑地注視眼前種種。

 

  他身處街道中央,道旁是櫛次鱗比的店家。道上行人不多,多半挽著購物籃漫步、或於櫥窗前打量商品、或與親友輕聲談笑,一派悠閒安適的氛圍。對於身著奇裝異服、並且呆若木雞地佇立原地的燭台切,似乎絲毫不感興趣。

 

  —— 說到奇裝異服 ⋯⋯ 

 

  燭台切四下...

燭喵 × 審喵


▼ 

二月二十二日、「喵喵喵」的貓咪日,畫一畫成雙成對的、貓化的燭女審 (=▼ω`=)

PS. 三色菫別名「貓兒臉」、「貓臉花」。

給予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壓個情人節死線,然而並非情人節賀文。

想想已經幫了敝本丸燭女審過了三年情人節,那麼,在第三年來稍微升級(?)一下吧?

有些許 PG 13 描寫,請注意避雷。


--

 

  夜半無人私語時,偶有這樣的時候。


  「給我。」


  審神者微微一頓,側頭望向聲音來源處。


  只見燭台切光忠似笑非笑地凝視自己,獨眼與薄唇皆彎成危險的鉤,夜色中昏黃燭火將他面容打上深邃輪廓,襯著宛如獵食者般的神情,益發動人心魄。


  「給你。」


  審神者輕輕一笑,看似順從地伸出手,將掌中甫...

女審神者

 

 

其實我的三週年還要好一段時間,然而日前發現就任一千日這整數剛好落在官方的三週年活動中,於是畫了個審神者的紀念立繪過過癮 /////


易地而處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

許久未更新自家燭女審的故事了!這次寫了比較輕鬆、清水(大概)的內容,有嚴重喜劇化 OOC 成分,敘述方式或有模糊或紊亂之處,請多包涵!

是很老很老的 __ 交換梗。

雖為清水向,但 ⋯⋯ 還是先走外連結。(剛才連結有問題,現在已經修好了!)


--


點我看文 Σ(▼Д°;


夜談



突發,自家燭女審的睡前談話。


--


  「嗯,差不多是該睡覺的時候囉。」


  「好、好,很快就好,等我縫完這個娃娃 ⋯⋯ 」


  「不行喔,那至少得花上半小時吧。把妳手上那部件的開口縫完就好,剩下的等明天吧。」


  「唔,也好。我眼睛確實有些痠了,要是縫壞了可不好呢。」


  沉默維持了約莫數分鐘。


  「話說回來,這個小玩具是要給貓咪君的吧。今晚怎麼沒見到貓咪君呢?」


  「晚飯過後小光就被小貞和俱利伽羅接走了喔,大概整個晚上都陪著他們,今晚大概也會睡在俱利伽羅房裡吧?這樣明早我們就可以睡晚一點、不用一大早就被貓蹭醒...

彈指之間

自家本丸的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現代 Paro。輕薄短小的突發,私設如山且私心滿載。與這系列同時間軸,單獨閱讀亦可!

靈感來源感謝虎爹的每日一問腦力激盪!

 

 

-- 

 

 

  手機螢幕是扇可窺看持主內心的窗口。於方寸之間,持有人的思想、乃至於生活,透過掌中的玻璃帷幕,以自己未曾覺察的方法與程度,悉數展露。

 

  燭台切光忠剛從大學畢業、於建築公司就職的時候,手機螢幕便是張純黑色的背景 —— 不,說是純粹的黑色並不正確,細看便可瞧見如夜幕般幽靜深邃的黑暗間,金色微光隱約而現,圖片分明是靜態的,觀之卻產生...

習以為常


燭台切光忠 × 女審神者。於正劇與正劇之間略略喘口氣,摸個甜味淡薄的小甜品,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秋日午後,晴空一如澄澈的琉璃、透著明朗的藍色,恰與庭中為秋色染就的紅楓對比鮮明,遠山層林盡染,於院落內遙遙望之,便是幅鮮麗多彩的風景,煞是好看。


  偶然一陣西風送爽,扶動枝頭紅葉簌簌而落,於地面鋪就一層絨毯。幾名短刀付喪神提著麻袋、手執竹帚,於樹下清理愈疊愈厚的落葉,和著鈴蟲鳴叫的節奏,說笑不休。


  這幾名短刀付喪神之中,亦包含甫至本丸不久的太鼓鐘貞宗。


  粟田口家的五虎退偷眼瞥向太鼓鐘,捏...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where we can gaze into the stars. 

And sit together, now and forever. 

For it is plain as anyone can see, 

we're simply meant to be

Jack and Sally's song

from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燕與鷹(下)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


  又是一天休息日。


  鶴丸結束了與鶯丸的對練,至澡堂簡單洗浴一番後,感到有些飢餓,遂哼著小調前往廚房,欲從儲藏櫃中順手摸些零嘴解解饞 —— 或許可以多拿一點,順道和光仔與伽羅仔分享,反正等任務結束後再到街上補點貨放回去就行,其他夥伴們不會跟他計較的。他這麼盤算著。


  尚未踏進廚房,便聽見一陣木杵敲擊木缽的堵堵聲。他停住腳步,好奇地探頭張望。


  「喲!」眼見廚房...

燕與鷹(中)


「燭台切光忠 x 女審神者」前提的伊達組與一枝花本丸、努力迎接小貞回家的經過。

前篇請走 ▶︎


晚上有事要忙,現在先放一放,明晚全文完。


--


  障子門悄聲無息地滑開復迅速闔上,略微刺鼻的草藥香與酒精味撲面而來,激得壓切長谷部擰起眉眼,好不容易才壓下一聲噴嚏。


  視線掃過手入室內或坐或臥的幾名夥伴,薄唇因深沉的思慮而抿起,他望了倚牆而坐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語氣平板地說了句:「非常狼狽啊,能把你弄成這副德性的絕對不是什麼簡單貨色,顯然是經過一番死鬥吧?」


  燭台切自喉間擠出一陣低沉的笑聲,「這麼不得體的模樣,讓長谷部君見...

©今夏 | Powered by LOFTER